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单枪匹马戍凉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归义大旗麒麟山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194 2019.05.07 10:00

  岳不群跟在张无邪身后,搞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这位少爷一直和韩熙载关系不错,即使有什么事情,只要渡过难关,这位少爷绝对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张无邪到“何记铁匠铺”只要打造一件东西:“铁菠萝”。数量不限,能打几个算几个,坚决不要百炼钢,就用生铁,越脆越好。何掌柜表示,如果连夜打造,估计到明天早上可以打造三到五个。

  走出“合计铁匠铺”之后,张无邪便带着岳不群又去了几个地方,卖了一些硝石和硫磺,便回来了。

  岳不群小声问张无邪,“少爷可是要合火药?这东西不让民间买啊?”

  “哦?那你说咱们怎么就买到了?”

  “啊,你是说……”岳不群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没错,这两家店铺没有一家是私营的,这都是人家看在韩大人的份上放了咱们一马。”

  张无邪感叹一声,也只能将周宗这个人情默默地记在心里,然后又问岳不群,“明天我可能就要走了,而且你也看得出来,我就要浪迹天涯了甚至很可能会丢掉性命,这酒楼你就自主经营着吧。经过这件事情,可能会让生意受影响,等这件事情过了,也许就好点了。如果我以后还能回来,酒楼咱们一人一半,如果我不能回来,这酒楼就是你一个人的了。”

  “少爷,您想多了,是您让我从一个伙计成了掌柜,虽然只有不到一个月,但是那也是掌柜啊,还给我教会了新式记账法,所以我还是想跟着您。”

  “如果我要你留下来呢?”

  “那我就留下来。”

  “好,我希望你以后能够在每一个有节度衙门的地方都能够开一所金山酒楼,到那时候,你就是大唐最大的掌柜。”

  张无邪这样做的目的并不只是让岳不群开酒楼赚钱那么简单,而是希望以后能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情报网。很明显,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张无邪知道自己再也无法过那种安稳的日子了。

  而申大叔他们很显然在谋划着一些事情,显然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很可能,张无邪从此以后就要与那些军中汉子一起开始到处流浪了。这时候,能够有一张属于自己的情报网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到晚上的时候,热气球基本上缝好了一大半,张无邪让大家赶紧了,连夜缝好,同时又命伙计把沥青倒进一口大锅里熬制,等待融化。

  子时的时候,在大家挑灯夜战之后,热气球至于缝制好了,韩熙载先派人把缝制热气球的妇女让军士送回去,同时张无邪也给众人发了一些钱,也算是辛苦的表示。

  然后张无邪和岳不群一起把所有的连接处全部用融化的沥青浇了一遍。伙计们下午早就做好了吊篮和悬挂的大火盆。张无邪指挥大家把热气球和吊篮等连接好了,然后开始生火。

  大约半个时辰后,热气球完全的膨胀起来了,张无邪和韩熙载坐进了吊篮,一边命伙计们拉紧绳子,一边加快燃烧石炭,很快,热气球开始向上升起来了。张无邪让伙计们徐徐放绳子,热气球缓缓上升,大约升起一丈左右的时候,张无邪熄了火,热气球开始慢慢的落了下来。

  因为时间太紧了,这个热气球最多能带三个人。膨胀的时候,基本上占满了整个金山酒楼的后院。他让岳不群明天一大早就把热气球点燃,因为他不知道朝廷来的人什么时候会来。一旦对方来了而自己的热气球还没有飞起来,那才叫悲剧。

  之所以选择在对方进城的时候再起飞,也是为了给周宗一个交代,免得李景达找周宗的麻烦。

  然而张无邪第二天等到下午也没有等到朝廷来人的消息。所以他想要给周宗解套的想法注定是要落空了。

  而这个时候的齐王李景达,已经遇到了一场生死危机,本来想着两天的时间赶四百里路应该是完全可以的,但是事情就出在了最后这一段路上。

  距离宣州十余里处,有一座山叫做麒麟山,这座山西边就是有名的敬亭山了。李景达带着五百骑兵正向着宣州方向行进。

  李景达坐在一批高头大马上,旁边是神武军的营指挥使徐象。徐象在神武军已经干了多年了至今还是一个营指挥使,本来他打算如果在这神武军混不出头的话,干脆掉神卫军或者其他营去,却正好遇上齐王征调,而且只征调了他一个营的兵力,这可是难得的接近上司的机会,所以抱一个大腿就显得十分必要。

  所以,这两天徐象也不急,毕竟迟到一天,意味着和齐王可以多相处一天。这支军队虽然是骑兵,但是也并没有放开驱驰。反正所谓的妖人只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又能有多大能耐?

