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我在东京教剑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 你是笨蛋吗?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3228 2020.05.23 09:31

  藤井停止挥剑,看了眼和马:“看得出来?”

  “是的。你左手有点使不上力。”和马随口胡诌。

  藤井叹了口气:“早上给自己准备便当的时候,不小心碰翻了家里的电饭煲,临时想补救一下,结果用力过猛就拉到手了,饭也洒了,我自己还被烫到了,你看,这里还被烫红了。”

  藤井向和马展示她右手上那一大块烫出来的红斑。

  和马伸手戳了一下。

  “别乱摸,痛的!”藤井捶了和马一下。

  “你也太不小心了,保健室去过没?”

  “一点小伤啦!”

  “别一点小伤,不好好处理下午对练中说不定会恶化。而且,快要决定县大会正选队员了,下午的对练你表现不好的话,可能没法出战。”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师!范!代!”藤井后面三个字特别拖长了音。

  和马撇了撇嘴,之前他在社团活动里就不怎么上心,毕竟刚开学,正是的社团训练差不多是本周才开始,上周大家都没进入状态。

  而且说实话,穿越都穿越了,肯定想着怎么利用穿越者优势多快好省的走上人生巅峰,高中剑道全国大会冠军这种东西,和马看不上。

  另外,之前他的外挂没启动,走剑道道路不一定打得过,还不如考虑下怎么使用自己超前的时代知识。

  所以和马来社团活动,基本都没上心,

  也不能说完全没上心,他看藤井这样的女孩子的时候,还是挺上心的。

  藤井美加子,带着这个年代特有的单纯美好的美少女,有着日本女孩的传统圆脸和糖分拉满的甜美笑容。

  平时在旁边看看,就能收获美好的心情。

  但现在这美少女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和马,脸上是调皮的笑容,再一次拖长音:“师~范~代~”

  和马咋舌,调侃道:“看来有人欠收拾啊。”

  “咦,好像有人忘记了自己和我对战输多赢少呢。”

  和马倒是不意外,刚刚他看到藤井的剑道是无流派四级,而和马的原主自家的流派只练到了3,新当流的6那是和马带过来的。

  有没有流派只是决定了战斗的方式,剑道这东西,其实非常看基本功。

  基本功扎实的高手,光是那个距离掌握的精度,就能让弱者喝一壶。

  所以无流派4干掉理心流3,合情合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和马看着藤井,虽然她在开玩笑,但是现在打败她,说不定能有点小福利什么的。

  藤井一脸坏笑:“我现在左手拉伤,也许是你赢我的好机会哟,桐生君。”

  和马:“你说得有道理啊。”

  “咦,真的要比吗?趁着女孩子受伤的时候为所欲为,想不到桐生君是这样的人。”藤井装出鄙夷的样子,但马上又绷不住笑起来,屁颠屁颠的跑去拿护具去了,“来,时间刚好够,我们比一场。”

  和马不由得怀疑,妈的正主是不是和藤井有一腿啊,好羡慕啊,那我就不客气的接盘了。

  不过,藤井的称呼还是桐生君,日本这边在称呼上其实非常的讲究,从称呼就能判断,以前的桐生和马和这位小姐顶多也就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程度。

  和马一边寻思,一边戴上头盔——因为可以随意使唤的社团新人还没招过来,护具现在还是个人清洗个人的,和马这些天一直在摸鱼,压根就没清洗,现在头套带着一股浓厚的汗味。

  等社团招新了,和马这样的三年生就可以把护具清洗什么的扔给社团新人们了。

  日本学校的体育社团就是这么可怕。

  藤井:“时间不够穿全甲了,就这样打吧。”

  和马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就戴着头盔和手套,完全没穿身体护具。

  “我没意见。”和马耸了耸肩,也戴好手套,然后两个人就回到剑道馆中央。

  藤井直接摆开了架势。

  和马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自己还是按着流程先鞠躬行礼——这是练新当流养成的习惯,不行礼长谷川师父会非常生气。

  藤井笑起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以前不都是慷慨激昂的说这都是陈年陋习,应该破除吗?”

  和马惊了,还有这事?正主思想还挺进步的嘛。

  他也懒得解释了,这解释不清楚,所以直接摆开架势。

  “藤井,我们是不是该赌上点什么?”

  藤井歪了歪头:“嗯……我想想,一周的午餐……还是算了,你赢了我请你一周午餐,我赢了你就绕操场跑五圈,一圈对应一天午餐,很公平吧?”

  藤井应该知道桐生家现在手头不宽裕。

  和马:“这样不公平,就算不输给你,我也经常会被罚跑操场啊。要不这样吧,我赢了让你摸摸头,你赢了让我……”

  “大色鬼!面!”藤井突然发动,大喊着冲上来。

  她的动作相当的洗练,看得出来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锻炼。

  但是和马敏捷的躲开了。

  快速躲闪,拉距离,然后和马摆出了牙突的姿势,发力。

  “面!”

