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目卿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玉簪主人

一目卿烟 小兔子乖乖哟 2231 2019.05.30 22:16

  雪片依旧源源不断地从空中落下,不疾不徐,不急不躁。

  慕王府方才送走了传旨的内官,慕风及一众侍女小厮便跪地恭喜道:“属下,奴婢恭喜王爷晋升亲王!”

  元芷慕示意众人起身,将圣旨放到慕风手中,平淡道:“早已知晓的结果,有什么可恭喜的?”

  慕风笑道:“王爷说过今日午前圣旨必到,果然这一大早圣旨就到了,王爷真是料事如神!”

  元芷慕一边往兵器室走去,一边道:“我还知道不久后元芷离会来,你去门口迎迎他,将他带到东暖阁去。”

  慕风跟在元芷慕身后,似是对元芷慕的话不敢苟同,他摇着头道:“自从上次去看了永平王府选侍卫,这都十来天了,四殿下,哦,不对,现在应该叫离郡王……他都没来过,现在雪下得如此大,他又怎么会来?”

  元芷慕不与慕风争辩,而是道:“叫你去你就去。”又对身后侍女说:“你去将我那身靛蓝色戎服取来,我要去花亭湖练剑。”

  说罢便加快了步子,向兵器室走去。

  花亭湖是慕王府外院的人工湖,占地十余亩,因为湖边花卉众多,凉亭也别致新奇,所以被慕王唤作花亭湖。

  此刻湖面已结了寸余厚的薄冰,薄冰上又盖了两寸左右的白雪。

  湖边花草早已不在,独独余下了孤寂的凉亭依旧伫立雪中。

  凉亭漆红的亭檐被银雪覆盖,与朱红的梁柱形成了鲜明对比,一片苍茫中,独留那一抹赤红,直要跳入人眼。

  元芷慕换上了戎装,又将那如银河般漆黑闪亮的秀发用靛蓝色绸缎尽数扎起,手持长剑,正在花亭湖中飞舞。

  万千雪花追逐着他的身影,像一群纯白的胡蝶簇拥着绝美的蓝色花朵,它们时而一拥而上,有时却又敬而远之。

  元芷慕就像一朵盛开的罂粟,迷人却又危险。

  而此刻着一身鲜红大氅坐在凉亭中看他舞剑的若伶薇对此更是深以为意。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湖面上那朵罂粟花,似乎想将他刻进自己愈渐湿润的眼眸中。

  侍女琥珀为她拢了拢衣领,劝道:“娘娘,雪大风寒,我们还是回去吧。”

  若伶薇微微摇头,没有回话。

  又过了一刻钟,元芷慕利剑归鞘自湖面跃过,翩翩走入回廊中,进了内院。

  待再也看不见元芷慕的身影,琥珀再次劝道:“王爷定是回房了,我们也走吧。”

  若伶薇起身,轻声道:“琥珀,你说说看,我们此刻去看看慕哥哥可好?”

  琥珀道:“可是娘娘,您方才不是才见到王爷吗?”

  若伶薇边朝亭外走去,边道:“方才隔得太远又是漫天雪帘,我连慕哥哥的脸都没看见,又怎么能算见到他了呢。”

  “但是,王爷说过会去看您,还让您尽量不要去找他……”

  “可是都这么久了,他几时来看过我?”

  “许是王爷太忙,娘娘再等等……”

  “你究竟是不是我的贴身侍女?”若伶薇厉色打断琥珀,“你不给主子想办法,还成天阻挡我和慕哥哥见面,究竟是何居心?”

  琥珀急忙低下头,轻声道:“娘娘,琥珀自小就跟在您身边,您待琥珀就像亲姐妹一般,琥珀是怕您多情总被无情伤,琥珀每每看到您为了王爷伤心,琥珀的心也如同被针扎般难受……娘娘是安平王爷的掌上明珠,又何苦痴情错付呢?”

  “痴情错付?”若伶薇重复着琥珀的话,突然笑道:“人心都是肉长的,慕哥哥之所以这样对我,是因为还没有看到我的真心,是我努力的不够。”

  琥珀抽了抽鼻子,还是为若伶薇撑起了油纸伞,轻声道:“既然娘娘想去,那便去吧。”

  ……

  东暖阁内,元芷煜侧卧在躺椅上闲闲问道:“上次你们俩比试当真是平手?”

  站在门边和躺椅旁的慕风与离魅异口同声道:“自然是平手,属下岂敢欺瞒殿下!”

  元芷离将一块水晶糕放到嘴边咬了一口,长长地‘哦’了一声,又道:“虽然三哥的功夫高出本王许多,可本王的侍卫至少不输三哥的侍卫嘛,”他扭头对离魅道:“待回府,本王再赏你!”

  离魅对平手的结果可不甚满意,谢过元芷离后又对慕风道:“下次我定然能赢你!”

  慕风抱拳笑道:“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待有机会我们再战。”

  元芷离吃了糕点,又喝了茶却还不见元芷慕来,越发坐不住了。

  这方元芷慕换了一件藕色金线滚边长袍后才去了东暖阁,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了元芷离聒噪的声音:“慕风,本王已在此等了一刻钟了,你说说,三哥在哪里练剑,本王也去观摩观摩。”

  慕风道:“殿下,外面雪大,您又怕冷,王爷是怕您冷着才让您在暖阁中等他的,王爷应是快来了,您再耐心等等罢。”

  元芷慕推门而入,一进门便揶揄元芷离道:“你不是与我置气吗?怎么又来了?”

  元芷离从躺椅上跳起来,迎到门前,笑道:“我怎么能与三哥置气,那日在林边,我们是去看比赛的,三哥偏要到林子里去,那里面的人可不认识三哥,万一误伤了三哥可怎么办?弟弟不是担心三哥才生气的嘛。”

  元芷慕踱到桌边为自己倒了杯茶,低垂着眉眼,小声道:“我这么做自有我自己的理由。”

  元芷离靠上桌沿,不快道:“就算你有理由,也不能将母亲所赠的白玉玉簪给弄丢吧?”

  元芷慕身子僵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常态,淡然道:“玉簪的事,下次见到母亲时我会亲自谢罪。”

  元芷离不再纠结此事,而是悠悠道:“也不知道那日胜出的那个人是个什么来历,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三哥知道他是谁吗?”

  元芷慕没有说话,倒是慕风道:“想不到那日的落魄少年竟成了永平王府侍卫统领,还真是世事无常!”

  元芷离像听到了什么惊天的大秘密一般,窜到慕风身旁,焦急道:“怎么,你认识他?”

  慕风瞄向元芷慕,发现他并未有任何反应,这才放心道:“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罢了,那日从西南回京时,在城外见过。”

  元芷离饶有趣味道:“那三哥也见过他了?……莫非三哥那日就是为了他才去犯的险?”

  元芷慕依旧没有说话,而是踱到了书架前,背对着三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元芷离说罢,又自问自答道:“这怎么可能,肯定是弟弟我想多了,三哥怎么可能会为了只见过一面的人孤身犯险呢,哈哈。”

  暖阁外忽然响起一声抽泣,瞬间便又烟消云散。

举报

作者感言

小兔子乖乖哟

小兔子乖乖哟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意见,每日更新,不会弃坑(˃᷄˶˶̫˶˂᷅)

2019-05-30 22: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