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单枪匹马戍凉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南唐新版自行车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091 2019.05.05 10:00

  对于刘掌柜和魏掌柜理来说,算盘显然是一种更加神奇的教具,尤其是看了张无邪的表演之后,两位掌柜就决定彻底抛弃原来的算筹,光是数算筹的数都能够把脑子涨破。

  张无邪的估计没有错,但还是有些偏差。因为两位掌柜除了挂了一个装算盘的锦袋之外,原来装乘法口诀表的锦袋也换了,比以前更大了一些。

  两位掌柜干脆把珠算的加减法口诀也制作成了小木板,同样大小,同样是用鼠须笔书写,蝇头小楷,刷了清漆,还用绳子串了起来。

  好在算盘袋子挂在肩膀上了,因为太大了,挂在腰间走路实在不方便。走路的时候,算盘珠就在里边“刷刷”的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成为掌柜的标配。

  于是,只要听到算盘珠的响声,大家就知道是这两位来了。

  许多同行们开始眼热两位掌柜的算盘了,因为他们见过这两位是如何用算盘在一片“啪啪”响中,将他们的算筹打的落花流水的。往往是他们的算筹还没有摆好,人家的得数已经出来了。

  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吧!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算账方式?两位掌柜自然不会告诉他们,只告诉这是新式记账法,可以让他们看,但是不会给他们教。

  甚至大家要学习他们的账目的时候,他们也放心的把账本拿出来,反正一大堆阿拉伯数字,他们也看不懂。

  岳不群作为金山酒楼的掌柜,也参加过这些人的一些活动,但是他从来不喜欢带算盘。作为年轻人,他的接受能力更强一些,所以他更喜欢用心算,这是张无邪私下里给他和牛虎开的“小灶”。

  用张无邪的话来说,把算盘挂在肩上,那叫做装逼,而装逼是要遭雷劈的。

  虽然两位掌柜并没有遭雷劈,但是岳不群觉得这种事情还是有备无患的好,经不起试验啊。于是他不但不带算盘,也不带乘法口诀表,而且表现的很低调。

  对于张无邪来说,生活已经很有规律了,每天就是说三国和给四个“学生”教算术了,除此之外,偶尔也琢磨一下有什么好吃的菜。

  金山酒楼的生意是彻底的火了起来,张无邪来宣州数天时间就让金山酒楼起死回生,而且在这段时间里,张无邪还让韩熙载心里那个怪异的念头再次萌发,难道说,鲲鹏之子真的存在?

  可是韩熙载派去调查的人回来说,那个村子里的人都是十二年前就搬到这个地方的,那个时候的张无邪才两岁,后来他的父母相继死了,这孩子却是在大家的照顾下长大了。

  虽然“恶人谷”有着太多的秘密,但是一些基本的情况,韩熙载还是能够调查清楚的。张无邪就是原原本本的在这个小村子里长大的。绝不是什么天上掉下来的。

  至于鲲鹏,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下着雷雨,没有人出来,不知道天上飞过了什么,更不知道掉下来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没有掉下来一个张无邪。

  张无邪的出身绝对没有问题。

  但是这家伙的妖孽程度却让韩熙载叹为观止,而周宗也是十分赞叹这家伙的才华和那些出其不意的奇思妙想。一个新式算账法,就搅得宣州的掌柜行业开始齐了波澜。

  最主要的是这家伙的商业头脑,把一个濒临倒闭的酒楼硬是给折腾的红红火火。每天听三国的人把酒楼挤得慢慢的,而且这家伙故意在大家吃午饭的事讲,这不是逼着大家吃他们的饭菜吗?

  偏偏地他们的饭菜还让人无法拒绝。那些新式的烹饪方法做出来的饭菜和其余各家的大不相同,宣州城里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弄得周宗每天晚上吃饭都要唠叨节度衙门的饭菜不可口。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还好,调查的结果让周宗也相信了张无邪的身世,要不然他也会怀疑鲲鹏之子的传说的。

  然而张无邪却对于这两位的怀疑浑然不觉,这天下午讲完三国,牛虎早就等不住了,拉着张无邪要去“何记铁匠铺”,三天到了。

  其实张无邪也想去看看了,只是他有些不好意思去催,既然牛虎催促,也就顺势过去看看,说不定已经做好了呢?

