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单枪匹马戍凉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鄂州饥民暴乱起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2110 2019.05.30 10:00

  周廷构最终还是完成了军粮的征购任务,而且花了比平时少了一半多的价钱,当然,多出来的钱,自然是进了周大人的腰包。

  这次军粮的征购任务,让周大人十分开心,他巴望不得这样的事情多几次。

  一场军粮征购,使得鄂州迅速的衰败了下去,周廷构走的时候,还带走了鄂州的五千军队,用以补充前方的作战部队。

  这样一来,聚集在洞庭湖口的南唐军队,已经达到了一万余人,如果再过一段时间,那些受伤的士兵再恢复一些,到时候就足足有一万二千人,完全可以和魏璘的荆南水军一较高下。

  至于鄂州城里的事情,那就不是周大人能够想得起的了,借用一句后人的话,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

  强行征购军粮,使得许多商户都跑了,逃离了鄂州,大街上的许多店铺都已经关门,尤其是粮店,几乎是一扫而光。那些被迫以低价卖粮的粮商,在不得不出售了粮食给周廷构之后,带着卖粮食所得的仅有的钱,离开鄂州,另谋出路。

  周廷构走了,但是他留下的隐患才刚刚开始发酵。

  在周廷构离开的第十天,因为缺粮导致的问题终于爆发了。十天的时间,足以让许多市民家里的存粮消耗的七七八八。

  市民家里的粮食不像农民那样,可以储备一年甚至几年的粮食,他们一般只需要储备半个月的粮食。没有了?街上去买就是了,没有必要专门在家里修建一个储备粮食的仓库啊。

  然而,有一天,他们突然发现,街上的粮店居然关门了,这时候他们才开始着急,但是这时候着急也已经不起作用了,粮店的老板早已经跑到了另一个城市。

  这时候,就有人去城外的地主家里买粮食,但是,现实却给了他们当头一棒,因为,地主家里也没有余粮啊。

  这本来是一句笑话,却突然变成了现实。

  因为地主为了防止粮食被强行征购,只留了自己吃的,其余的全部卖到了复州。复州的商人很讲诚信!

  人活着,总是要吃饭的,这个时代还不像后世,可以有各种炒菜,米饭仍然是鄂州市民餐桌上最主要的饭食。如果真的要去吃菜,可能大多数人都会饿死。即使靠水吃水,能够吃得起鱼的毕竟都是老爷们。对于普通市民而言,他们就是要吃米。

  甚至,街上的饭店都关门了,因为无米下锅啊,因为米都被周大人买走了啊。

  没有米下锅的市民只好去求官府,但是,节度使刘大人和节度副使孙大人都去洞庭湖打仗了,只留下一个节度推官,面对眼前的局势他也是无能为力。

  于是,鄂州城里的盗贼在一夜之间多了起来,甚至还有人偷到了节度衙门。

  当然,节度衙门的米很显然不是那么好偷,贼人很快就被抓住了,并且被夹在衙门前的广场上示众,希望能够起到警示作用。

  然而,杀鸡给猴看这种事情,有一半都是在猴子怕死的情况下才能够吓住猴子。但是这时候的鄂州市民,已经不是那只怕死的猴子了,而是随时面临着生死危机的猴子,这种吓唬对他们已经不起作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那些被示众的“鸡”,不但没有吓住“猴子”,反而在暗示这那些还没有觉悟的“猴子”,有一个新的地方,等待你们去开发。

  是啊,什么地方的粮食会比节度衙门还多呢?于是,第二天晚上,数百人开始冲击节度衙门,抢夺粮食。

  当然,这些都被节度衙门的士兵们镇压了。

  但是,百密难免一疏,还是有些市民进入了衙门,而且拿到了粮食。这是很具有示范效应和象征意义的事情,第三天,就有一千多人的队伍冲击节度衙门,当然,其他地方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骚扰,不管是富人家里还是官府。

  甚至还有人找到了器械库,当然,他们什么器械也没有带出来。

  随着鄂州城里粮食的稀缺,城里的暴乱事件越来越严重,最后发展成了市民与驻军之间的直接的对抗,一场大规模的骚乱终于爆发了。

  最后,骚乱被平定了,毕竟是手无寸铁的市民,而且也没有组织和领导。但是原本就萧条了不少的街道,更加冷清,而且,多了一丝血腥。

  许多人都只能离开,如果有选择,他们一辈子都不愿意再来这个地方。

  鄂州城外的江边,谢冉带着一群人正在开设粥棚。谢冉也是地地道道的鄂州人,当他听林仁肇说鄂州可能要发生饥荒,需要人去鄂州救济市民的时候,他便主动站了出来,带着当初投降的弟兄们来到鄂州。

  毕竟是自己的乡亲啊。

  谢冉看着眼前排着队走过来的市民,有的人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强忍着难过,把桶里的粥舀到眼前的碗里。

  “江边有船,喝完粥就坐船过江去吧,去复州,那里会给你们土地的。”

  谢冉一遍遍的重复着这些话语,想不到,那个该死的周大人居然造下了这么大的孽,看着眼前的饥民,谢冉已经有些麻木了。

  “谢谢大哥哥。”

  一个稚嫩的声音,把谢冉从沉思中唤了回来,谢冉一看,原来是一个至于八九岁的小女孩,穿的破破烂烂的,让谢冉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于是又给小女孩的碗里多舀了半勺。

  ……

  而这时候的周廷构,一点也没有被诅咒的觉悟。前段时间,躲在洞庭湖里的荆南驸马倪进知,终于被南楚的岳州团练使魏叔嗣逮住了。倪进知的一千人,在魏叔嗣的绝对优势下,没有任何的悬念发生,半天的战斗之后,洞庭湖里不再有任何荆南的活人存在。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周廷构和刘仁瞻,自然是十分开心。招呼语可以直接西进,寻找魏璘决战了。

  “大人,直捣江陵府,活捉南平王,已经指日可待了。不世之功,即将落入大人之手,恭喜大人!”

  “荆南能够在此坚持几十年,绝不是我等一军之力可灭的,周将军还是要小心谨慎,我们的对手是一个狡猾如狐的家伙啊。”

  “是,大人。不过他就是再厉害,也逃不出大人您的掌握。”

  刘仁瞻依然不为所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