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一目卿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暖阁密谈

一目卿烟 小兔子乖乖哟 2129 2019.06.06 13:02

  风急雪大,呼啸的冬风将慕王府门前的宫灯也吹得摇摆不定,王府的朱红色大门虽紧紧闭着,门前却早有两人候在了风雪中。

  这两人便是慕风和离魅。

  他们早早地便撑起油伞在此处等着了,这方刚遥遥看见了雪帘中缓缓而来的马车便迫不及待迎了上去。

  马车正正停在了王府门口,元芷慕二人双脚刚刚点地油伞便已覆上了头顶。

  元芷离气呼呼地从马车上下来,对着离魅道:“离魅,你去把我们的马车赶过来,我们回府!”

  慕风笑道:“如今风雪甚急,殿下还是在慕王府多待一会儿,等雪小些了再走也不迟。”

  元芷离冷哼一声,“三哥已经不是从前的三哥了,这慕王府不去也罢。”

  慕风笑道:“莫非殿下又和我家王爷生气了?”

  元芷离斜睨一眼元芷慕,却见对方并未有服软的意思,于是又将头扭向一旁,提声道:“本王可没有生气!本王才不会因为慕王爷和外人之间有秘密,反而将本王置之度外就生气!”

  离魅不知该不该听元芷离的话去吩咐人准备马车,只得小声问道:“殿下,我们还走吗?”

  元芷离道:“当然要走,马上就走!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准备马车?”

  看着元芷离那快要翘到天际的下巴,元芷慕噗嗤一声笑道:“好了好了,你感兴趣的事等到时机成熟时我自会同你说,你就耐着性子等等不行吗?话说回来,也不知道你这急不可耐的性子到底是跟谁学的?”看元芷离依旧板着脸,元芷慕又道:“进去吧,晚膳时我让厨房做你最爱吃的八宝饭。”

  说罢便踏上了宽大的石阶。

  眼看元芷慕这就走了,元芷离也只得见好就收,他往回缩了缩下巴,偷偷扯了扯嘴角,傲娇道:“既然三哥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留下来吧……慕王府的八宝饭做得确实比离王府的好,我只是为了吃八宝饭,可不代表我就原谅你了!”

  待进府后,元芷慕让慕风伺候元芷离去暖阁,自己则是拐去了倾梅园,这一天是若伶薇的生辰,他还是应该去看看她的。

  东暖阁内,一切陈设如旧,元芷离一进屋便躺到了躺椅上,慕风要为他上茶,他却道:“今日在君馨阁喝得够多了,不喝了!”

  慕风一直立在元芷离身旁,像是想说什么,却又嗫嚅不语,他这欲说还休的态度影响了元芷离闭目养神的情致,他干脆坐直了身子,问道:“慕风,你有什么话就说!别学得跟三哥似的,磨磨唧唧的!”

  慕风看着离魅又是一阵踌躇,元芷离道:“怎么?还要离魅回避不成?”

  慕风道:“属下只想同殿下两人密谈。”

  离魅道:“到底我是殿下的贴身侍卫,还是你慕风是?”

  慕风站着不说话,元芷离摆了摆手,对离魅道:“那你就先出去罢。”

  既是主子开口了,离魅只得揣着不悦出了东暖阁。

  待离魅走后,元芷离换上了一张极少在他脸上出现的严肃表情,沉声道:“有什么事?你说吧!”

  慕王府倾梅园内。

  若伶薇正坐在回廊的栏台之上,背靠着回廊的朱红色赤柱,嘴里哼哼唧唧哼着像是什么小调的歌谣,侍女琥珀立在一旁,眼里含着些许泪珠。

  若伶薇哼的是幼时她母亲常常唱给她听的一首童谣,叫《嫁女儿》,讲的是女儿远嫁,父母对女儿的思念之情。

  今日是若伶薇的生辰,也是她母亲的受难日,她看着这漫天飞雪,哼着母亲曾唱给她听的童谣,才深深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生离之痛。

  她正兀自伤感,忽然有侍女上前,兴奋道:“娘娘,王爷来看您了!”

  若伶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只有在梦中才发生过的事,竟然成了真的?她有些不敢相信,愣着一句话也说不出。

  还是琥珀问道:“你说得可是真的?”

  那侍女道:“奴婢怎么敢欺骗娘娘,王爷已经进了园子,该是快到了,娘娘要不要去迎一迎?”

  若伶薇这才相信了眼前的一切,她慌忙着起身,伤感的情绪也烟消云散,转向琥珀问道:“琥珀,我这一身衣裳可还好看?还有我这脸,会不会太瘦削,脸色会不会不好?我头上的簪子会不会太素?要不要换那个鎏金的步摇?”若伶薇一边说着一边推着琥珀,道:“你快去,把那鎏金步摇给我拿来!”

  琥珀被问得哭笑不得,却依旧柔声安慰道:“娘娘这样就很好,很美!”

  “真的吗?”若伶薇不信,依旧推着琥珀,“你还是快去吧,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主仆二人说话间回廊尽头已出现了一抹黑白衣袍,元芷慕提着一个食盒翩然而来。

  若伶薇快步迎上前去,微微抬手想去挽元芷慕垂在身侧的手臂,却被后者轻轻拂过。

  他藏匿在宽大袖袍中受伤的右手也悄然探出,那只缠着卿烟裙袍的手掌也显现在若伶薇面前。

  若伶薇改挽为握,她抓住元芷慕受伤的右手,忧心道:“慕哥哥,你的手怎么了?”

  元芷慕将手抽出,冷言道:“没什么,受了点小伤。”

  说罢又将食盒交给琥珀,交代道:“这些是我让厨房准备的,都是北境的特色食物,晚些时候伺候你家郡主享用吧。”

  琥珀接过食盒行罢礼,又向侍立在旁的侍女使了眼色,带着侍女们退到了远处。

  若伶薇眼里噙着泪,抽泣道:“慕哥哥怎么如此不小心,你不知道你受伤了,伶薇会心疼吗?”

  若伶薇的情真意切在元芷慕看来却好似一文不值,他依旧冷着脸,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若伶薇又道:“这伤口是慕风给慕哥哥包扎的吧!竟包得如此粗鄙,伶薇见那布条都已经散了,果然大男人还是干不了这些精细活计,要不将它拆了,伶薇找块干净的布料重新给慕哥哥包一下可好?”

  元芷慕抬手一看,却见那布条果然已经散开了,可一想到这是卿烟亲手为他包扎,又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笑意,复又将笑容收了起来,道:“这不是慕风包的,包扎地也并不粗鄙。”

  元芷慕这个饱含温暖的笑容狠狠地刺激了若伶薇,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元芷慕笑,可这个笑意却并非为她展现。

举报

作者感言

小兔子乖乖哟

小兔子乖乖哟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收藏,求意见,每日更新,不会弃坑(˃᷄˶˶̫˶˂᷅)

2019-06-06 13: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