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神话时代来的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一起学习

神话时代来的人 缘来一品 2008 2019.07.19 15:23

  罗谡:“刚刚已经教你了呀,随时都可以练习。最初是意识决定行为,习惯之后就是自觉行为,只要还可以呼吸,就要坚持。持之以恒才能看到效果。”

  “之前学习过闭气术,猎人的基础能力,跟你讲的差不多。要不要练习一下?”

  罗谡心情大好,“好呀!教我吧!我有没有猎人的资质?”

  “你会呼吸,就有成为猎人的资质。”

  罗谡想了想,“丁伟还在等我们,明天早上一起练习好不?”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的表达能力不好,需要看你做出来,再进行调整。”

  “那就日出时分,海边见。”

  “行。”

  罗谡取出手机,打开微信,看到丁伟发过来的定位,“离这儿不远,你会骑自行车不?”

  沙加摇头,“我可以跟着跑,能跟上。”

  罗谡觉得可以教沙加学习骑自行车,反正离得近,沙加长手长脚一下子就能学好。

  但是,有一点罗谡是不知道的,那就是:越简单的事物,对沙加的挑战越大,学会的几率越小。

  所以,当罗谡看着满地的自行车零件时,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沙加满脸歉意,“我……”

  罗谡围着零件绕了好多圈,“没事!哇塞!真是太棒了!我介绍一个兼职给你行不?”

  “兼职?”

  “哦,用你们学生的话说,就是勤工助学岗位。怎么样?按件支付报酬,不定时工作,不影响你的功课。”

  “是不是拆车?”

  “你猜到了?怎么猜出来的?愿意不?”

  两个人都放弃了骑自行车,步行去海边大排档。

  “为什么拆车?”

  “师弟们开了一个修车铺子,经常会面对一些破损严重的车,他们修理的技术很好,但拆卸能力相当一般,请了很多师傅,都没做长久。”

  “可以去试一下。因为我是未成年人,不能从事勤工助学的岗位。之前申请过,被老师驳回了。”语气有些遗憾。

  罗谡拍了一下额头,“瞧我!把这茬给忘了,算我没说。”

  “我可以成为修车铺子的股东不?”沙加试探性的问道。

  “可以呀!”

  “如果我已经有了一个修车铺子,能不能跟他们成为一个?”

  “你有修车铺子?”

  沙加的脸红了,“拆车……,我拆了哥哥的车,那些什么S店都不给修,就自己成立了一个。但还是没人给修……”

  事实上,沙加之所以频繁的拆掉萧奕的车,主要原因就是给自己的修车铺子制造业务,招募技工师傅。普通的车找不来优秀的技工,豪华的车也没有招来,拆掉的车越来越多,各种零件整齐的排列在货架上……

  罗谡一点也不感觉到意外,“周末让师弟去看看,再谈合作。”

  “嗯!”

  海鲜大排档到了。

  丁伟的三个朋友也到了。

  简单认识之后,就开始吃饭。

  吃到一半的时候,沙加突然问道:“你们怎么不喝酒?”

  五个大老爷们儿互相看了看,居然是丁伟开了口:“你是未成年人,我们不能喝酒。”

  隔壁桌的人听到了,忍不住笑起来。

  真逗!

  “我有成年人能喝的酒,也有适合我喝的果汁。”

  酒?

  没人看到。

  罗谡道:“拿两瓶过来,我们喝一下。”

  “哎!”沙加起身去后厨了。

  我的天!

  这是沙加的店?

  过了一会儿,沙加托着两个橡木桶回来了,“这两种是不一样的,都是精的。”

  就是桶装的精酿啤酒。

  还好,是十升的桶,五个人应该可以喝得下。

  这里丁伟最有经验,从桶顶的一个小盖子下面找到了出水龙头,对着最下面的某个位置,按进去。服务员送过来大号玻璃杯,先接了小半杯,鼻子凑过去闻了闻,浓郁的麦芽香味儿,酒的品质很好!

  给每个人倒了大半杯,“好酒!原浆的,国内比较少卖。”

  大家都留了一手,没有先干一杯,而是各喝了一口,品了品,果然好酒!

  入口绵软、醇厚,入腹柔和。

  重新叫了几个菜,服务员却送上来超大一盘子的烤肉、烤鱼、烤虾,目测牌价,最少四位数。

  丁伟瞟了一眼罗谡,心道:这酒也便宜不了,你肯定会破产(这个月的工资不够)!

  罗谡没在乎,伸手就拿了一根烤鱼,咬了一口:“海鱼,还很新鲜,不错。不过,这种鱼吃干煎的更香。”

  沙加掏出小本子认真做记录。

  罗谡吃得津津有味,丁伟也就接着吃,但心里还是很在意这顿饭的价格的。

  自从开始喝酒,沙加就不怎么吃了,而是认真做笔记。

  丁伟:“沙加,写什么呢?多吃点儿,我们一起送你回学校。”

  沙加没听见,全身心的记笔记。

  酒过几杯,丁伟的朋友们开始打开话匣子——

  “罗谡,记住我的名字没有?”

  罗谡:“猛哥,卖干货的。不过,你身上的味道更像中药,菌菇味儿比较弱。”

  “我姓苏,给你说中了,我只做天麻和田七,都是从山里拿货,大家才说我是做山货的。啥时候去我店里做做,给你喝最好的天麻酒。”

  丁伟:“直接拿过来,到我宿舍去喝,省得我们执法犯法。”

  “可以啊!我那有上好的山鸡,烤好了……呜呜……,”嘴被丁伟捂上了,很不满的瞪着下手的人。

  “小波,我跟你说过,不许提吃鸟儿的话题。”

  小波把丁伟的手拍开,“干嘛呀!山鸡是养殖的,不是野生的。”

  罗谡插了一句,“属于鸟类。”

  沙加也插了一句,“我不吃鸟和鸟蛋,你们可以吃。”

  “我过敏。”一直没说话的人开了口,“我对所有羽毛类生物过敏。”

  沙加停下了笔,看着说话人,“哥哥,什么是过敏?”

  “简单解释:全身难受。医学解释:一种先天免疫力缺乏症。”

  沙加从裤子的侧袋取出一支羽毛笔,“这个呢?”

  换个人都得挨踹!

  苏猛和小波定格了。

  过敏的人看着沙加的眼睛,“你在拿我做实验?”

  沙加不怕死的点了一下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