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单枪匹马戍凉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摇唇鼓舌拍卖会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2255 2019.05.24 10:00

  人是一种有惰性的动物,一般人只要能够苟且生活,大多都是不喜欢去冒险的,尤其是在农业经济社会里,诗和远方往往是不再为苟且而担心的时候装逼的时候才需要的,并以此彰显高人一等。

  侯三锤一直都是只有苟且,诗和远方一直离他很遥远。尤其是在每天从库兵的屁股里检查是否有被偷盗的库银的时候,诗就已经离他远去了。

  而远方也是在安审琦的压迫下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如今,侯三锤的机会来了。作为司库,侯三锤有着负责执行粮食出库的权利,现在缺少的,只是一纸文书。

  这个也难不倒侯三锤,当年给安审琦当了那么多年的掌书记终究没有白干,于是,进过张无邪的协助,一个晚上的时间,一直调运军粮的文书就火热出炉了。

  资本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更何况这一次做的是几十万贯的无本买卖。于是,侯三锤在把妻子送出襄州,并由赵匡胤派遣亲卫直接送往复州之后,这份文书就送到了临时看家的安审琦的儿子的手上了。

  于是,城中的闲着的军队立即运转了起来,两千士兵开始不知疲倦的往城外的码头上运粮,一天的时间,襄州城里的百万斤军粮在一夜之间不再姓安,沿着汉江顺流而下。

  郢州的尹实根本就没有阻拦,毕竟这是大摇大摆的过来的,船头上还插着安审琦的令旗。

  而侯三锤也是在城里大摇大摆的活动,一直到琉璃拍卖会开始的前一天夜里,才由赵匡胤亲自护送出了襄州,而且,赵匡胤还给他派了二十个亲卫,保证把他护送到复州,与家人团聚,从此以后,来去自由。

  赵匡胤并没有要杀人灭口的想法,毕竟,还是要讲信誉的啊。

  襄州城里安审琦的儿子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一场,继续在襄州最大的青楼里偎红倚翠,流连忘返。毕竟,好不容易有一个没有监管的机会,不出来放松一下,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这个夜晚没有一丝的异常。

  第二天,日头刚刚升起来一竿子高,仙客来酒楼已经是人满为患了。两百亲卫已经里里外外把整个酒楼围了起来。而襄州城里各方的风云人物也都陆续来到了这个酒楼的大厅里。

  大厅里的不知早已变换了模样,都按照张无邪的要求重新做了调整,午时一到,赵匡胤高喊了一声,顿时,吵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正中后方的一个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岳不群不慌不忙的走了上去,站好。

  “诸位,在下岳不群,近日,岳某从一胡商处得了一批琉璃器,今日就卖与大家。首先,岳某与诸位先说说这拍卖的规则。”岳不群先是向着众人团团地作了一个揖。

  “琉璃器有限,想要的人却是比较多,所以,只能价高者得之。这些琉璃器,分为大件和小件,小件较多,主要是妇人女子的簪花之类,稍后会售出。

  首先要卖的是大件。这些琉璃器出自海外昆仑州之西,经海外琉璃匠人精心雕琢,无一不是巧夺天工之作。岳某将其逐一取出来,供大家观赏,有中意者便可叫价,直至无人喊价为止。

  下面,将是第一件,请取上来。”

  于是,赵匡胤便拿着第一件琉璃器走上台子,蒙在上面的红布取开,一只上山猛虎显现了出来。

  “诸位,岳某知道,这襄州城里乃是藏龙卧虎之地,究竟哪位是这里的猛虎,来日的虎将,就看这只出林猛虎认谁为主了啊,底价,五千贯,每次加价不少于一百贯。诸位,请。”

  “我出五千贯,谁都不要和我抢,要不然,老子要他好看!”喊得如此嚣张的正是安审琦的儿子。

  张无邪一丢颜色,站在安审琦儿子身后的两个便衣亲卫瞬间向前,一把刀子抵住了安公子的肋间,吓得这位官二代瞬间不敢动了。

  上面的岳不群也是看到了这一幕,便道,“威胁他人者,警告一次,再敢如此,立刻送你出去。安公子,是否还要叫价啊?”

  “不,不……不……啊,叫……叫……”安公子顿时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众人虽然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都知道,这位安公子遇到了狠茬。

  “姓安的,别人怕你老子,俺赖老八不怕,六千贯我要了!”

  众人一听,不得了了,桐柏山里的强盗居然也赶来拍卖会啊。

  由于安审琦的儿子和桐柏山的强盗都出面了,众人自然也不敢和这两位叫价,这件琉璃虎也是令众人不敢再喊,最后以六千贯的价钱让赖老八买走,这让岳不群郁闷不已。

  “诸位,这第二件还是一只琉璃虎,哪位将军愿做虎将,便可买回去图个吉祥。还是和刚才一样,五千贯起价,每次加价不少于一百贯。”

  襄州城里留下来的军官,其实都是安审琦平时并不器重的,所以对于成为虎将的渴望更甚,这一次都争得相当厉害,奈何这些人也都没有太多的钱,最后这第二只琉璃虎以七千三百贯收官,

  “第三件是我等经商之人最爱,乃是一件琉璃貔貅,不怕大家笑话,岳某家里就有这么一件。岳某每次行商出门,都要给他烧一炷香,求他保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反正岳某经商这几年倒是极为顺利。琉璃貔貅,低价六千贯,每次加价不少于一百贯。”

  这一次遇到的都是有钱的主,因此竞价十分激烈。

  “七千贯!”

  “何掌柜,亏你那么大的生意,七千贯也不嫌丢人!马某八千贯!”

  这位可真是狠人啊,一下子涨价一千贯,让刚才那些军官们惭愧不已,他们很想把这家伙拉下来问候一下,哄抬物价是怎么回事?

  “八千五百贯!”

  “八千八百贯!”

  “九千贯!”

  ……

  最后,这只琉璃貔貅被以九千六百贯拍下。

  紧接着,一只只各种各样的琉璃器被拿了出来,让襄州的这些商人们惊讶不已,看俺人家,这才叫金山,居然有这么大的财力和魄力,相比较之下,自己这点生意简直就是小打小闹。

  两个时辰不到,八十几件大件全部拍卖完毕,所有拍下琉璃器的人都到后院交接钱物,而赵匡胤则是带着亲卫们再前面售卖一些小件,比如簪花和步摇,吊坠等物。

  毕竟,对于那些普家庭来说,要一次性的花几千贯铜钱卖一件琉璃器还是拿不出来的。而这些只需要十贯钱五贯钱甚至两贯钱的小东西,则是最适合他们的。

  而且那些贵公子们也不屑于和这些老百姓一起去抢这些没有档次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