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单枪匹马戍凉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民生不安话安州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107 2019.05.11 21:00

  安州境内地势相对平坦,尤其是南边,是江汉平原的一部分,沃野千里,按说本来就是民生富足之地,然而进入安州之后,张无邪才发现,原来一切都和想象中的大不一样。

  后晋对于黎民的压榨可以说是五代时期最为严酷的,石敬塘父子为了孝敬契丹,都要大量的压榨老百姓。再加上后晋统治期间,君臣极其奢靡,偏偏的又遇到了旱灾和蝗灾,几乎每年都有数万人因饥饿而死。

  安州自然也不例外。

  安州的义军基本上都是由饥民组成的,主要有蜜蜂寨,太平寨和月落岭三股势力,其中蜜蜂寨有大约一千人,太平寨和月落岭都只有三百人左右。

  而且这三股实力的装备也都很差,根本无法对安州节度使刘遂凝造成威胁。

  但是他们也有优势,那就是他们出则为军入则为民,利用地形优势和群众基础,随时可以出来骚扰安州守军,也是让刘遂凝不胜其烦。

  但是安州毕竟有一万守军,而且都是正规军。

  终于,在经历了两个月的不堪其扰的时候,刘遂凝终于怒了。虽然说契丹人走了,我没有靠山了,但是你们也不能这么欺负老实人吧?老虎不发威你还以为是病猫呢?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刘遂凝设了一个局,率领五百人出城,却在目的地埋伏好了一支三千人的精锐,等到三支义军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伏兵齐出,反而被包了饺子。

  于是,一场大战就此展开。虽然说官军占据了优势,但是义军却是胜在地形熟悉,结果,本来应该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最后居然纠缠了好久。

  尤其是那些义军,大多数是饥民出身,本来就已经没有活路了,这时候更是拼了命,抱着破釜沉舟的想法,借着哀兵必胜的悲壮,在背水一战之下,这些一盘散沙的义军最后在快要被打散的时候居然展开了游击战,给予官军极大的杀伤。

  最后这些义军几乎是全军覆没,而官军也是元气大伤,三千五百官军折损过半,其余的也都失去了战斗力,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参与战斗了。

  于是,刘遂凝也只能紧急关闭城门,龟缩不出了。

  听到这个消息,张无邪也是十分无奈。

  归义军此时已经沿着府河北上,进入了古云梦泽一代,当然,这时候的云梦泽已经干涸,成为万顷良田了。只是,产出有多大,压迫就有多大,这里的平民并没有富裕起来。

  张无邪和韩熙载申师厚等人商量后决定,干脆就在此暂时歇息。这里处于安州和复州、鄂州三交界处,所以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至于给养,带来的还可以支撑十几天。同时放出探马了解安州的动向。

  在了解了安州的情况后,张无邪也是只能苦笑,这家伙激起了民间的愤怒之后居然闭门不出,张无邪想要投机取巧的想法也只能落空了。

  安州附近是一片平原,最近的山也是在城西二十里,这样一来,七千归义军一旦出现,就直接暴露在守城士兵的视野之下,根本没有发动突袭的可能性。

  难不成要打一次硬拼硬的攻城战?

  说实话,这种硬磕硬的战斗,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既是一种十分残酷的挑战,也是一种难得的锻炼。只要在这种血与火的考验里胡下来,绝对会成长为无所畏惧所向无敌的勇士。然而,张无邪现在只有这七千余人,还经不起折腾。

  于是归义军的第一次正规的全体军事会议就在云梦泽召开了。

  对于如何攻取安州,大家一致认为,必须要在尽量短的时间里攻下这座城市,一方面是因为归义军的给养不允许大持久战,一旦没有了给养,就只能向民间征收。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从此以后,归义军再也别想得到这片土地上的民众的认可。

  这显然是杀鸡取卵的做法,而张无邪也不忍心如此。尤其是经历了后世人人平等的社会秩序之后,张无邪总觉得,没有为这片土地上的民众做出任何贡献就向民众索取,这是一种极其野蛮的流氓行为。

  还有一个因素也是决定了归义军不能打持久战,那就是刘知远已经从河东开始动身了,如果不赶紧,那个名为杨承信的家伙,就会在七月进入安州,奉刘知远之命来做节度使。

  所以,他必须要尽快的搞定刘遂凝,完了之后还要去复州,复州防御使王彦超也不是省油的灯,这家伙可是连后来的宋太祖赵匡胤都敢于给脸色的人。

  历史上第一个给赵匡胤脸色的人就是王彦超,按说也应该是这一年发生的事情。赵匡胤这时候还是一个年仅二十岁的小伙子,正是报国无门的时候。前往复州投奔王彦超,结果被王彦超赶走了。