  竹刀的头部准确的命中了藤井的面罩。

  “诶?”藤井一脸懵逼,隔着头盔的网格面罩,和马都能感受到她的疑惑。

  “等一等等一等!怎么就面了?这怎么就面了?”

  和马:“击中了头盔的时候,要大喊面,大门五郎是这么教的啊。”

  “这我当然知道!我是问你怎么打过来的?”

  “就……很普通的突刺啊?”和马耸肩,然后恢复中段握剑的姿势。

  藤井看和马摆出了架势,也摆好了架势深呼吸:“你再来一次!”

  和马直接就上了。

  “面!”

  “等一下!你慢一点!”藤井大喊,“我都没做好准备!再来!”

  她再次摆好架势,这次深呼吸了两次,随着呼吸起伏的曲线,表明她还是很有料的,这很难得。

  这个年代日本女孩还没有那么多G杯怪物,藤井已经算大的了。

  藤井:“好了,我准备好了!”

  下一刻和马就击中了她的面罩。

  “等一下!”藤井跺脚,“你慢一点!让我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啊!”

  “那……我给你做分解动作?”

  “不要分解!不要!再来!你只要慢一点点,我就能看清楚了!”

  和马犯难了,他是真慢不下来,身体摆好对应姿势,一发力就不归他管了。

  为了装逼泡妞开了技能,这下骑虎难下了。

  其实正常打和马肯定能打过这姑娘,毕竟和马也练了好几年新当流,凭真本事欺负个小姑娘没啥问题。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溜了溜了。

  和马:“今天就到这吧,快上课了。”

  他摘下头盔收起竹刀转身要走,藤井一边摘头盔一边一个箭步冲上来:“等一下!再来一次嘛!你慢一点肯定行的!你教我一下嘛!”

  这姑娘毕竟练剑道的,手上的劲还挺大。

  和马用力一拽愣是没把自己手拽出来。

  “你手不疼吗?”他反问,“快去医务室啦!要不然下午……”

  “就是因为下午要选拔了,才让你教我一下嘛!你以前从来没用过这招,我就不问你在哪里学的了,分享一下嘛!我也想去全国大赛啊!”

  “那我给你做分解动作……”

  “不要!你多用几次,我自己能学会!”

  和马服了,这姑娘居然是这种性格吗?平时看不出来啊,就觉得是个甜甜的邻家少女。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她都练剑道了,多少有点要强的。

  “没时间了!你还要换剑道服。”和马动之以理,和马刚刚跑步去了,身上是运动服,要回社办换成普通的校服,藤井更麻烦,要去运动社团的联合楼,用那里的女更衣室。

  公立学校资金一般的比较少,没有那么多设施,男性更衣一般就在社办,女子就用公用的更衣室。

  当然有大学背书的那种公立学校例外,比如筑波大学的附属中学,虽然是国立,但是比大部分私立都豪气。

  但北葛氏高校不是这样,所以藤井待会还有走老长一段路,回联合社办更衣。

  藤井撅起嘴,但看起来终于放弃了,她小声道:“中午来教我!别想跑!”

  和马果断决定中午溜去一个没人的地方悄悄吃午餐。

  没办法,这个招式他就慢不下来,要教只能分解动作……

  “听!见!没!有!”藤井一字一顿,同时手上用力,把和马拉向自己。

  就在这时候,一声暴喝响彻剑道馆:“桐生!藤井!你们在干什么?”

  这暴喝,让两人一起打了个哆嗦,然后一起循声望去。

  是大门五郎。

  “你们不知道,校规禁止不纯异性交往么!”

  这是1980年代,日本学校在很多地方和2000年代的中国学校很像。

  和马和藤井这才意识到他们现在似乎有点过于亲密了,外人看来简直就像要拥吻一样。

  藤井刷的一下脸红了,松开和马往后弹了好几米远。

  “出去给我跑圈!”大门五郎怒吼着,“跑到你们没精力卿卿我我为止!快,跑起来!”

  和马:“报告老师!藤井的左手拉伤了,她应该去校医室!”

  大门五郎盯着和马看了几秒。

  “藤井,去校医室!桐生,给我跑圈!”

  藤井:“报告老师!我需要人搀扶我去校医室!”

  大门五郎沉默了,盯着两人施加无形的威压。

  “你们两个,一起去跑圈,跑到预备铃响为止,然后给我写一份三千字的小论文,阐述你们对校训里诚信两字的看法。”他阴沉着脸说。

  “是!”和马和藤井一起大喊,声音特别大——声音不大一定会被要求重新喊。

  大门五郎转身离开,和马看了眼藤井:“你是笨蛋吗?害我还要多写一份小论文。”

  藤井对和马做了个鬼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