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法统万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想学铭文吗?

法统万界 宛若新衣旧 2146 2020.07.18 21:16

  骑上学院马,肖离直奔山间哨塔。

  在付出一包白沙的代价后,河马大师总算答应让肖离留下来“帮忙”。

  肖离之所以愿意破费,是因为他太了解这老头了。如果不守着,他能把半天完成的事拖到一周。

  “反正你也看不懂。”河马叼着烟,斜睨着肖离,毫不掩饰他的鄙夷。

  这就让肖离很不服气了:“铭文阵我看不懂就算了,符文你凭什么说我看不懂?”

  “你一个只会些戏法的票友,看得懂符文?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火系三号符文。”

  “咦?那这个呢?”河马又指向另外一个符文。

  “电系九号符文,要不要我说功能?”

  河马的眼珠子有点鼓了,他把魔法书往后翻了几页,指向一个极为复杂的符文。

  肖离叹了口气。

  他是知道老爷子底细的,实力上,老头就是一个“只配”发初级职称的初级法师。而魔法知识上,顶天了高级法师的水准。

  毕竟他是铭文大师,钻研的是铭文阵。

  “奥能12号符文,主空间,魔力,老爷子你别考我了,赶紧干活吧!”

  老头有点尴尬,随即很不服气起来。

  “那你懂铭文阵吗?”

  “不懂。”

  “想学吗?”

  “不学!没那么多时间搞……嗯?”

  肖离拒绝得很干脆,随即愣住。

  记忆中,玩家似乎没有铭文师这个生活职业。

  裁缝,锻造,采矿,附魔,工匠,烹饪……甚至肖离自己以前就是附魔大师和采矿大师。

  “不学?”河马也愣住了:“你小子看不起铭文?”

  “不不不……”肖离马上孝敬上一根烟,毕恭毕敬道:“老爷子,我对铭文知之甚少,你介绍一下呗。”

  “哼!铭文可以为武器增加永久的元素伤害。”

  肖离摸摸鼻子,心道这不是废话嘛。

  锻造给重甲和武器打孔,附魔给皮甲和布甲加属性,铭文给武器加伤害,这是常识。

  “这个我知道……我的意思是,当一个铭文师有什么好处?”

  “铭文师这个称号难道还不够好?”河马反问他:“魔法工会指定职业还不够你显摆的?”

  肖离盯着河马那张老脸,慢慢陷入了沉思。

  前世里,他之所以和河马关系好,不是他一个七十级的大魔法师吃饱了没事干跑来找一个新手区域的NPC老头聊天。

  是因为当时所有大魔法师都在寻找魔法工会的线索。

  职业工会不是玩家公会,前者则是由某个职业最顶级的大佬组成的职业联合会,后者是玩家建立的,和帮会、社团一个性质。

  在其他游戏里,职业工会的大佬都是NPC。但在第二维度,理论上是可以由玩家组建的。

  但当排名前十的牛逼法师汇聚一堂,并由其中的最强者发起请求时,系统连屁都没放一个。

  于是大家一商量便建议,所有大魔法师各找一个法师NPC死蹲,然后看能不能蹲点什么消息。

  不料消息还没蹲出来,光幕就降临了。

  前世,河马就是肖离的目标,他蹲到最有用的信息就是河马是魔法工会的成员,并受托负责初级职称评定。

  轻轻吸了口气,肖离斟酌着语言:“老爷子,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要成立魔法工会,必定要有一个铭文师?”

  “那是当然!”河马骄傲地挺起胸膛:“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是魔法工会的一员?”

  “那现在的魔法工会在哪呢?”

  问出这句后,肖离就死死地盯着河马的眼睛。

  前一世,每次当他问到这句时,河马总是避开不谈,线索戛然而断。

  河马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肖离马上拿出两包中华:“老爷子,爽快点。”

  却不料即使面对中华的诱惑,河马也只是看了一眼,自顾着从耳朵上去了一根白沙点着了。

  屋子里乌烟瘴气,河马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

  肖离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

  “法师工会早就不在了。”

  “什么?!”

  肖离差点把舌头咬掉。

  既然法师工会不在了,为什么玩家会建不起?难道仅仅是因为没有铭文师?

  “老爷子,给我讲一讲。”

  瞥了肖离一眼,河马似笑非笑道:“你想干什么?”

  肖离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撒谎,他呼了口气,很坦然的道:“我想重建魔法工会。”

  “就凭你?”

  肖离站起身,左手托起法术秘典,一股自信油然而生。

  “老爷子,其实我是一个大魔法师。”

  王八之气一放,老头还不得俯首称臣?

  却不料河马只是斜睨了他一眼:“啃了几本书就敢自称大魔法师。你放一个精要法术给我看看?”

  “……”

  上辈子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志气不小,不过重建魔法工会这事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想了。沉沦之域,别说大魔法师,就是魔导师进去了都未必能出来。”

  肖离眼角缩了一下。

  “沉沦之域在哪里?”

  “你最好忘记这个名字。”

  沉沦之域,肖离记下了这个名词。

  “来吧,干活。学不学?”

  “学!”

  “去拿锤子。”

  ……

  接下来的两天,肖离一直呆在哨塔。

  不得不说,河马是一个合格乃至优秀的铭文大师。

  但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铭文老师。

  如果不是肖离拥有大魔法师的符文和法阵知识打底,那些铭文阵恐怕也会成为他眼中的天书。

  这两天,肖离都在抄写铭文阵的阵法和铭文符号。同时还要给河马打下手,调配药剂,传递工具。

  “铭文不是一个熟练度职业。”

  河马吐着烟圈,下手极稳,在精金和秘索银的合金板上镌刻下一道道秘文和符文。

  “它是一门智慧的学问,我们都知道,所有的魔法对金属有着天然的抗性。铭文的过程,就是消除隔阂的过程。让秘文和符文交融,产生强大的力量。”

  “你要成为一个铭文大师,就需要像掌握符文那样,记住每个阵法和秘文所代表的意义。”

  “谢谢老爷子,我会的。”

  肖离揉着发涩的眼睛,对老头郑重点头。

  他知道,老爷子说的没错。

  铭文师确实和其他生活职业不一样,它不是一门熟能生巧的职业。

  如果非要做个比喻,它就像专精卷轴绘制的法师。

  法师如果不掌握高级法术也不领悟符文和法阵,那只是一个卷轴复印工具人。

  而且最直接的证据是,肖离的生活职业一栏里没有铭文师。

  他只是学习了铭文知识。

  随着最后一刀刻下,合金板上闪出七彩的氲氲之气。

  老爷子将合金板丢给肖离。

  “留下烟,你可以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