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单枪匹马戍凉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离任审计现原形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534 2019.05.02 21:00

  张无邪当然不会是连字不会写的。只是这种字其他人不懂而已。

  没错,正是后世连小学生都会做的算术,以“贯”为单位保留三位小数的加减法来计算。

  至于记账?最简单的丁字账户。由于只是简单地核实账目,自然不需要做什么资产负债表之类的报表。

  周掌柜看着张无邪在两张纸上来回鬼画符,心里再一次不屑一顾的想着,哼,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难不成你还能装到明天不成?我今天还真的就不走了,就等着看你小子的笑话!看你还能不能熬到黑夜?

  在周掌柜看来,张无邪在熬时间方面肯定是熬不过自己的,最多到天黑就会装模作样的把自己打发了。毕竟小孩子的耐心,基本上就是三分钟热度。

  的确,少年心性熬不过老奸巨猾,这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然而,张无邪是一般的少年人吗?他们显然也低估了张无邪的耐心。

  当然被低估的还有张无邪的计算速度,那种在纸上鬼画符的计算速度。

  周掌柜到底是没有等到天黑了再奚落张无邪的机会,到下午的时候,张无邪已经完成了所有的账目的清理。

  丁字账户的最后,张无邪按照这个时代特有的方式,在最后写上了一行数字大写,“支出一百零五贯四百二十六钱,收入一百五十九贯二百三十五钱,余现钱五十三贯八百零九钱。加上上次盘账余现钱二十三贯零六十二钱,现钱合计七十六贯二百九十七钱。”

  然后,张无邪再次拿起一张纸,把每一个月的收支情况单列出来。看向周掌柜,“周掌柜,店里现在有现钱多少?”

  “无邪少爷真是天才啊,若是让老朽来,估计没两天是盘不出来的。至于店里的钱,老朽带你去看你就知道了。不知道无邪少爷要老朽给你转交多少钱呢?”

  周掌柜显然不相信张无邪会这么快算出来,还以为是张无邪熬不住性子了才随便写一个数字来吓唬自己呢,我是唬大的吗?

  张无邪自然不会理会他的热嘲冷讽,你愿意倚老卖老那是你的事情,但是我没有义务配合演出。

  “周掌柜,不是我要你转交多少,而是该你转交多少的问题,我想你还没有弄明白吧?这十个月来,店里经营支出一百零五贯四百二十六钱,收入一百五十九贯二百三十五钱,余现钱五十三贯八百零九钱。加上上次盘账余现钱二十三贯零六十二钱,现钱合计七十六贯二百九十七钱。这就是你应该转交的数目。”

  周掌柜听到的第一反应就是跳脚,“不可能,没那么多钱。”但是仔细一想,应该差不多吧,自己这段时间不是给自己购置宅院就挪用了三四十贯,现在店里别说七十六贯,就是十六贯都没有了。

  上一次东家亲自来不也是没有盘账吗?谁料到突然就来了一个小屁孩来当掌柜,还要盘账,这不是搞突然袭击吗?这可怎么办啊?不行,我得看看账本,不能让这孩子把我敲诈了。

  周掌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盘过了,我还没盘呢,待我再来盘一次。”

  张无邪也是被这家伙给气乐了,刚才我盘账的时候你在那边装世外高人,现在一听转交现钱你就跳脚了啊,好,既然你要折腾,本少爷就陪你折腾。

  “周掌柜所言极是!小子有个提议,倘若周掌柜以为小子盘的不对,不妨再请这宣州城里当掌柜的高手,大家都公认的,邀请一两位来协助,一则是监督,二则也是图个公正,这邀请的费用小子出,周掌柜以为如何?”

  周掌柜愿意去请别的掌柜吗?当然不会,因为他知道自己挪用了店里的钱,但是究竟挪用了多少,自己也没有记过账,鬼知道会盘出什么结果?

  然而,形势比人强,这个时候要是退步了,那就意味着自己心里有鬼了。只好木然的点了点头。

  张无邪把手一招,“岳不群,过来。跟我说说,宣州城里比较有名气的盘账高手,给咱们请两位过来。”

  岳不群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少爷,不,东家,这宣州城里最有名的当然是谢公楼的刘掌柜和眺北楼的魏掌柜了。就是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来?小的去试一下。”

  “好,你就说我们请他盘十个月的帐,两贯钱的报酬。”

  事情出奇地顺利,这两位宣州掌柜行业的大咖居然都来了,除了张无邪开出的报酬之外,他们对于周掌柜贪墨东家钱物败坏宣州掌柜行业名声的行为早就看不惯了。

  于是,三位掌柜盯着一本账本,拿出算筹开始盘点,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才盘出来了三个月的账目,和张无邪的结果一对,居然一文不差,这不禁让两位掌柜对于张无邪的算法十分称赞。不想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半天时间就盘出来了十个月的账目,还如此精准。

