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目卿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起死回生(2)

一目卿烟 小兔子乖乖哟 2368 2019.05.19 12:08

  张二丫拖着尸体来到埋尸地点时已是午夜时分,一连下了几日的细雨渐渐止住了,清冷的月光照着冰冷的大地,显得所有的一切都没了生机。

  张二丫将包裹住少女尸体的单子解开,她蜷缩在被单之中,月光下煞白的小脸温和从容,看起来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若是细细看来,还依旧看得出这个少女生前的闭月羞花。

  张二丫将视线从少女脸上移开,又从床单里拿出铁锹,找了个土质较软的地方挖起了坑。

  一具尸体就在张二丫身旁,可她却并不觉得有一丝丝的可怕,因为对她来说,没有人比她的父母哥哥更可怕,也没有地方比那个‘家’更让她恐惧。

  由于连日的降雨,张二丫没花费多少力气就挖好了一个足以将少女放平的大坑。

  张二丫将床单铺在坑里以后才将少女的尸体挪了进去。

  卿烟觉得自己被困在一个看不见的牢笼中,就像鬼压床那般,丝毫不能动弹。

  她闻到了混合着泥土的空气的味道,而包裹着自己的墙也越发冰冷起来,湿黏的触感透过衣服传遍了她每一寸肌肤,突然,她只觉得身体翻滚起来,又重重的落到地面,接着,又有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物体朝她砸来,有的打到了她的腿,有些打到了她的腰,甚至有些砸到了她的脸。

  她像被人扼住了脖子,就快要不能呼吸。

  就在她准备放弃之时,却有一股力量自心底窜出,她像提线木偶一般坐了起来。

  即便是张二丫也被这具突然坐起的‘尸体’吓得不轻,她提起铁铲便向‘尸体’头上砸去。

  可那‘尸体’只微微一挡,再轻轻一拂,那铁铲便向受到了剧烈冲击一般,飞到了一米多外,张二丫也被这股力量冲得跌坐在地。

  而那具‘尸体’更是翻身而起,‘飞’到了张二丫面前,面无表情俯视着她。

  恐惧从张二丫心底开始极速蔓延,瞬间就让她动弹不得。

  她颤声问道:“你是人是鬼?”

  一阵清风吹过,夜色逐渐清明,奶白色的蟾光照在卿烟脸上,让她看起来神圣却可怕。

  她仿佛大梦初醒般,忽然喘出一口大气。

  张二丫趁机捡起身边拳头大的石头朝卿烟丢去,却依旧被她轻松闪过。

  张二丫带着哭腔道:“不是我杀的你,你要报仇也不要找我……”

  卿烟总算恢复了意识,可眼前这个孩子的话却令她十分不解,心道:“我只是因为晃神而被自行车撞到,倒不至于就被撞死吧?难道眼前这个黑瘦黑瘦的小屁孩是肇事者?还打算毁尸灭迹?”

  她抬了抬腿,伸了伸腰,发现并无大碍后才对张二丫道:“你那辆烂破车倒是没撞死我,可你刚刚差点活埋了我!本来只是一个民事纠纷,差点让你搞成刑事案件!”

  张二丫茫然地看着卿烟,一语不发。

  卿烟拍了拍身上的泥,这才发现衣服也被换了,而且还像是古装?

  她又前后左右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像是在一片林子里,周围的树木大多都是光秃秃的,又一阵冷风拂过,卿烟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不对呀,这明明是夏天,怎么树叶都掉没了,而且这刺骨的寒风又是怎么没事?”

  卿烟越想越不对劲,颤抖着声音问道:“我们这是在哪儿?”

  张二丫道:“是我家后山……”

  卿烟吼道:“我是问你家在哪儿!”

