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单枪匹马戍凉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洞庭湖上大鏖兵3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2149 2019.05.27 10:00

  孙羽这时候是真的想走了,真的不想打了,但是他已经走不掉了。

  四只船已经沉没,另外还有三只也已经出现了倾斜,这时候即使想跑也要不掉了,甚至掉头也是一种奢望。孙羽的这只船虽然还莫有倾斜,但是那也是因为刚刚开始进水,要不了多久,这只船也将会沉没在这君山下的湖水里。

  好着的只有两只。两只船能起什么作用?

  前面的那几只船上掉下去的士兵们,死死地扒着这三只船的船舷,这是他们能够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然而,对于孙羽来说,这种行为简直就是要阻断他逃命的路。

  山上的士兵经过刚才的鏖战,箭矢和石弹消耗得厉害,但是这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士兵们的伤情,三分之二的士兵都负了伤,主要是箭矢造成的。还有几十个被南唐的石弹砸断了胳膊腿的,甚至还有二三十个脑袋都被砸了个稀巴烂。

  然而,这个时候,最主要的就是坚持,谁怂谁先败。孙羽开始怂了,于是山上的南楚的士兵看到了孙羽已经要仓皇逃窜了,于是,那些投石车不再节约石弹,石弹和箭矢不要钱一般的全部朝着南唐的军队抛射了过来。

  孙羽的三只能够行走的船只开始仓皇掉头,一颗接一颗的石弹朝着这三只船抛了过来,很快,孙羽的指挥船眼看着就要沉没了,他再亲兵的掩护下,拼命的抬到了另外两只船上。

  那两只船现在也无法行动了,船舷上扒满了抓住最后一线生的希望的士兵,他们渴望着孙大人能够将他们带走。然而,人太多,船太少,两只船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孙羽很着急啊,敌人的石弹和箭矢不时地从头上飞过,随时有可能把他的脑袋开瓢了,但是这些混蛋居然挡住了他逃生的路!

  “让开!混蛋!尼玛这是要把老子留下来给你们陪葬吗?谁要是不放手,老子便砍了谁!”

  然而,在生与死的选择面前,没有人会因为几句狠话而放弃生的希望,一双双乞求的目光望着孙羽,然而孙羽股本顾不上解读这些写眼神的内涵,在他看来,扒在船舷上的都是要把他的命卖给敌人的魔鬼!

  孙羽挥起了刀,对着那些“魔鬼”,狠狠地落下,于是,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声,一段段的指头被砍断,滚落到船舱里,而那些指头的主人,则迅速的倒在了水中,随着一口湖水的灌入,一串串气泡泛起,一具具身体沉入湖底。

  也许他们会在某一天,集体浮出水面。

  而现在,他们给孙羽的船解除了阻碍。看到节度副使大人的办法奏效了,于是,船上的人纷纷举起了刀,朝着船舷砍去。

  那些扒在船舷上的手终于再恐惧之后不甘心的放开了,带着满腔的而怨恨。而君山上的南楚士兵,看到南唐的战船即将离开,从半山腰冲了下来,一直追击到岸边,于是,更多的士兵中箭了。

  那些不得不主动放手的南唐士兵,躲在社会里不敢露头,虽然说箭矢再水里会威力大减,但是当距离水面近了还是会有危险的。

  这时候,躲在船底下就成了躲避箭矢的最安全的场所,毕竟,这么大的一张“盾牌”挡着呢。

  当然躲在船底下也并不舒服,首先就是呼吸问题,他们只能渴望着船行驶得快一点,早一些脱离了南楚的箭矢的射程。也许到了那时候,是你大人一个不会驱赶他们了。

  看到孙羽的船即将逃离战场,李简即使想要驾船去追也来不及了,更何况,现在君山上能够参与追击的人不过三百人,而对方至少还有七百人在船上,加上水中的,超过一千人,所以,李简也是无可奈何。

  但是看着敌人就这样离去,李简还是心有不甘,他走到一架投石车跟前,亲自拉开了投石车的两张弩,把弩拉到了最满的时候,上调了一下抛臂的仰角,然后迅速放开,于是一枚石弹急速飞出,朝着孙羽的战船飞去。

  孙羽一点也没有防备,眼看着已经跑出了投石车的射程,即使李简再厉害,他也不可能奈何得了自己了,除非他驾船来追。

  然而,就在此时,一枚石弹从天而降,准确地砸在了船尾,砸得船身朝上一翘,随即有恢复了平静。

  岸上的李简看到船晃动了一下又恢复正常,气的一圈砸在投石车上。眼睁睁的看着孙羽离去。

  那枚石弹只是把偿还为砸了一个缺口,但是并不影响战船的前进。两只仅存的船只,继续向前。跟随的那些南唐士兵,终于可以浮出水面,大口的呼吸了,他们再一次把售后伸向了那两只仅存的战船,这一次,孙大人一个不会赶他们离开了吧?

  然而,这一次,孙大人还没有动手,那些已经学会了孙大人的“砍指神功”的士兵们,他们平日里相濡以沫生死与共的袍泽们,再一次挥起了刀。

  这就是自己的战友,自己的袍泽啊。

  他们不得不放开了手,在这八百里洞庭,这意味着他们即将被逼上绝路,离开了船只,谁也没本事游出这洞庭湖。

  于是,那些绝望的眼神开始有一部分变得狰狞起来,于是,有人便朝着船底游了过去,拿出身上的短刀,开始在船底砍了起来。

  很快,那些绝望的眼神也迅速的加入到了砍战船的队伍里。船上的人急于逃脱,远离危险地带,再加上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根本没想到船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终于,战船在行走了一阵之后,船上的人终于发现了问题,可惜为时已晚。

  此时,战船已经开出了一里多路。而那些士兵们则转身向着君山游去,他们在报复了那些冷血动物之后,开始朝着君山的南楚军队游去,做一个降兵,也许是再这个战场上活下去的唯一选择。

  孙羽终于可以歇一口气了,这次回去,也许一场惩罚是免不了的了,但是,应该还可以保住这条命的。

  突然,后面的士兵喊了起来,“不好了,船漏水了!”

  孙羽赶紧跳下甲板,进入到船舱里,只见船舱里已经聚了好多水,但是却找不到破洞所在地。

  水手们赶紧跳下船,去检查船底。很快又上了船,“大人,船底被人用刀砍了无数缝隙,只怕这船要沉了。”

  船上顿时乱成一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