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五代十国 单枪匹马戍凉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给你送个铁菠萝

单枪匹马戍凉州 雪无痕a 3154 2019.05.11 10:00

  江文蔚居然带来了四千余人,一时间,百余条战船齐集江面,整装待发,场面煞是壮观。

  就在船队即将出发时,贾崇的那个儿子才拖着胖墩墩的身躯赶了过来,满头汗水,显得那张胖脸更加的油腻,看到韩熙载站在船头甲板上,便向着韩熙载道,“你就是齐王殿下吗?给您行礼了。”

  一边说着,一边便要弯下身子去。韩熙载看着他吃力的样子,便道,“我不是齐王,齐王殿下还在……”

  谁料到这家伙一听不是齐王殿下,顿时大怒,“不是齐王殿下啊?那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啊?你不知道小爷弯个腰行个礼有多累啊!”

  韩熙载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贾崇何等英雄,怎么生了这么一个活宝。

  旁边的江文蔚顿时也怒了,大喊一声“住口!这位韩大人乃是当今文坛领袖,你父见了尚且要礼让三分,岂容你如此放肆!看我不告诉你父亲!”

  “啊!不要不要!韩大人啊,您别和我一般见识,您也知道我这人,嘿嘿……”

  江文蔚道,“我要率军随齐王大人北上出征,你好生照看军中事务。莫要让你父亲失望。”

  “江大人你就放心吧,本少爷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等你来,一定叫你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江州。哦,对了,齐王殿下呢?他见不见我啊?”

  江文蔚不由地叹了口气,指不定这家伙把江州折腾成什么样子呢,毕竟是自己工作过的地方,自己还是有些舍不得。当下也是无心去答应这家伙,便随口道,“齐王殿下喝醉了,不见你。”

  “啊,齐王也喝醉了?啊呀,知己啊,我也经常喝醉。不行,我要和齐王殿下喝两杯,啊不,一杯,就一杯。”

  这活宝估计是还没有清醒,但是在这地方他就是老大,至少是名义上的老大,江文蔚也没有办法。于是申师厚上前一步,拔出刀,喊道,“胆敢冲撞王驾者,杀无赦。”

  这家伙才清醒了一点,马上向后退去,“不喝就不喝,这么凶干嘛。你们去吧,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啊。”

  这幕闹剧过后,众人立刻开船,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鄂州出发,只要过了鄂州,这事就算是基本安全了,不会在担心南唐的大军来追。

  在江州这一折腾,已经到下午了。这已经是离开宣州的第三天了,周宗应该是也已经到了金陵了。所以趁现在开始,还要继续加快速度,执行三班倒的策略,抓紧时间赶路,估计明天傍晚就可以到达鄂州了。

  鄂州的刘仁瞻是一个麻烦的角色,这家伙不好对付。自己这边能够拿得出手的,就只有一个林仁肇。但问题是,在历史上留下盛名的那是几年以后的林仁肇,而不是现在的林仁肇。现在的林仁肇和刘仁瞻对上,估计还不是对手。

  至于申师厚,恐怕也不是刘仁瞻的对手,毕竟历史上的申师厚也并不厉害。那年张无邪去敦煌旅游,酒店里的宣传资料上有介绍归义军的内容,说是申师厚在沙洲也是玩不转,把儿子留下来,自己一拍屁股跑了。

  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张无邪也没有深究,毕竟他不是学历史的。现在想来,估计是看到大王的儿子不争气,也想着再搏一把,结果没有信心才一走了之,也有可能是真的玩不转了。

  总之,张无邪不看好申师厚对位刘仁瞻。

  那么其他人呢?会不会有机会呢?韩熙载倒是个文武兼备的人才,但是他更多的才华应该是在治理国家方面,另外玩玩袖里乾坤那一套应该是比较厉害,但是单纯的军事方面,肯定是赶不上刘仁瞻的。

  江文蔚更不行,还不如韩熙载。至于刘少英等人就更不用想了。

  鄂州因为靠近荆南,后晋,南楚,可谓是四战之地,所以军队也是比别的地方多。一般的地方,一个节度使也就是六军左右,大致就是一万五千人。而一些边州,可以配置一厢,即十军,两万五千人。

  而鄂州,则是十二军,整整三万人。堪称是南唐最大的军镇。而自己这边只有七千多人。人家可以四个打一个,完全可以把你按在地上摩擦的啊。

  而现在,这个南唐第一军镇,成了阻挡在张无邪面前的一座大山。

  看着张无邪愁眉不展的样子,韩熙载道,“不要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

  张无邪只好把申师厚他们六个,还有韩熙载,江文蔚,林仁肇这几个人都找来了,毕竟一人计短。

  然而讨论到晚饭的时候既然都没有一个结果。韩熙载的意思是,实在不行,可以考虑在距离鄂州临近的华容道附近弃船上岸,然后直接走陆路,到安州也就是一百五十里左右。就是这些船只就得扔掉了。