  两个人再也没有了逛大街的心情,一路径直来到“何记铁匠铺”,何掌柜居然真的已经完成了所有的零件的打造。不过店里只有何掌柜一个人。

  “两位少爷来得真是及时,这些东西才刚刚打造好,两位少爷就来了。只是我打了半辈子铁,愣是没看出来这是什么物件?看着这两个车轮,应该是一辆车子,但是我却看不出来这是什么车,怎么安到一起。”

  “这的确是个车子,只是这车子和别的车子不一样,今天干脆咱们就在这里安装,看能不能安装好。”张无邪也是急着想体验一下骑自行车的感觉。

  自行车的安装,最大的问题是这个时代没有螺丝,于是,所有的安装只能全部用铆钉。张无邪把这些零部件按照计划摆放好,然后由何掌柜逐一的用铆钉铆好。等到安装好,已经是天黑掌灯的时候了。

  何掌柜和牛虎看着这辆古怪的车子,对于它能否行走表示了怀疑。因为这家伙站都站不稳,怎么能够走呢?难不成要推着走?

  于是,在何掌柜疑惑的眼光里,张无邪推着南唐第一辆自行车走出门。当然也没有忘记了给何掌柜打个招呼,“大叔,您要记得,这第一辆自行车是你造出来的。”

  说完,就跨上车使劲的朝前蹬着走了。留下后面的何掌柜和牛虎两人,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自行车?这是这种新式车的名字吗?”

  牛虎在“何记铁匠铺”门口也是一阵发愣,这样的车子怎么能走?站都站不稳的车子啊。当然,也只是一瞬间的发愣,因为他的职责是保护张无邪。于是在一瞬间的发愣之后,便发足追了上去。

  其实张无邪这南唐版的自行车骑着也并不舒服,关键是没有轴承,没有润滑油,没有弹簧,没有橡皮坐垫,没有柏油马路……

  张无邪骑着自行车在前面跑,牛虎一路小跑着追赶,好不容易才追上了,“无邪,你这车,真的是……自己……拉……拉的……啊……”

  牛虎已经累得一句话都没办法一口气说出来了。张无邪其实也是苦不堪言,这南唐版的自行车太坑人了,虽然说关键部件打磨的十分光滑,但是蹬起来却是十分费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再厉害的铁匠,也不可能用锤子打出来一个轴承珠啊。

  没有轴承盒子的自行车,蹬起来有多费劲,只有张无邪只知道。

  只是费劲也就罢了,最糟糕的是没有弹簧,没有橡胶轮胎,车子和大街就是硬磕硬的摩擦啊,颠的张无邪在自行车不停地跳动,那一刻,他想到了宋徽宗在辽国滚烫的地板上跳舞。

  还有地面,居然有好长一段路是土路,高低不平,这就是宣州城里的大街啊。

  终于到了节度衙门大街,砖头铺的路了,然而,砖头比泥土更加坚硬。

  自行车的座位是一片铁板,比地面还要坚硬。

  在坚硬的车轮,坚硬的地面,坚硬的车座之间,唯一柔软的是张无邪自己。理所当然的,他也是那个最容易受伤的,一直是骑自行车的渴望支撑着他,才好不容易坚持了这么久。看着牛虎追了上来,张无邪也就顺势下了车。

  跳下自行车的那一刻,张无邪感觉屁股不是自己的了,快要被颠成八瓣的感觉。

  张无邪感觉自己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想到了用百炼钢来制造这自行车,要不然,光是这破路,骑不了几回就能够把这自行车颠坏。

  牛虎一脸崇拜的看着张无邪,没想到这小子怎么这么厉害了,从小到大就没有见过他这么厉害啊。这脑子是怎么想的?

  终于不用边跑边说话了,“无邪,你是怎么坐上去的?你这车子还真的是自己拉自己啊。”

  张无邪把自行车交给牛虎,示意他帮忙推车,牛虎一脸惊喜的结果车把,推着自行车磕磕碰碰的往前走,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这个世界第二个推自行车的人啊。

  “无邪,你教教我怎么驾这个车行不?”

  “好啊,只是你可能需要练习,刚开始可能会摔倒,不过没事,你摔几次就学会了。”

  “你怎么不摔跤啊?你怎么一下子就会驾车了?以前也没有这车,你不也没有练习啊?”

  张无邪无言,总不能我前世就会吧?

  于是,他只能说,“这就是天赋,我不需要学我就会。”

  牛虎一脸懵逼,“为什么你不需要学就会,我就必须要学了才会?”

  “我会盖吊脚楼,你会吗?”

  “不会。”

  “我会编鱼篓会烤鱼,你会吗?”

  “不会。”

  “我会算账会新式算账法,你会吗?”

  “不会。”

  “我会制造算盘你会吗?”

  “不会。”

  ……

  “这不就结了,虎哥啊,这有的人啊,天生就是来打击别人的,你虽然是第一个被我打击的,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咣当”一声,牛虎连人带自行车摔倒在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