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红豆不知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下药

红豆不知春 雾软兰烬 1009 2020.09.16 13:32

  沈焓有些惊讶,金丝甲这个东西他只是听说,过连见都没有见过,没想到自己的姐姐会有这种东西。

  颐王李何瑞也听过金丝甲的传闻,心中也是疑惑只不过他不动声色,把疑惑压在了心里。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们白担心。”

  “你们有没有机会让我说呀,而且我怎么不知道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没错谁也不会想到突然会发生事情。

  “好了言归正传,现在我要弄清楚到底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中间经过了几次手,又在什么时候出了意外。”

  “那……那个人。”

  “不用管他只不过是第一手罢了,他负责把兵符偷出来,而沈焓之所以昏沉从而忘记兵符。”

  李辞突然看向在一旁存在感很低的小兰。

  “说吧这香到底是干什么的?”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你真的让我动手是不是!”

  突然李辞就站了起来快步走向小兰,没有丝毫的停顿在场所有人也是一愣。

  只不过她穿过了小兰,朝楼梯走去,摸了摸扶手上的灰尘又回到了小兰前面。

  突然就蹲了下来

  “我作为风月斋的老鸨,这种东西看的多了,这东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算是一种摧发药性的。”

  “我压根就不知道是里没有这个东西,这个东西跟我没有关系!”

  “我不管这个东西跟你有没有关系,不过你们设计的的确很好。”

  “我之前一直想不明白的事,即便非常疲惫的状态下,人的五感会有所减弱,但不会有沈焓所说那种似乎中了迷药的感觉。”

  “可是这个只是普通的香,我们这些地方都会点,没有什么稀奇的。”

  “只不过东西这个东西会催发药性,这是之前我的郎中告诉我的,檀香会有一定催发药性的功能这些你应该知道吧。”

  “那又怎么样,我确实知道但是每个房间都会点的,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懂阿,懂了才会用。”

  李辞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手上灰尘。

  “那这个药到底下在哪里我当时可一口水都没有喝,他说的没错只是催发药性难道说……”

  沈焓心中有一种想法,然后又摇了摇头,完全没有种可能性。

  “你的想什么这么入神?”

  颐王李何瑞拍了一下正在发呆的沈焓,沈焓一下子就回过了神,还不自觉的摇了摇头。

  “你认为要一定药一定要下在茶水里吗?其他地方儿不可能?”

  “关键是其他地方他也没有碰阿!”

  沈焓真的把自己的脑袋都想破了,依旧没有任何的头绪,反而头是越来越痛了。

  李辞真的觉得颐王李何瑞这个朋友特别有意思,真的蠢的有些可爱。

  不过能和颐王李何瑞交上朋友,身份自然也不会特别低,像那种不可一世的高门还能养出这么有意思的人来。

  颐王李何瑞就比沈焓想的多多了,他回想自己进入房间的陈设,似乎少了些什么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了?

  “泡澡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