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我家住了个大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受困

我家住了个大魔王 何不胜 3140 2019.03.12 06:04

  何川觉得自己的脑子真是被热血冲昏了才会信既笨又爱喷的孟大少的鬼话。

  如果时间能倒流回六个小时前,何川肯定要狠狠抽自个几个嘴巴子,让自己好好清醒清醒。

  可惜没如果,所以他也只能困在这里,和孟星舟,苏玥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这六个小时发生了什么呢?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孟星舟把他们带偏了。

  虽然何川对孟星舟找暗门,寻机关的能力十分佩服,但他还是无比确信以及肯定他把路带偏了。

  因为,有哪条正确的路会把人带到监狱里去啊!

  铁床,铁门,铁锁链。

  要不是在极端环境下必须珍惜手机电量,何川都想放首《铁窗泪》了。虽然他没在这个房间里看到任何类铁制物。

  这个不知道多古远的房间有着让人瞠目结舌的未来感,它同时有一尘不染的地板,泛着莹白色光芒的四壁,以及一扇水幕状的门。

  要不是这个房间里连一点家具——包括便盆和床都没有,何川甚至认为这个房间给王校长住都不掉价。这房间着实有点像在好莱坞大片里才能看到的未来飞船舱。

  孟星舟却没何川这样的好兴致——事实上任谁突然被传送到这么个鬼地方都没有好兴致,何川就他娘是个奇葩。

  他铁青着脸,既轻又慢地读出四个字:“困龙难飞。”

  顺着孟星舟的眼睛望去,何川也发现了墙上的一团浅色符号,这符号和浮雕上的那些颇有相似之处。

  是文字,这个未知文明的文字。

  “孟星舟,你认识这个文明的文字?”何川猛地站起身来,尽管他刚才一直在心里默默吐槽,看起来很有精神很膨胀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已经近乎绝望了。

  这座宫殿里最普通的建筑材料都能让全球最顶尖的科考队束手无策,那这个一看就不简单的房间,困死他们几个岂不是如他们淹死几只蚂蚁一样容易?

  他一进来就试着捅过那扇门,在他看来,这扇门很像装满水的气球,他的登山杖可以轻松地改变门的形状,但他用尽全身力气都不能破开哪怕一点缝隙。

  水性至柔,然万物无能与之争。

  然而孟星舟轻轻的四个字却让他的血液重新沸腾起来,他从未想过身边这个看起来人傻钱多的大少爷会认识这种文字,就像你不会想到自己隔壁小老弟的二大爷的外孙子做了某本龙傲天小说的主角一样。

  “我们只认识一部分古文字。何川,请你冷静一点。我们愿意把认识的所有古文字全部教给你,但如果我们全部被困死在这里,那这个行为将毫无意义。”接话的却是苏玥,她的眼神里也少了往日的灵动,多出来了几分忌惮和凄然。

  何川沉默了,苏玥说的句句在理。虽然处于险境,但她依旧保持了冷静清晰的思维。

  可还没等他回话,苏玥和孟星舟却都突然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在何川看来,他们的坐姿和道家静坐一般无二,可他们手中掐的诀却和何川认识的都不一样。

  过了半刻钟左右,孟星舟率先睁开眼睛,甫一睁眼,他就被吓到惊了起来。

  “何川,你凑这么近干什么?”

  “我看你们突然开始打坐有点好奇。你们是道士道姑吗?可我好像从未见过这样掐的诀欸。”

  “天下之大,奇人异士辈出,你才几岁,又能见过几种道诀?”

  “我就是没见过才问的呀。你们这种诀名字叫什么?作用是静神,驱邪还是坐忘?”

  听到坐忘二字,孟星舟脸色霎时间涨到通红。他紧紧盯着何川,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何川,我孟星舟行事光明磊落,绝不推卸责任。你的嘲讽讥笑和痛恨我都受着。”

  “啥?”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把你坑害到这地步都是我的责任,你不用说什么坐忘,我绝不会忘。若我们还有幸能活着走出摩苏尔宫殿,我必会对你有所补偿。”顿了顿,他又说道“玥玥只是完全相信我的判断,你不要连她一起恨。”

  何川有点哭笑不得,这个孟星舟,说话如此没头没尾,居然还敢说自己讲的清楚明白。可能是智商限制了他的判断力吧。

  而且他这自暴自弃式的道歉也太敷衍了吧?