  其实这个办法也是一个好办法,只是张无邪舍不得这一百多条船。一旦弃船上岸,还得留出三分之一的后勤保障,毕竟到达安州之前还是打游击的。这样一来,可以投入战斗的也就只剩下五千多人了,消弱了战斗力。

  说到了游击战,张无邪想到了前世的太祖,他老人家可谓是游击战的高手。张无邪便开始想他老人家的经典战例,看能不能有可以用的。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张无邪已经没有了昨晚的焦虑,他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设想。他下令让船队适当放缓速度,在晚上过鄂州。

  要复制池州的幸运,几乎没有可能,毕竟,三个王继勋绑一块都不是刘仁瞻的对手。但是张无邪还是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齐王的大旗落下了,取而代之的是江州奉化节度使的旗号。

  这样,即使刘仁瞻发现了,也不会那么过分注意,要不然,老将军看到齐王的大旗,绝对会跑过来护驾的。

  傍晚的时候,张无邪让江文蔚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在船上放起了热气球。

  虽然说距离鄂州还有二十多里路,这么长的距离,再加上行动和返回的距离,对于热气球是一个挑战,但是张无邪还是决定提前起飞。

  再一次坐在热气球里边的是张无邪和林仁肇两个人。他们的目标是鄂州城。

  驻节鄂州的武昌节度使刘仁瞻,此时正在解读衙门吃晚饭,他才刚刚从军营里巡视回来。刘仁瞻很喜欢这种生活,每天早晚两次巡营,雷打不动。上午操练士兵,下午操练自己,虽然已经年近半百,但却依然开得硬弓。

  张无邪和林仁肇操控着热气球,一直飞到了鄂州城上空,天色已晚,基本上已经到了掌灯时分了。大街上偶尔有几点灯火,大多数地方一片漆黑。

  这个时代的夜生活就是如此的单调。

  当然,鄂州的夜生活还是相对比较丰富的,毕竟这里是四国交界,既是四战之地,也是商贾通衢之所,往来的客商,同时也繁荣了鄂州的市场。

  最繁华的依然是节度衙门的那条大街。毕竟这是一个农耕社会,政治依然是社会结构中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所以要找到节度衙门还是比较容易的,只需要找灯火最多的那条街,就找到了这座城市的中心。

  两个人想了一下,决定先在节度衙门这里闹出一点动静来,这样才能够更好地吸引刘仁瞻和军队的注意力。

  于是,到了节度衙门上空的时候,将热气球降落到大约一百五十米的时候便开始停留了下来。

  林仁肇点起了火,中午把一颗“铁菠萝”拿出来,就着火把点燃引线,便直接扔了下去,于是这颗“南唐版”的手雷便直接落了下去。

  刘仁瞻一碗饭还没有吃完,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犹如半天起了个霹雳。刘仁瞻感觉那雷霆就在耳边一样,两个耳朵里就像塞了两团羊毛一样,“嗡嗡”直响,一时间仿佛要失聪了一样。

  还没有反应过来,房子便开始晃动了起来,似乎要塌了下来,外边更是火光冲天。

  于是刘仁瞻顾不得耳朵失聪,赶紧起身朝着外边跑,再不跑说不定就会被埋在里边。

  刘仁瞻跑出来一看,只见旁边的厢房已经塌了下来,烟尘滚滚,尘土飞扬,院子里人喊马叫,一片凌乱。

  好不容易耳朵才恢复过来,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回事,突然听到天空中一个声音喊道,“老刘,送你一个雷霆尝尝。还有几个,到东门来取。”

  刘仁瞻抬起头,只见一个巨物直接朝东南飞去。刘仁瞻急忙呼喊士兵用弓箭射,但是一则飞得太高,够不着,二来士兵们仓促之间跑出来,弓箭根本就没有准备。

  很快,那巨物居然飞的影子都不见了。只留下气的脸色发青的刘仁瞻耐着性子收拾这边毁损的房屋。

  然而,片刻后,这边的狼藉还没有收拾好,只听东门又是一声巨响。

  刘仁瞻赶紧组织人手,朝着南门赶去。同时发布命令,调集城外的军队赶紧进城,护卫节度衙门。

  可是,这是雷霆啊,怎么护卫?

  等刘仁瞻赶到东门的时候,热气球还在上面飘着,张无邪再次朝着下面大喊,“下一个在南门。”

  热气球朝南飞去,等到把追兵甩开后,再次升高,向着江边飞去。

  而刘仁瞻又带着士兵全力朝南赶去。

  而城外的江面上,随着鄂州水军朝着城里撤去,归义军的船只迅速的沿着长江向西疾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