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凰权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秋高气爽

凰权弈 孤梦南蝶 2019 2019.09.09 16:42

  文堔在冷风中,又感受到了温热的暖流在心底蔓延开来,“真是…”他苦笑了一声,纵使她在心中为自己找了无数个远离仇淑慎的借口,在与其接触下,他越发的对这女人着迷,对她心生怜爱。

  “淑慎,跟我走吧。”文堔混着喉咙之中潮湿的滚动开口。

  仇淑慎双膝一软跪在他面前,“王爷,您兴许是醉了,还是早些休息的好。”

  文堔顿了一瞬牵强的笑笑,“本王是醉了,只是本王仍偏执的认为,你应该是我的。”

  仇淑慎单薄的身子在冷风中微微发颤,她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反应,她甚至到现在还是懵的,不懂这个喜怒无常的端王爷为何在娶了阿姐后,会对她产生莫名的情愫。

  “王爷,本宫从未见过您,甚至可以说从未了解过您,您若是拿本宫当玩笑来看,您也已经笑过了闹过了,该让本宫恢复平静的生活了,本宫告退。”仇淑慎起身慌张的逃走。

  文堔望着她落荒的背影,笑意总算深入眼底,他搓了搓早已冻透的自己,争夺些什么,好像也挺有意思。

  仇淑慎站在黑暗中抬头望着月亮,她早已疲惫不堪,她现在恐怕站着也能睡着了。

  “娘娘!您怎个回来了,您还好吗?”石玉听着脚步声跑到仇淑慎跟前小声说道。

  仇淑慎疲惫的转动着眼眸,“无事,这么晚你不睡,在外面站着干嘛?”

  石玉咬着嘴唇寻思着该如何将话说出口,其实方才她就要去冷宫送被褥,谁知秀兰百般阻挠,她本就信不过这外人,心底更像是住了只跳动的兔子,最后秀兰以石宛的情绪别人安抚不得为由,担下了去冷宫照顾仇淑慎的活,石玉好容易挨到这个时辰,才等到了仇淑慎,她苦笑了一声摇摇头,“奴婢担心娘娘,娘娘您身子骨都冻透了,奴婢给您烧水沐浴吧?”

  “不用,本宫现在乏得很,方才在敬事房清理过了。”仇淑慎苍白的说道,好像说到这,她又想起了在敬事房内,被鱼肉的事。

  石玉听着仇淑慎的话脚下一个踉跄,仇淑慎转头望向她,轻笑了笑,“怎么了?”

  “没事,娘娘,您受苦了。”石玉隐忍着情绪说道。

  仇淑慎苦笑了一声,“哪有什么受苦不受苦这一说,若被人听去,该定你的罪了。”

  石玉缩了缩脖子,像捧着瓷娃娃一样搀扶着她,“娘娘注意脚下。”

  仇淑慎躺在床上只要一静下来就会想起文兖和文堔,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在她脑海中转个没完。她握着石玉的手,也不知是依赖还是恐惧,若说心里没有动荡,那是不可能的,只是这种情感无可言说,无人可说,只能将其烂在心底发芽开花。

  “娘娘,您睡吧,奴婢就在这守着您。”石玉柔声说道,她拍了拍仇淑慎微凉的指尖,心想明日得去领些炭来。

  仇淑慎迟疑了瞬间点点头,收回手臂乖巧的藏进了被子里,“玉儿,本宫…想家了。”

  石玉听着仇淑慎的话皱了皱鼻子,两行清泪就落了下来,“娘娘,奴婢也想家了…奴婢想娘亲做的柿子饼了。”

  仇淑慎明明心中比谁都难受,可看着别人哭,她反倒笑出声来,“石大娘做的柿子饼确实无人能比,我还记得小时候,我舍不得吃柿子饼,就一点点饼皮外面的那层舔着糖霜,最后手没拿稳,掉地上被大黄狗抢走了,我还坐地上哭好久。”

  “奴婢记得,还是阿离把他咬得只剩一口的的柿子饼给你,你才不哭的。”石玉抹了抹眼角的泪,连哭带笑的。

  “阿离,是啊,我怎么差点把阿离忘了,也不知阿离现在怎么样了…仇府本就大,我们这一走,更空荡荡的了。”仇淑慎苦笑出声。

  石玉望着跳动的烛芯眯了眼眶,“阿离哥哥,定也思念着咱们,娘娘,您睡吧,再不睡天就快亮了。”

  仇淑慎望着窗外的鱼肚白点点头,“你别走…”

  石玉抓着她的头,以前在仇府,仇淑慎睡不着时,石玉都会这样哄她入睡,“娘娘,我在,您睡吧。”

  仇淑慎这才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躺在床上只觉得天旋地转,她好像腾空了一样,四周都不在她掌控之中,突然身子开始下坠,她猛地惊醒发现,烛火还没熄灭呢,粘稠的蜡凝结成泪,攀附在蜡炬上,形成片片斑驳,再看跳动的烛芯,仍挣扎着,企图燃尽自己最后一丁点蜡油。

  耳畔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石玉窝在榻边睡得满脸都是口水,仇淑慎撑起身子将被子盖在她身上,惊醒后反倒安下心来了,她重新躺好,再次睡醒也已经是天放大亮了。

  最终还是没赶上请安,仇淑慎揉着胀痛的太阳穴苦笑了一声,刚坐起身子就听着门外的嘈杂层起彼伏。

  “玉儿?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进来的却是秀兰,秀兰笑容可掬的开口:“恭喜娘娘贺喜娘娘,方才皇后娘娘派人送来了好多珍惜物件,说是贺礼。”

  仇淑慎赶忙起身,动作幅度过大,反而还引起了身体上的不适,她揉着凸起的太阳穴深吸了口气,“本宫着实太失礼了,你们怎么不叫醒我?”

  秀兰拿起一件披风披在仇淑慎肩上,“皇后娘娘从未将您当过外人,您这样倒显得外道了,皇后娘娘体恤您这才没让我们吵您起来。”

  仇淑慎看着八仙桌都摆不下的物件,才想起自己处在深宫之中,非但没了自由,还极有可能沦为他人的傀儡。

  “玉儿,待会随我去感谢皇后娘娘。”仇淑慎说道。

  走在宫墙下,仇淑慎伸手接下一片落叶,叶子的脉络清晰可见,根茎也变得具有韧劲,她把玩着落叶,抬头望天,秋高气爽,若是能撒野跑一圈就更舒坦了。

  石玉瞥了眼仇淑慎,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娘娘,秀兰,信不得。”

  仇淑慎点点头,“我知道,只是眼下咱羽翼未丰满,不能打草惊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