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凰权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点点辉煌

凰权弈 孤梦南蝶 1125 2019.08.22 21:44

  “高姨娘,这水温还算舒服?”仇淑慎挽起袖子细心地为高琳洗着脚。

  高琳呆滞地望着跳动的烛芯,冷不丁地被殿外忽远忽近的爆竹声惊得一哆嗦,寻思了好一会她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点点头,“热乎,热乎的。”

  仇淑慎温柔地笑了笑,她轻轻地按压着高琳脚部的穴位,“热乎就好,待亥时到,臣妾拉着您赏月去。”

  石玉站在门口揉了揉酸涩的眼角,中秋佳节万家团圆,可这其中却没有她们的份,她也想自己的娘亲了。

  “娘娘,皇后娘娘在御花园摆宴了,您当真不去?”倒是石宛急得上蹿下跳。

  仇淑慎淡淡地抿了抿嘴角,“去了那多不自在?莫不如在这陪陪姨娘。”

  高琳听着仇淑慎的话,兴许都没听懂是什么意思,嘴角夸张地咧着勾起一个傻里傻气的笑。

  仇淑慎抽出丝帕擦拭着她挂在鼻子上的气泡,“玉儿,待会把我的披风拿过来,夜里风大。”

  石玉微微屈膝,她刚要走出去,石宛就跳脚叫出声来:“娘娘!那披风可是仇夫人送的!您自己都一次没穿过,怎能赠与他人?”

  仇淑慎抬眼注视着高琳,伸手挽起她额角的碎发别到耳后,“她不是旁人,那披风我穿着总是大一截,穿着好似套了个面袋,与其摆在衣柜里莫不如赠与有需要的人。”

  石宛气不打一处来,“娘娘!其它妃嫔都把自己的好东西赠与贵妃皇后,你倒好!维护这没用的人情!若在这样下去,您可就真白瞎了您的好皮囊,在这深宫里孤独终老了!”

  仇淑慎眉角跳了跳,她也是个怀春的少女,谁不期待着自己能遇一良人?只是自从踏入这斓月殿后,她只能与草木为伴,有时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曾说过,日子久了她变得更加恬静,静到她兴许都忘了自己曾是个跳脱的玉兔。

  “石宛!跪下!”石玉拉扯着石宛尖叫出声。

  石宛梗着脖子怒视着仇淑慎,“奴婢又没说错什么!娘娘!您孤独终老有仇府撑腰,可您有没有想过奴婢们?奴婢还有一年就及笄了!若您仍旧与世无争,奴婢与阿姐就要被这诺达的紫禁城吞掉了!”

  仇淑慎用力闭了闭眼,她怎不知自己现如今的处境有多尴尬?只是她举步维艰,说错一句话做错一点事,就会引来争端,仇府便危在旦夕,她又能如何?

  “好啊!好好好!哈哈哈哈真好!”高琳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拍得声响都盖过了窗外的爆竹声。

  仇淑慎苦笑着摇摇头,“玉儿,掌嘴。”

  “我再也不要被掌嘴了!我又没说错什么!我石宛入宫可不是当石头的!”她叫完就冲了出去。

  “娘娘,石宛年龄尚小性子冲动,但她并无恶意,还望娘娘恕罪!若娘娘心中仍有怒气,便发到奴婢身上来吧!奴婢身为阿姐却未尽到教育她的职责,一切都是奴婢的错!甘愿为石宛受罚!只求娘娘原谅石宛!”石玉跪在地上咚咚地磕头。

  仇淑慎扶着藤椅扶手,艰难地落在藤椅上如同捞上岸的溺水者,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过了好一会,她才尝试着开口,沙哑着声线说道:“去寻宛儿回来吧。”

  “是!谢娘娘!”石玉随手抹了把额头的血迹奔向了远处星星点点的辉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