  吃过晚饭,张无邪征求两位老掌柜的意见,是否需要明天再盘,然而这两位居然坚持要连夜盘出来,张无邪只好去睡觉了,让牛虎在一旁看着。

  周掌柜虽然不情愿,但是看着刘掌柜和魏掌柜,只能默默的继续。他在看来张无邪的结果之后,已经开始确信自己亏空的数目了。现在店里最多超不过十五贯钱。按说本来不应该有这么多,自己购置宅院也就花了三四十贯,还空着二十贯以上,这些都是自己多半年来胡乱花出去的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是没商量的。可问题是自己从哪儿找这二十多贯钱来填这个坑啊。

  于是,周掌柜想到了逃跑,但是这两个家伙居然要连夜盘账,自己怎么能逃得出去啊。

  他只能硬着头皮扛着,不但牛虎那小子盯着,岳不群那个家伙也在盯着自己。

  张无邪自然不用担心这些事情,他只是负责睡觉,这一天的经历也是够丰富的啊,主要是心累,于是很快就睡着了。

  张无邪是被岳不群叫醒的,说是帐盘完了。张无邪展开迷迷糊糊的眼睛问岳不群,“几点了啊?”

  岳不群一愣,什么几点?什么意思?张无邪意识到自己睡糊涂了,只好摸摸额头,再次问,“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少爷,已经是丑时三刻了。”大致就是半夜两点半,没想到这两位这么敬业啊,要是在后世,恐怕也就写小说的才是这个点下班了。

  “帐盘出来了吗?”这是张无邪最关心的事情。

  “少爷,和您盘的一丝不差。”

  张无邪只好起来,先是安顿请来的两位掌柜在店里歇息,然后让人把周掌柜看了起来,晚上由岳不群和另外两位伙计三个人陪着,一要防止逃跑,二要防止这家伙想不开自杀什么的,那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店里的现钱只有十五贯过一点,整整差了六十贯有余。

  真想不通这位怎么就有那么大的胆子。

  这酒楼,亏大了啊。

  这天晚上,其实不只是张无邪没有睡好,大家都没有睡好,牛虎和两位请来的掌柜只是后半夜睡了不到两个时辰,而岳不群几乎是一夜未眠。

  当然一夜未眠的还有周掌柜。他主要是想着看能不能逃跑。

  当然,牛虎是绝对不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后半夜,牛虎也没有睡踏实。

  天亮后,张无邪第一件事情并不是操心周掌柜的事情,而是先找刘掌柜和魏掌柜,请人家来忙了大半夜,报酬还没有给是说不过去的。再说了,自己以后要在这宣州城里混,还离不了这两位掌柜行业的大佬的捧场。

  虽然张无邪年纪还小,但是两位掌柜并没有一点的轻视之心,一则这个时代十四岁的男子都可以娶妻成家了,二则是张无邪昨天表现出来的手段,其稳重善谋老辣果断丝毫不下于成年人,就凭这一点,没有人把他当做小孩子看待。

  关键是张无邪那神奇的算法,更是让他们震惊,把他们花了接近六个时辰盘才出来的帐居然只花了两个时辰就盘出来了,而且还丝毫不差!

  这意味着什么?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这意味着一场掌柜行业的变革!

  一种全新的更加便捷更加简单的记账法的诞生!

  所以,当张无邪一大早去见这两位的时候,两位掌柜居然一分钱的报酬都不要了,这让张无邪多少有点始料不及。两位掌柜扭扭捏捏了半天,才说出了他们的愿望,那就是想学习张无邪的新式记账法。

  张无邪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的简单的算术,居然让这两位如此羡慕,还好半天为难地说不出口。

  于是张无邪便迅速答应下来了,这事简单。虽然在这个时代,这东西只有他一个人才懂,但是在张无邪的观念里,知识本来就是一个被传播的东西。

  这让两位掌柜大喜过望激动不已。

  要知道,在古代很长一段时间里,知识都是垄断的。虽然孔子早就提出了“有教无类”,然而实际上,这些想法很大程度上都是一种奢望。由于古代印刷术的限制,地主豪强对于知识的垄断持续了好多年。

  一直到了唐朝,经过了李世民和武则天两代皇帝的大力打击,才打破了豪强对于知识的垄断。

  然而,上千年形成的垄断知识的恶习的影响,却依然根深蒂固的扎根于每一个人的心里,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观念深入人心,每个人都敝帚自珍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所以当两位掌柜听到张无邪愿意给他们教新式记账法的时候,两个人都是一种狂喜。

  狂喜过后,两人却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愧疚,毕竟对方是一个小孩子,这样很容易让别人感觉是两个老狐狸在欺骗一个小孩子,传出去不好听,于是两个人都想着是不是应该给张无邪一笔学费。

  对于这个,张无邪自然是来者不拒,自己的知识也是当年交了学费的。但是今天显然是教不成了,毕竟今天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关于周掌柜贪墨东家钱财的事情,还要到官府去报官。

  周掌柜这时候顶着两个黑眼圈,显然是一夜未眠。岳不群和两个伙计死死地盯着他,逃跑就成了一种奢望。

  平时花钱的时候不觉得多,只管从店里的份子里取,直到这时候才发现,居然亏下了这么大的坑!现在他除了跑路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即使把宅院低了债,依然还亏空着二十贯!

  把他卖了也不够!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