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凰权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路遇刺客

凰权弈 孤梦南蝶 2271 2019.11.22 10:21

  刘氏望着出征的队伍,泣不成声,仇轩嫌弃地瞥了她一眼,“哭成这样成何体统?旁人见了该说仇家闲话了!”

  然而刘氏心头的苦痛只有她自己清楚,她以丝帕掩面,眼泪仍停不下来。

  仇轩闷哼一声,拉着她将她塞进了轿子里,“想哭坐这里哭。”

  刘氏靠着轿门,眼泪顺着空洞的眼睛往下流,不一会便沾湿了衣衫,她全然没了活着的念头,想当年她风华正茂,也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名门闺秀,怎么这一生活得如此痛苦?

  队伍之中簇拥着的轿子里,仇淑华望着面色不善的文堔,轻咳一声试着考上前,“王爷,听闻塞外天与地共一色,虽荒凉,亦为一幅美景,那头的羊肉香得流油,臣妾还真有些期待。”

  文堔长吸了口气,“你若想去那头只想着玩,本王这就命人送你回仇府。”

  仇淑华碰了钉子,她悻悻地缩了缩脖子,“臣妾并非此意…”

  “如此便好。”文堔叹了口气,在马车上晃悠的时间总是特别难熬,他又从怀中掏出了仇淑慎的发簪,细细摩挲起来。

  仇淑华又怎能不识发簪,那可是她与仇淑慎在胡市上购来的,“王爷手中发簪真是别致,这般鲜艳倒不像中原货,不知是从何处淘来的?”

  “与你无关,路途漫长你先歇息会吧。”文堔说着背过了身子。

  仇淑华眼神黯淡,身旁的琉璃紧握着她的手,企图给她些力量,仇淑华苦笑着摇摇头,靠着软垫半眯着眼持续放空。

  秉春感受着马车内奇怪的氛围,尴尬得一动不敢动,琉璃趁此机会给了他个狡黠的眼神,秉春顿了顿,僵硬地别过头。

  马车铃铛作响,窗外风景变得越来越空旷,风也变得硬,干冷得冻人。

  骤然,一支利箭穿过风雪,直挺挺地刺入马车上,“有刺客!”

  车夫刚喊完一声,就被呼啸而来的箭穿透了喉咙。

  仇淑华惊得与琉璃抱成一团,她紧咬着牙瞪大双眼等待着恐怖的降临。文堔收回发簪掀开帘子就要下车。

  眨眼间,就听着马车外厮杀声此起彼伏。

  仇淑华慌张出声叫住了他:“王爷!您多加小心。”

  文堔回头看了她一眼,纵身一跃,跳下马车,却被一片雾气挡住了眼睛,他拔出佩刀站在原地警惕地听音。

  “王爷!四周起雾,方圆三里外的人和物全都看不清楚,再者随行人员太少,寡不敌众,臣以为还是莫要草率行事。”阿离跑了过来急切地叫道。

  文堔警觉的心却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松懈半分,“你不是跟在队伍末端?从何处赶来的?”他低声问道。

  “自出城以来,末将便一直暗中观察着周围,发现无论走多远都有一伙人在远处跟着,臣担心有歹人,便擅自挪窜了位置跟在马车后方,这才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阿离抱拳说道。

  文堔挑了挑眉,虽还是不信阿离的片面之言,但好歹对他有了较深的印象,“阿离,你留在这保护王妃,秉春,咱俩过去看看。”

  “是。”阿离领命后,拔刀出鞘,以肉身挡在马车前,见人靠近手起刀落,就连雾气之中都带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车内的琉璃听见阿离的声音急切地说道:“王妃!王妃咱不怕,阿离哥哥来了,他来保护咱们来了!”

  仇淑华牵强地扯了扯嘴角,“我从未怕过,甚至有时会想,若能在此地了结性命,亦不为一桩喜事。”

  琉璃呸了几声,“您莫要说胡话,熬过这一劫,日后咱们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

  她见着阿离心生欢喜,自然轻易地便将仇淑华的烦闷抛到脑后。

  仇淑华瞥了琉璃一眼,淡然地笑了笑,她把玩着耳坠,反倒悠然。

  秉春警觉地跟在文堔身后,“王爷,行事之人恐为自己人。”

  文堔点点头,眼前模糊不清,他屏住呼吸静静聆听着身边细微的声响。

  “朝堂众臣知晓我今日出征,若此时排查何人所为,已经来不及,眼下活命要紧,提高警惕,尽快脱离雾区。”文堔压低声音说道,说话间,刺死一个朝他奔来的人。

  秉春顿了一瞬明白了文堔的意图,他应了一声,脚步渐渐放轻。

  俩人压低身体朝着光亮处走去,雾气也逐渐变淡,他总算稍微能看清周围事物,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撕下袖口的红色布料递到秉春手中,说道:“秉春,你去将将士们叫过来,眼下敌明我暗,对我方不利,切莫恋战,顺着这条路线逃。”

  “是,那…王妃可要护着?”秉春问道。

  文堔眸子暗了暗,他几乎没作任何思索,“若因她一人,损兵折将,该弃之则弃之。”

  秉春狠心点头,转身回到了雾气之中,耳畔再次回想起强烈的厮杀声,他甩着布料叫道:“王爷有令,撤!”

  将士们听着命令,都跟着那一抹模糊不清的红撤到雾区外,只剩孤零零的马车待在雾气之中。

  站在马车外的阿离,愈发感觉不安,因为他已经快筋疲力尽,然而后援一直没有来,“王妃!待会听臣命令,听见我说跑,你们便头也不回的跑!”

  仇淑华这才感受到紧张,车内温度下降到喘息已经带着哈气,她纠结着手指声音不禁颤抖,“阿离,王爷去哪了?”

  阿离抗下对方的劈砍,从嗓子眼里涌上一股滚烫的血腥,他强迫自己将其咽下,一脚踢来来人,再狠狠劈开那人胸腔,他擦了擦嘴角喘着粗气说道:“王妃莫急,王爷待会就来了。”

  而对方来人越来越多,到最后阿离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将到刺进地面,用以支撑自己的身体,而他则张开双臂用一己之力挡下对方如潮水般汹涌的人群,“琉璃!保护好王妃!快跑!”

  琉璃吓得尖叫出声,她咬破嘴唇才有了力气,拉着仇淑华头也不回地跑,仇淑华养尊处优,何曾受过这等苦?只是跑了几步便没了力气,“琉璃,琉璃我不行了…”

  琉璃强忍着眼眶中的热泪,此时她也不顾主仆尊卑,拉扯着仇淑慎的胳膊尖声骂道:“你的命是阿离换回来的!你不是说,你要掌控全局吗?怎么能在这倒下?!”

  仇淑华双腿好似不是自己的了一样,她只是又前进了几步,便彻底栽倒在地,“我真的跑不动了…”

  琉璃跪在仇淑华身旁,默默流泪,她甚至都已经想到了自己的未来,死都是好的,若碰见难缠的士兵,她二人恐怕都会沦为军营里的玩物。

  “王妃,无论发生什么,琉璃都会拼尽全力保护您。”琉璃坚定地开口。

  仇淑华苦笑出声,与她紧紧抱着,马蹄声越来越近,她俩煎熬地等待着审判来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