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凰权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断丝绝情

凰权弈 孤梦南蝶 2401 2019.08.06 19:33

  “还知道回来?”仇轩打量着二人脚下的斑驳,眸子暗了暗。

  “父亲,我只是与妹妹趁着西市开张转了转。”仇淑华说着早已背好的词,她说完戳了戳仇淑慎。

  仇淑慎抖了抖赶忙开口:“是啊,西市来了好些外商,他们卖的物件稀奇得很,我与阿姐逛着竟忘了时间,这才耽搁了。”

  仇轩闷哼一声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秋葵仔细看着,坐在一旁的刘氏赶忙起身张罗着碗筷,“蛮人手里能做出什么好东西,快坐下吃吧。”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松了口气,阿离躲在门外拍了拍心口,趁着空荡准备溜,谁知仇轩一声唤将他叫住。

  “阿离,淑华说的可是真?”

  阿离僵住了脚步,他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垂丧着脑袋走了进来,他规整地跪在地上说道:“回将军,大小姐说的是真,方才小的便是在西市找见了二位小姐。”

  “打。”仇轩扒着米饭,连看都没看阿离一眼。

  “哎呀将军,眼下正饭口,你说什么糊涂话呢?阿离这没你事了,下去歇着吧。”刘氏赶忙起身招呼着,“淑华淑慎,快上桌。”

  仇轩摆摆手,几人围上来摁住阿离,挥着板子发出声声镇耳的闷响。

  “跪下。”仇轩声音依旧平淡,空气里静的只能听得到碗筷碰撞和皮开肉绽的声响。

  仇淑华试着上前,仇轩这才抬眼,“原本我已为你找了个理由推脱,禀报了圣上,现已无用了。”

  “父亲...”仇淑华脑子一阵晕眩,她自认为对于丁宇权之事隐藏得天衣无缝,不可能被仇轩听了去。

  “父亲,女儿不知阿离做错了何事!您若要怪便怪女儿身上吧!”仇淑慎跪在地上叫道。

  仇轩冷笑一声,不轻不重的将碗放在桌上,“若不是慎儿,我都没发现,我的好女儿竟如此优秀,放着后宫妃子不当去给赚死人钱的当外室?”

  仇淑华的目光骤然落在仇淑慎身上,“淑慎你?!”

  仇淑慎剧烈的晃动着脑袋,她只觉得晕眩得连仇淑华的脸都看不真切,“阿姐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仇轩从不说二遍话,他活动着手脖子撑起身子站了起来,慢悠悠踱步到阿离身旁,他沉着着目光低吼道:“阿离,当初我把你从战场上救下来,就为了让你欺上瞒下,知情不报的?原以为,你是个明事理的。”

  “将军,小的并非无意。”阿离隐忍着,憋得脸颊通红,愣是哼都没哼一声。

  仇轩摆摆手,挥板子的停了下来,“我从不留无用之人。”

  阿离咬着嘴里的锈味,挣扎了几下爬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将军,阿离身上留的旧伤还未痊愈,他这样出门若是出了点什么事...”

  不等刘氏说完,仇轩就烦躁地打断了她,“我仇轩手底下最不缺的就是人,这没你的事,下去吧。”

  刘氏顿了一瞬退下的瞬间暗暗对仇淑华摆摆手。

  “淑华留下,淑慎这些天你莫再出门,安心留在府中等着进宫。”仇轩重新坐在椅子上,挑着青菜里的蒜末。

  刘氏猛的抬眼,望着仇轩良久,即便是将军妻,不过只是个内室女子,何曾有与将军对峙的权利?她最终只能选择离开。

  “父亲,淑慎不知您为何动怒,只是...女儿认为没几日女儿便要入宫了,若这时府中不太平,恐被有心之人抓了把柄拿去做文章,这队父亲您,对仇府都算得上是平添的麻烦。”仇淑慎小声说道,她自知自己不过庶女,在这个府中没有说话的权利,但想着自己即将进宫,兴许她说的话,仇轩能听进去一二分。

  “你在威胁我?”仇轩眯了眯眼睛,他干笑两声走到仇淑慎身旁,“你以为你入宫选妃一事已经板上钉钉再出不了变数了?”

