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旧时幽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劝说

旧时幽梦 风九漓 2110 2020.03.22 23:34

  心儿扶我来到凌风表哥房门前时,只见门口围了好一些人,个个都面有豫色,仿佛不敢进去。

  “怎么了?是凌风表哥怎么了吗?”我急道。

  “笙离小姐,我们都是被凌风少爷赶出来的,他醒来后就不太对劲,状态很让人担忧啊。不让人给他治伤,不吃药也不吃饭喝水,就只呆呆地坐着不言不语。我们一接近他,他就赶我们出去,还对我们动手……”一小厮充满担忧地说着。

  “心儿,你守在门口,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我看着心儿说道,把手臂从心儿的臂弯里抽了出来。

  “好,小姐,那你小心些。”心儿点了点头,转身守在了门口。

  我推开房门,一进去就看见满地的狼藉,地上破碎的茶杯、碗碟等比比皆是。

  两名侍女正带着泪痕,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

  “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任何人,都给我滚!”夏凌风大声地吼叫着。他把自己整个蒙在了被子里,情绪十分激动。

  我看着这样的表哥心中隐隐作痛,本就悲痛万分,如今更添酸楚。

  我走到床边轻轻拉住被子的一角:“表哥,你是要连表妹我也一起赶出去吗?”

  被中之人没有回答,反而把被子裹得更紧了。

  “你们先下去吧,这边有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再去给凌风表哥准备些吃的……”我转头对那两名侍女吩咐着。

  “是,表小姐。”两名侍女从地上起来,收拾了下地上的碎片这才出了房门。

  “凌风表哥,现在房内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还是不肯把被子拿下来吗?”我再次用手拉了拉被子。

  “别动,笙离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着……”凌风表哥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

  “呵呵,如今是什么时候了?外祖父、舅舅的灵柩就在大厅,而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呢?”我略有失望地看着这个裹成一团的棉被。

  “祖父、父亲,是我没用,我没能保护好他们,都是我的错,是我,是我,啊……”被中之人突然一下子哀嚎了起来,声音里透着无尽的苦楚与自责。

  我跟着也热泪盈眶:“凌风表哥,你先出来好不好?你和我好好说说,行吗?”

  哀嚎声持续了一会,慢慢转为持续不断的哭泣声,很久之后才没了声音。

  “凌风表哥……”我红着眼睛低声呢喃着。

  棉被慢慢开了一个口子,夏凌风把头慢慢伸了出来,紧接着他把整个被子甩在了身后,整个人都钻了出来。

  他双眼无神,整个人都无力地靠在床栏上。

  我仔细看了一下他的样子。如今的他,不似当年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他头发凌乱,右脸的疤痕几乎覆盖了他的整张右脸并且变得有些畸形,脸上的鞭痕也仍有着痕迹未消退,脸色也异常的惨白毫无血色。

  我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他的脸,却在半路被他的手抓住了手腕。

  “我的脸很可怕是不是?”他凄凉地一笑。

  我把手腕抽了出来,不再试图伸过去:“不可怕,都会好的。”

  我看见凌风表哥的泪在眼角一滴滴地滑落下来。

  他竟然缓缓地开口了:“我知道,我现在不应该如此,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真的,我该怎么办?”

  “凌风表哥,我懂……可是如今你没有时间如此,将军候府的所有事情还需要靠你。”我说道,我之前的情形和凌风表哥其实差不多,也是后来自己要求自己一定要振作起来。

  “靠我?将军候府还能靠我什么?笙离,你知道吗?他们废了我的武功,我现在就是个废人,我还能为候府做什么呢?”凌风表哥微闭上眼睛,似乎不忍再去想起一些事情。

  “什么?怎会如此?”我不敢相信,一下子退后了一步,着实没有想到。

  夏凌风字字咬牙说道:“我最敬仰的陛下,毫不相信我们,把我们关入天牢等候问斩。狱中的人又私自用刑,对我们严刑拷打,要我们承认罪状并且说出合谋之人。更有一些宵小鼠辈无端折磨我们,似乎要从我们口中知道一些什么秘密,可是对我们来说真是无稽之谈,我们候府从没什么秘密可言。最后,在我们出狱前的晚上,不知何方势力暗害我们,致使祖父与父亲惨死,我身受重伤被废武功差点也没命了……”

  夏凌风停顿了一下,声音变得沙哑,眼眶湿润:“祖父与父亲被害时,我就在身旁,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来人欺我们身陷囹圄,手链脚链加身,欺我们身负重伤,无力反抗。欺我们人少势微,寡不敌众。若是在外,他们怎能伤的了祖父与父亲分毫?”

  “凌风表哥,别说了。”我小声地抽泣着,心中的悲伤已经无限大。

  “笙离,是我没用,我当时被他们踢倒在了地上,而他们把尖刀刺入了祖父与父亲的身体……若不是牢里突然有人而来,他们来不及杀死我,我现在也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夏凌风苦笑着。

  “凌风表哥,现在没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现在一定要振作起来。还有外祖母和舅母,她们需要你的照顾。”我眼睛红肿地望向夏凌风,希望他能振作起来。

  “祖母,母亲……我没脸再见她们了,我答应她们好好照顾祖父和父亲的,可是我……我没有做到。”夏凌风痛苦地击打着自己的头部。

  “这不怪你,真的不怪你,你不要这么自责了……凌风表哥,求你了,我们都需要你。”我无力地再次恳求着。

  “笙离,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只是好后悔,真的好后悔。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宁可不曾为当今陛下效命过,不曾是少将军,不曾那么敬仰当今陛下。这样祖父和父亲会不会就不会离开了?”夏凌风语气淡淡的,似乎已经看透了生死,顿悟了什么。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又何尝没有过和凌风表哥一样的想法呢?

  夏凌风伸手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泪水:“笙离,你先出去吧。我再休息一会,就去灵堂。”

  “好,我在灵堂等你。”我回道。我的心情很沉重,今日知道了一些狱中的细节,很是震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