  念及此,何川沉声道:“道歉时露出胸部是基本的常识。”

  听到此话,孟星舟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他攥紧了拳头,仿佛只待何川再开口挑衅,他就会一拳把何川的咸酸辣都给打出脑壳。

  看到他的注意力已完全被自己吸引了过来,何川才继续开口道:“既然已经不自说自话了,那就好好听我说两句。”

  “孟星舟,不要忘了,是我一定要跟着你们走的。你们并没有在我脖子上架把尖刀让我跟着走。你的确犯了错误,但我作为你的同伴没能阻止你,我也有错。既然我们都被困在这个鬼地方,那我们就是命运共同体。强争一个孰是孰非在现在没任何意义,我们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活着走出这个鬼地方,不是吗?”

  何川的话掷地仿佛有金石之声。它不仅使孟星舟陷入沉思,也让才停止打坐的苏玥微微惊讶。

  她本以为会说这段话的人是自己。

  应该说,这是阴差阳错的结果。刚进入这个鬼地方时,何川的确既焦急又绝望,心里面充满了对自己的鄙夷和对孟星舟的气愤。可在孟星舟苏玥都去打坐后,他好好反思了一下自己在这场闹剧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勿论人非。这是何川挂了七年的QQ签名。言行如一,这是何川对自己的要求。

  在好好思己过后,何川觉得自己至少要负五成责任。所以他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发脾气的资格,也不会去想着找孟星舟要任何补偿。

  “我说过,我是个专业的考古学者。像这样不小心落入险境也不止一次了,我有着丰富的自救和救人经验。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整合资源,统合情报,找到可行的脱困方法。困龙难飞?我们是人,又不是龙。我呸,我就不信一个破房间关得住我们!”

  可能是被何川的王八之气所震慑,最爱杠他的孟星舟都半晌没开口。

  “所以专业考古学者都像你一样容易遇险吗?”

  “原来你沉默这么久是想既准又狠的杠我吗?你不杠我就失去了人生的一半乐趣吗?”

  “小舟,我觉得何川说的没错,在这个关口我们应该精诚合作,你就不要总是和他怼来怼去了吧。”关键时刻,还是稀泥女神苏玥及时救场。可以想见如果少了她,何川与孟星舟得多吵多少次架。

  “要不是他一天到晚吐槽我,我能天天想着和他吵架?也罢,说说看你的想法吧。”孟星舟以一副很拽的样子终结了这场互喷。

  “首先,我们应该整合我们已知的所有关于摩苏尔宫殿的情报。先来说说我的,从2016年开始我就开始收集关于摩苏尔宫殿的信息,关键的文字信息我都整合到我手上这个小笔记本里了,关键的图像视频我收集到了移动硬盘里。但我的笔记本电脑电量有限,图像视频资料可能不能随时随地查阅。你们呢?你们为什么对摩苏尔宫殿了解这么多?你们为什么会认识这个神秘文明的文字?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到摩苏尔宫殿里来?”何川一口气问道。

  “因为我们是修仙者。”

  如果说这句话的是孟星舟,那何川肯定会喷他不是修仙者,是中二病。可说这句话的居然是苏玥。

  难道这姑娘长得一表人才的,也是个深藏不露的中二病?

  挺正常,邪王真眼不也看起来既文静又可爱吗,何川暗想。

  “何川,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俩,我们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种病。”苏玥有些无奈地看向何川。

  “我们真的是修仙者,你必须相信这一点,这是我们交流情报建立互信的基础。”

  “证明给我看。”

  “证明不了。”

  “为什么?”

  “因为摩苏尔宫殿,尤其是这个房间对我们的压制。”这会儿抢着搭话的是孟星舟。

  “你总说我既笨又爱喷,孰不知你自个也好不到哪去。你的确在考古和历史学上颇有造诣,有资格自称专业考古学者,但你的刚愎自用远甚于我。”

  何川沉默了,因为事实没有反驳的必要,反驳只是一错再错。

  “我和玥玥在宫殿外走的很艰难是因为受到了这里天地法则的压迫,我们如同背负万斤铁石,步履维艰。我们好不容易才调整好了自己体内源气流动的节奏,这才保证了正常行走。”

  “可奇怪的是,进了宫殿后我们倒没有受到任何压制,现在想来,这可能是摩苏尔宫殿给我们布下的一个陷阱,也是让我们俩放松警惕,打消疑虑的手段。”

  “我们沿着前期探明的道路行走,你一个普通人看不出来,但在我和玥玥眼中,我们走的每一条连廊,走进的每一个房间都有前期探索者留下的代表安全的路标,理论上说,我们不可能在这些地方遇险。”

  “直到我们走到最后一个有安全路标的房间,我摸上最后一个传送机关,那个机关理应将我们送到王座前。”

  “结果我们被传送到了这个完全禁绝源气流动的房间,机关被替换了。”

作者感言

何不胜

何不胜

求各位读者老爷投推荐票!拜谢ಥ_ಥ!

2019-03-12 06: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