  张二丫许是又被吓到了,不敢再开口。

  卿烟又左右寻了寻,终于看见不远处有个小坑,坑里积着雨水,她三步跨作两步奔到水坑旁,将头探了过去。

  夜风吹动水面荡起层层涟漪,可那片片粼光中映出的脸却是那般陌生。

  最可怕的是那张陌生的脸以同样惊吓的表情看着她。

  卿烟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疯狂滋长。

  我穿越了!

  卿烟呆愣了许久,最终接受了眼前的事实,她又试着在脑海中搜寻这具身子原主人的信息,却是一无所获。

  无法,她只得来到张二丫跟前,问道:“我现在头脑有些不清楚,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你刚刚说不是你害了我,那害我的是谁?”

  张二丫小声道:“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我们昨天救下你以后你就一直昏睡着,后来我请来了郎中,可郎中却说你已经死了……”

  “你的意思是你们不但没有害我,还救了我,”卿烟一边说话,一边观察着张二丫,她的脸被长发遮住,看不见表情,“那你们在哪儿救的我?”

  张二丫依旧低着头,却抬起右手指着南方道:“你当时躺在那边的山谷里。”

  山谷?难道这身子的前主人是从山顶跌落下去的?

  可这身子并未有明显外伤,这又是为何?

  张二丫没听见回应,又续道:“我爹本来不想救你,可我娘看你长得好看,就想让你给我哥哥当媳妇,这才把你背回了家。”

  “媳妇?”卿烟冷哼一声。

  张二丫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我看姑娘长得这么好看,定然是不愿意的,你如果不愿意就走吧。”

  在这人生地不熟,一问三不知的地方,又拖着这个一问四不知的躯体,能去哪儿呢?

  可要给一个陌生人当老婆,那更是万万不可能的,卿烟拍了拍张二丫的肩膀道:“你说得不错,我可不愿意当你哥的媳妇,我看我们只能就此告别了。”

  卿烟这一爪刚好抓到了张二丫的伤口之上,她微微地颤了颤,闷哼出声。

  卿烟急忙放手,歉然道:“抱歉,我太用力了。”

  张二丫摇摇头,又沉默了少许才道:“不是你的错。”

  说完又将衣服扯开,露出了瘦弱的身躯和可怖的伤痕。

  卿烟不由得一阵心惊,这些伤有些已然结痂,有些却还闪着红光,绝非是一朝一夕能造成的。

  这一条条,一块块都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

  她轻声问道:“这些……都是你父母打的?”

  张二丫默默地将衣服穿回,抹了抹泪才抬头道:“还有哥哥……姑娘不跟我回去是对的,那里就是地狱!”

  卿烟这才看清了张二丫的脸,她颧骨突出,眼睛凹陷无神,嘴唇也是毫无血色,卿烟想,骨瘦如柴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张二丫直直地盯着卿烟,问道:“姑娘可以带我一起走吗?”

  月光下张二丫的泪水像一颗颗碎钻撒在了干枯的河床上,形成了一种巨大的反差。

  张二丫的眼神里含着太多期待,竟让卿烟不敢直视。

  因为在这个世界,她自己尚且不保,又怎么有能力再去插手他人的生活呢?

  张二丫知道卿烟回避的眼神代表着什么,她扯出一丝笑意,平静道:“我只是随便说说,没别的意思。”

  待停了片刻,她又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小路,笑道:“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姑娘顺着那条路一直走就能走到我说的那个山谷,到了那里或许你就能想起些什么。”

  张二丫的笑脸带着纯真,融着不甘,更多的却是对命运的低头。

  这张笑脸卿烟曾经见过。

  一股暖流直冲向卿烟双眸,她知道自己快要哭了,她一把抓过张二丫的手,压抑着随时都会蹦出的眼泪,笑道:“我脾气也是不好的,而且还身无分文,身无长物……如果你不怕的话,就跟着我吧!”

举报

作者感言

小兔子乖乖哟

小兔子乖乖哟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意见,每日更新,不会弃坑(˃᷄˶˶̫˶˂᷅)

2019-05-19 12: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