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凰权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秋风萧瑟

凰权弈 孤梦南蝶 1950 2019.08.21 21:38

  “你...你究竟是何人?莫要靠近!我...本宫!本宫要叫人了!”仇淑慎惊得身子都跟着颤抖,她捂着脑袋想躲,但哪有容身之处?

  越是看她慌乱,文堔越是得意,甚至让自己靠得更近,“现在知道怕了?贵人娘娘?”他微微低头凑近仇淑慎耳畔,喘息都带着潮气。

  未经人事的仇淑慎哪承受得住此等撩拨,她双腿一软,整个人栽进文堔怀里动弹不得。

  “啧,还没想起来?你这脑子里究竟都装了些什么不着调的东西,怎连我一席之地都没有?”文堔低吼了一声,他挑起仇淑慎的下巴便要拉近彼此的距离。

  “爷,王妃过来了。”秉春垂着眼眸,像是没看到这发生的一切。

  仇淑慎猛地惊醒,她张了张嘴试图求救,猛地脑子灵光了,爷?

  文堔收起眼中的玩味,总算是松开了仇淑慎,“别以为你入了宫,就能逃得出我手掌心,本王想要的,就没得不到的。”

  最后留在仇淑慎心里的,是他这句意义不明的话。

  秉春微微屈膝招呼着石玉石宛将仇淑慎拉了出去,石玉满眼的担忧,方才她吓得都想去求助皇后了,再看石宛,瞪着滴流圆的眼睛使劲看着文堔,她在临出门时对着石玉小声嘟囔道:“阿姐,你瞧那人,定不是一般宦官,你说他会不会是总管”

  “莫要多嘴!”石玉低吼一声,只得加快脚步,石宛耸耸肩跟上了石玉的脚步。

  吹了冷风的仇淑慎总算是清醒了过来,她用力闭了闭眼,艰难地直起身子,“玉儿宛儿,我们快走。”她喘息道,只是还没从冷宫里走出来,就听见了个熟悉的声音。

  “妹妹?妹妹你怎个在这?”

  仇淑慎定了定神,这才瞧见眼前头戴金冠的贵妇是仇淑华,“阿姐?”仇淑慎激动地叫出声。

  “还真是你,你在宫里还好吗?怎么…进这了?”仇淑华迟疑着开口。

  俩人之间虽说还存在着亲情,但已经有一道肉眼不见的隔阂将她俩隔开。

  仇淑慎眼下只想离开,她不经意瞥了眼冷宫的大门干笑了两声,“淑慎只是闲逛来了这,阿姐呢?你进宫了怎么也不知会妹妹一声,妹妹在这深宫里最想念的就是阿姐你了。”

  仇淑华嘴角涌上一抹苦笑,她深吸了口气思索片刻,想说的话太多,甚至不知该从何说起,她摇摇头止住了心头动荡的情绪,“我随夫君来宫中为母妃敬茶。”

  “敬茶?”仇淑慎未经思索重复了一遍仇淑华的话,说完她才后知后觉的回过味来,“淑慎怎么把这事给忘了,阿姐也嫁人了…”她感伤地叹息了一声。

  仇淑华垂着眼帘挡住了眼中复杂的情绪,“不说这些了,你在宫中可还好?没人为难你吧?刚瞧着你从冷宫里走出来,别提我有多担心了,不过转而一想你这般聪慧温柔,怎会沦落此地?”

  文堔背手走了出来,“既然你俩姊妹情深,就多叙叙旧,贵人,可否赏脸让本王去你殿中喝杯茶?”他眼神里带着玩味,弯下身子凑近仇淑慎。

  仇淑慎提着口气,憋得她心脏都跟着发颤,愤怒与屈辱快将她淹没,她颤抖着声线隐忍地开口:“恕臣妾不能从命,后宫并非谁人都能进出得了的地方?端王爷若口渴,便去御书房讨茶喝吧。”说完还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文堔心底乐开了花。

  仇淑华微微皱眉和身旁的琉璃互换了个眼神,仇淑华不能表现自己的情绪,已经嫁为人妇的她只得大度,“爷,妾身还没为母妃敬茶呢,您若渴了,咱去找母妃品品茗,拉拉家常。”

  文堔看都没看仇淑华一眼,只是淡淡的开口:“母妃睡下了,敬茶一事不急。”

  仇淑华脸上堆着的笑成片脱落,她纠结着手指节微微泛青,“那爷,咱们回去的路上去码头转转?听闻从西洋拉回来了许多有趣的小玩意,都是些没见过的,妾身想去开开眼。”她抬头的瞬间又换上了满脸讨好的笑。

  “让琉璃陪你去吧,眼下本王只想讨杯茶喝。”他说着,眼神又落在了站在一旁的仇淑慎身上。

  仇淑慎只觉得头皮发麻,背后像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子,她抽了口冷气颤抖着声线开口,“阿姐,臣妾本想着与您多叙叙旧,只是臣妾不宜在此地多留,还望阿姐赎罪。”

  仇淑华摇摇头叹了口气,“妹妹何出此言,入了宫本就再难相见,你只要能好好的,阿姐也就放心了,这里没事了,你先回去吧,若被人瞧见,该说闲话了。”

  文堔皱眉打量着俩人,俩姐妹身形性格就连长相都完全不同,仇淑华总带着些许抹不掉的哀伤,而仇淑慎,即便现在穿着束缚着她的宫服,可就能看出来她身上的俏皮和顽劣。

  “贵人娘娘,我们来日方长。”文堔学着市井里的登徒子对着仇淑慎挑衅地作揖。

  仇淑慎碍于他端王爷的身份,还算板正地回了礼,只是满脸的不情愿,文堔憋着笑压低身子,仇淑慎也只能蹲得更深。

  仇淑华在一旁看着,心头凭添了根倒刺,“妹妹,阿姐先回了,你在宫中照顾好自己。”

  文堔带着玩味的笑大步离开,仇淑华则含胸跟在他身后。

  “爷,您与仇贵人相识?”仇淑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

  文堔背着手心情大好,他半眯着眼抬头望着紫禁城里的垂柳,这破地方现如今看来倒也赏心悦目了,“恩?你刚才说什么?”

  仇淑华怯生生的后退了一步,“无事,爷,待会妾身想去码头转转…”

  “便去你的,本王还有事。”说完文堔大步离开。

  望着文堔的背影,仇淑华只觉得风吹进了骨子里,原本她已经做好了委曲求全的准备,她都已经决定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甚至都为大喜之日的胡闹而跟文堔道过谦了,可文堔依旧是这样不温不火的对待他。

  “王妃,奴婢也想去码头转转呢,听闻他们从海里新打上来的鱼有一尺长呢!”琉璃看出了仇淑华的心思,赶忙讨她的欢心。

  仇淑华连笑都做不到了,她僵硬着脖子摇摇头,“不必了,回吧。”

  琉璃心疼得将翻滚的情绪咽下,紧紧扶着仇淑华,只愿自己能多给她些力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