  想到这里,张无邪在想,是不是派人在复州等着,把这家伙收在账下?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吧,万一这家伙也给他搞一个陈桥兵变什么的就得不偿失了。

  这是一代枭雄,能要死的就不要活的。养一只猎狗可以打猎,但是养一只老虎那就是找死了。

  还是先想想眼前的事情吧。

  最后,张无邪还是决定搞奇袭。毕竟他们一行人给刘仁瞻搞了一个声东击西,顺便迅速过了鄂州,但是随着李璟派人在这个南唐通缉他们,鬼知道这老头会不会发疯的来找他拼命?

  万一这家伙小心眼记仇怎么办?

  接下来的两天里。张无邪派人开始全力为这一次进攻安州做准备了。他准备的秘密武器依然是“铁菠萝”,这是最便捷的办法。

  这个时代对于火药的应用是非常简单的,只是应用了火药的燃烧功能,而没有用它的爆炸功能。唐末出现的火箭,其实就是在箭矢上面绑一个火药盒子,点着了射出去。

  而“铁菠萝”作为南唐版的手雷,其威力是极其巨大的,而制造工序也是比较简单,所以它自然而然就成了一种比较好的选择。

  将士们接连赶了四天的路,也是十分辛苦。虽然说是三班倒,但是在船上睡觉也并不是一种美好的选择。

  更何况也睡不踏实。虽然说一路上有惊无险,但是那实际上是因为他们幸运,也是张无邪计划的好。要不然接连三个州你一个一个的打过来试试?鄂州的刘仁瞻足以把这支军队全部留下来。

  现在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但是张无邪还是放了警戒,千万别大意失荆州。

  两天后,军中的铁匠们终于打造好了几十个“铁菠萝”,全部都填装好了火药,归义军将士们经过两天的休息,便开始向着安州进发。

  安州城里的刘遂凝,此时也是一脸无奈,堂堂一个节度使,居然会被老百姓搞的烦不胜烦。关闭了城门,那些乱民自然不会进城给他添堵。但是前两天居然有刺客在城中向他行刺,弄得他现在几乎不能出门了。

  他也知道问题的根源,归根到底在于他是耶律德光任命的节度使,安州在天福五年就已经降为防御州,已经有七年没有节度使了。耶律德光南下之后,把安州重新升为节度,任命他为安州节度使,还不是因为他对耶律德光效忠的缘故?

  可是向辽国效忠的人多了去了,凭什么刘知远杜重威之流就混得那么自在,而他就这么憋屈呢?

  刘遂凝很郁闷。

  然而郁闷的事情往往还会接踵而来。还没有歇口气,就有士兵来报,“大人,城外有南唐的军队来攻城了。”

  什么?南唐的军队?这儿里的最近的就是鄂州的刘仁瞻了,难道是这老头不甘寂寞了?

  于是,刘遂凝赶紧传令,让加强戒备,自己带领一队亲兵登上城头。

  城外,距离安州南门不到一里的地方,张无邪下令军队停下来,排开阵势,五百神武军衣甲的将士站在中军位置,打起了齐王李景达的大旗。

  城上的刘遂凝一看,至少要有七八千军队啊,现在他在安州城里的军队也就是这个数目,加上自己是守城的一方,他倒也不是太担心这座城能不能守得住的问题。

  他担心的是南唐派一位亲王出征的意义,是不是南唐要借着机会北进中原了?如果是那样的话,眼前这就是一支先遣军。

  不能怪刘遂凝想得太多,毕竟这是一位亲王出征啊。南唐是什么国家?那可是南方诸国最为强大的存在,前两年直接就把闽国给灭了,难道说一个闽国还填不饱哪位的肚子吗?

  而且他也不想想,一位南唐的亲王出征,就只带领七八千人马。那么,其他的人马在哪儿呢?

  难道是设了埋伏?心还是先了解一下对方是什么想法。

  于是,刘遂凝便令身边的虞侯一挥旗子,果然对方军中便走出来一位青年将军,年约二十出头,坐在马上,径直走到了城墙前一箭之地。

  刘遂凝一看,就知道这位不可能是南唐的齐王,便道,“在下安州节度使刘遂凝。我安州与你大唐向来秋毫无犯,今日为何提兵相见?可否请转告齐王殿下,刘遂凝何时得罪了大唐?”

  城下的林仁肇一听,这是未战先软的节奏啊。

  也不能全怪刘遂凝,他没有底气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