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凰权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欲盖弥彰

凰权弈 孤梦南蝶 2097 2019.11.29 00:06

  刘绮菱自嘲地笑了笑,“贵妃娘娘如今倒是个明白人了。”

  “你什么意思?!”洪诗容瞪着眼睛尖声吼道。

  刘绮菱翻了个白眼,“臣妾哪敢有什么意思?臣妾只是个妃,到哪不都是被人拿捏的份?”

  “呵…你可是圣上眼前的红人,谁敢拿捏你?若是从别的妃嫔那找出了玉祖,荒淫的信件,圣上早把她五马分尸了,哪还给机会查?你说是不是啊皇后娘娘?”

  常忻脸色产生了细微的变化,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再看她时她已经换上了心疼的表情,“凡事都讲究个清白,本宫行事从不偏袒,妹妹不用担心,本宫定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刘绮菱自始至终就没看过她一眼,她一直垂拉着眼角,直到被可岚接走,回了偏殿躺在床上,她才回过神来,“可岚你知道吗?下午那会我有几次都要承认你我二人间的关系了。”

  可岚揉搓着他冰凉的脚,隐忍着眼泪哽咽开口:“您说什么傻话呢,今日皇后娘娘的话到是点醒了奴婢,我只是个奴,若您因为我一人而葬送了刘家,那我真是个千古罪人!”

  刘绮菱撑起身子堵住了她的嘴,“你该知道我从不在乎任何。”

  可岚吸了吸鼻子苦涩地笑了笑,“娘娘不爱听,奴婢便不说了,奴婢方才烧了热水,这回应该好了,奴婢拿来给您泡泡脚。”

  刘绮菱望着可岚的背影,心口位置疼痛得难难以言喻。

  “娘娘,这个水温合适吗?”可岚蹲下身子问道。

  刘绮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可岚,你今日一直未叫过我菱儿。”

  可岚低着头,刘绮菱无法看到她的脸,更无法判断出她现在的心情,只能试探着继续说道:“那封信不是我写的也不是你写的,笔迹也比对不出什么来,今日之事只能以闹剧结尾,圣上也会越发讨厌我,我们离我们想过的生活越来越近了。”

  可岚顿了顿,手僵硬地为她洗着脚,“娘娘,日后莫要说这等话了,此事您也该知道不是空穴来风,不知谁人将咱平时的谈话听了去,这才敢大肆做文章,日后…我们还是恢复主仆关系吧。”

  刘绮菱手指紧抠着软榻,她早该想到会有这一天,但她才刚拥有自己的幸福,她不甘心,已经表露过爱意的人,怎么才能回到从前的关系?

  “可岚…圣上不能动我,我是太傅之女,他必定顾及刘家的面子,等风波过去了,咱们就…”

  没等刘绮菱说完她在心底计划好的未来,可岚就无情地打断了她的话。

  “洪贵妃虽然跋扈但她不会撒谎,她说那封信不是她的手笔就说明,将您视作眼中钉的,不止她一人。”可岚严肃地说道。

  刘绮菱脸上的笑片片脱落,她的呼吸变得费力,心口好似压着一块巨石,让她无论怎么躲都躲不掉。

  “还有谁能像洪贵妃那样无聊?可岚,兴许是你多虑啦,现在皇后娘娘站在咱们这边,她会帮我们的。”刘绮菱说完玩下身子试图牵起她的手。

  却被可岚装作无意识地躲开,“娘娘,天色已晚您今日也太过劳累,早些休息吧,若没什么事奴婢便退下了。”

  “可岚…”刘绮菱沙哑着声线,剩下的音阶在喉咙里滚动了几下,就又滑落至肚子里,她黯然失色,木讷地躺在床上,最后留恋地望着可岚,“可岚,我先前答应你的那些没有一句假话,我对你,并非是后宫寂寞,早在刘府,我对你…”

  “娘娘快睡吧,奴婢先退下了。”可岚说完,带上了门。

  整个房间里只剩刘绮菱一人,她难耐地挪了挪身子,从前两个人睡的床此时觉得万分孤单。

  第二日天未亮,刘绮菱被熙熙攘攘的声响吵醒,她习惯性地呢喃了一嘴:“可岚,发生什么事了?”

  身边却没有回响,她撑起身子回过神来,随意披了件斗篷,拉开门就看到了一具冻僵的尸体摆在门前。

  “……”刘绮菱脚下像灌了铅一样,她喉咙一阵哑然,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她手脚并用地朝着那具已经僵硬的尸体爬去。

  “她…她怎么会…她是可岚吗?”刘绮菱抓着其中一个宫女的裙摆近乎祈求地问道。

  宫女吓得一激灵,费力拽回裙摆一溜烟跑远。

  “可岚?怎么会…怎么会是可岚?”刘绮菱手在空中僵硬地挥舞着,她想摸摸可岚的脸,又怕惊扰到她,痛苦层层堆积,到最后她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有一声声野蛮又悲切的哭喊发出。

  “谁啊?大早上的让不让人活了?!不知道贵妃娘娘早上最需要清净吗?”春燕拉开门扯着嗓子喊道,话音未落就听一声尖叫,她吓得爬回了屋里。

  “娘娘!娘娘!死…死人了…!”春燕跪在洪诗容脚底下吓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洪诗容斜了她一眼,不屑地冷笑道:“死人?瑶华宫里怎么可能有死人?”

  她说完神色变得严肃,“偏殿出事了?”

  春燕用力闭了闭眼,颤抖着声线说道:“方才奴婢瞧着舒妃趴在地上痛哭,奴婢还以为她抱着的是一床被子,走近才看出来,地上躺着的是可岚。”

  “可岚死了?不应该啊!她死了只会显得欲盖弥彰,这不就更显得她俩不正常?”洪诗容叹息了一声说道。

  “这个奴婢不知,但看着舒妃痛心的模样,可岚的死应该没有假。”春燕说道。

  “走吧出去看看,免得又有人跟圣上嚼舌根说我不近人情了。”洪诗容将自己捂得严实才出门。

  而此时的刘绮菱早已哭累,她蜷缩成一团躺在可岚身边,冻得红肿的手死死地牵着可岚灰白的手掌。

  洪诗容见了捂着鼻子嫌弃地摇头,“真够恶心的…春燕,瑶华宫里不能出现死人,把地上的给本宫处理了。”

  “你们要干嘛?!你们离我的可岚远点!”刘绮菱抱着可岚尖声喊道,她眼神变得浑浊,在旁人看来,像得了疯病一样。

  洪诗容见春燕没动弹,提高音量催促着:“还不快点?!”

  春燕抿了抿嘴将心头异样的情绪压了下去,招呼来几个人拉开刘绮菱,随后将可岚的尸体抬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