  “父亲,女儿只是以大局为重。”仇淑慎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染上太多的情感,更不看仇轩一眼,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瘫软在地上再无还手之力。

  “真是我的好女儿,平日里看不出来,今日一见还大长能耐了!果真是要进宫的妃子了,连与为父说话的口气都硬上几分了,啊?你是不是巴不得早日进宫飞上枝头变凤凰?”仇轩压抑着心头的怒火,指着仇淑慎叫道。

  “女儿不敢,女儿只是一切以大局为重,还望父亲三思。”仇淑慎微微屈膝,她垂着眼帘恭敬的开口。

  仇轩梗着脖子点了点头,“好一个大局为重,今儿我就让你看看,何为重!”他说完招呼上来几个嬷嬷,摁着仇淑华跪在地上。

  他碾着方才阿离留下的血渍,漆黑的眸子灰暗得见不着一点光彩,“你心上那个,写了一辈子挽联,你说轮到他自己身上,该如河下笔?”

  仇淑华已满脸泪痕,她费力地张了张嘴,只是声音全堵在喉咙里,能发出来的只有断断续续的哽咽。

  “原本我以为,你不愿入宫是当真舍不得我与你母亲,谁知我俩竟做了他人的替身。”无限为自己斟满酒仰头一饮而尽。

  “父...父亲...女儿知错,女儿再也不敢了!日后父亲无论说什么女儿全全照做!女儿只求父亲放过丁哥哥!女儿愿进宫,父亲!女儿错了!”仇淑华厉声嘶吼着,无奈身子被嬷嬷死死摁着,她连挣扎都成了奢望。

  仇轩冷眼瞥着仇淑华,他用力闭了闭眼,回荡在脑海中的只有她成长的几个模糊不清的片段。自知对其颇有亏欠的仇轩,总想着弥补自己曾落下的时光,笨拙如他,眼下能想出的法子确实偏激至极。

  “将军,人已经处理了。”阿离从屋外走了进来,他手里抓着一缕粘着血渍的青丝。

  “丁哥哥...不要...丁哥哥!父亲您为何如此绝情?!丁哥哥死了,我绝不独活!”仇淑华怒视着仇轩,张嘴便要咬舌。

  “阿姐!”

  仇轩箭步上前将其下巴抠了下来,仇淑华狼狈的张着嘴,舌头无力地垂拉在嘴边,粘稠的唾液混着泪水顺着脸颊往下低落。

  即便如此她依旧在含糊不清的怒骂着什么。

  仇淑慎捂着嘴费力喘息着跪倒在地,“父亲...?”她只觉得曾经在自己心中伟岸的男人变得陌生无比。

  “送大小姐回房,没我的命令,不准将她放出来!”仇轩别过头闷哼一声,甩着袖子大步离开。

  仇淑慎踉跄地爬到仇淑华身旁,“阿姐,阿姐你没事吧?”

  她边说着边伸出手,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触碰到仇淑华,就被她一把推开。

  “现...在...你...满意了?”仇淑华瞪着猩红的眸子,垂着舌头勉强开口。

  “阿姐不是我!我并未将丁公子一事告诉过旁人!”仇淑慎拽着头发哭喊出声。

  仇淑华无力地推开拉扯着她的嬷嬷,她随手抹了把不受控制往下淌的唾液,“骗子!骗子!”

  阿离无助地别过头,他僵在原地顿了片刻,才缓缓上前将手中的青丝递了过去,“小姐,我不过一奴,没得选择,还望小姐节哀。”

  仇淑华目光落在那缕青丝,一把抓了过来,放在心口位置一点点研磨着。

  仇淑慎看了阿离一眼,眼瞧着血液顺着他的脚腕往下渗,她紧握着拳头,只觉得自己太无用了,什么将军之女,除了有个好听的头衔,一无是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