  所以,这一路走的不急,到麒麟山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但是想着也就十几里路,赶一赶也就到了。便稍微加快了一下速度,指望着进城了歇息。

  “王爷此番拿得那妖人和韩逆,必然是大功一件啊,这等重要的事情,也只有王爷才能够胜任啊。”这样的马屁徐象一路没有少拍。

  “本王已经是副元帅了,有大功又如何?我的兄长一个是当今陛下,一个是皇太弟,本王还要什么功劳?”

  “那是,王爷说的是。”

  就在李景达听着徐象如此受用的马屁的时候,一支约三千人的武装已经在麒麟山里等候他们多时了。

  “嗖”,一直羽箭飞过,出其不意的插入了徐象的脖颈,徐象的一个还在酝酿之中的马屁于是只能胎死腹中,闷哼一声从马上栽了下来。

  “敌袭!”“敌袭!”

  一时间人荒马乱。这时候,李景达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已经死了,顿时吓得颜面失色,“快,快来保护本王!”

  而山路一侧的山上,牛大叔正一脸懊恼,“唉,这准头,这么多年没有上战场了,连个人都射不准了,居然让那家伙逃得一命。”

  旁边的申大叔道,“最好活捉,拿住了那家伙换无邪出来。”

  于是,两边山上顿时箭飞如雨,下面的骑兵慌乱了起来。一时间,中箭的战马乱窜,又从中箭落马的伤兵身上踩过,使得队伍更加凌乱。瞬间就有几十人死于非命。

  李景达慌乱了片刻,终于发现自己居然进了一出两边都是山的峡谷,整个地形就像是一个口袋一样,自己一行人正好进了口袋。为今之计,是赶紧快速的通过这段峡谷,尽快赶到宣州求救,说不定还能活命。要不然,自己看就折损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立刻大喊一声,“快,保护我向前冲,前面离宣州不远了,出了这峡谷就安全了。快往前冲!”

  然而,就在李景达率军向前冲的时候,山上突然滚下来了许多滚木,有的甚至还带着一些枝叶,很显然是刚刚砍下来的,虽然看起来不咋地,但是用来阻挡李景达的骑兵,显然已经足够了。

  转眼间,已经又有几十名骑兵倒下了,或者是被滚木砸中了脑袋,或者是被砸到了马腿,从马上掉下来,甚至来不及起身就被战马压住了身体。后面的马受惊了,疯狂的向前乱窜,将前面倒下的人马悉数踩在脚下。

  一时间鬼哭狼嚎之声接连不断。一阵功夫就折损了上百人。

  关键是前方的道路上横七竖八地堆满了滚木,战马根本就跑不起来。冲锋一下子被打断了。

  三四百人只能在原地打转,受惊的战马也止步不前。还没有见到敌人的影子,五百人就已经折损了两成,这让李景达十分憋屈,死伤了一百人,还不知道敌人是谁!

  李景达当下大怒,指着山上喊道,“何人敢如此大胆,袭击朝廷军队?”

  前方路边转过来一支人马,约有千余人的样子,当然主要是步兵。在距离李景达两百步左右的地方停下来。当先一人骑在马上,一身布甲,“齐王殿下,申某人等候殿下多时了!”

  来人俨然是申师厚。

  对面虽然大多数是步兵,只有十余骑马,但是胜在人数占优势。对于李景达来说,他不仅要应对前方的敌人,还要防止两边山上的人。

  “你等何方人马?拦住本王有何意图?”首先要弄清楚对方的意图,这才是最主要的。只有弄清楚了对方的意图,才能够对症下药。

  “我乃归义军张大王麾下余部,来此江南找殿下借一样东西。”

  “归义军?归义军不是已经灭了吗?”

  “哈哈哈,大王血脉犹在,归义大旗不倒!”

  “你等找本王借什么?”

  “只是借齐王殿下一用。”

  “放肆!本王千金之躯,哪有功夫随你等戏耍!”李景达顿时大怒,一拍马便朝前冲了过来。

  申师厚一挥手,“放箭!”

  顿时,山两边箭矢如雨,前方的步兵也是跪在地下,拉开弓,向着李景达的神武军射过来。

  马上的骑兵只顾着拿兵器拨打箭矢,根本就来不及拿弓箭还击。

  要知道,申师厚这次可是带了全部家底,将近三千人,全部是归义军的老兵,清一色的西北大汉,百战老卒,岂是这些常年不出金陵的神武军能够抵挡的。

  再好的装备也要人来使用。

  李景达看着身边的军士一个个的减少,心理慌张的要命,他知道自己今天可能是跑不掉了。

  不仅是他,包括他带来的神武军,都可能一个都跑不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