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凰权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何为大罪

凰权弈 孤梦南蝶 2088 2019.12.03 15:04

  “娘娘…您说,您若找着加害您的人了,您打算怎么办?”石玉手指头研磨着布料小声问道。

  仇淑慎苦笑着摇摇头,“不知道,你这么冷不丁问我,我也不知道了,只是可怜了我未出世的孩子…”

  石玉眼眶泛红,她上前握住仇淑慎的手,“娘娘!无论发生什么,玉儿宛儿一直在您身旁!”

  仇淑慎应了一声,“好啦,不用再伤感了,皇后娘娘明日在大殿中请众嫔妃吃火锅,你将本宫的金丝暗花袄找出来吧。”

  “皇后娘娘?”石玉狐疑地重复了一声,“皇后娘娘为何突然大开宴会?”

  “也不算是宴会,这不入冬了嘛,吃些热乎的去去寒,玉儿你怎个疑神疑鬼的?”仇淑慎笑着问道。

  石玉叹了口气干笑道,“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那明日奴婢陪您去。”

  “你和宛儿都随我去,到时候若有赏赐,你俩还能领赏。”仇淑慎说道。

  当天晚上,石玉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她太需要一个宣泄的对象,石玉转头看了眼张着大嘴睡得流口水的石宛,细心地为她掖好被角,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太妃娘娘。”石玉敲开了冷宫的大门。

  高琳穿着亵衣就开了门,“这么晚玉儿怎么来了?”

  石玉四下望了眼,挤进了屋里,“太妃娘娘,有一事奴婢着实不能再憋心里了,洛妃娘娘堕胎一事,奴婢找到始作俑者了。”她皱眉说道。

  高琳对此事竟没有意外,她赐了石玉坐,自己则悠闲地倒了杯茶轻声说道:“查着皇后身上了?”

  “您早就知道了?!”石玉惊呼出声。

  高琳抿抿嘴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先前只是猜测罢了。”

  石玉喘着粗气将今日于冬所见之事告知给了高琳,高琳放下茶杯叹了口气,“这并不好弄,你也只是道听途说,要想靠一个嬷嬷扳倒皇后,机会很渺茫。”

  “认证已经有了,怎么会…”石玉急切地出声,只是还没等她说完,高琳就打断了她的话。

  “你认为嬷嬷为皇后办事之前,没做好赴死的准备吗?况且你要面对的不是别人,是一国之母,不是犯了天大的错,圣上不会治她的罪。”高琳慢悠悠地开口。

  “什么是天大的罪?”石玉小声问道。

  “叛国,涉政,谋反。”高琳压低声音说道。

  石玉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她不可置信的望着高琳。

  高琳仍旧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后宫能为圣上生孩子的多了去了,圣上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惩罚皇后。”

  “怎么会这样…那我们娘娘,我们娘娘就活该在鬼门关走一遭?”石玉提高音量惊呼出声。

  “在这后宫之中,没能力没靠山,一切都是活该。”高琳苦笑着摇摇头。

  石玉纠结着手指眼眶逐渐泛红,“娘娘从来无心争取,更没伤害过别人,为何偏偏是她要遭受如此大罪…”

  高琳揉了揉太阳穴,思绪也变得混乱,她叹息道:“兰中还没人发现吗?”

  石玉点点头,“目前为止还没人来问过她。”

  高琳眉头紧皱,她喃喃道:“不应该啊…兰中另有其主,她的主子不该置之不问啊…”

  石玉眨巴着眼睛小声问道:“怎么了吗太妃娘娘?”

  “你快去,将兰中的尸体捞出来,兴许咱们做的事已经被发现了!”高琳急切地说道。

  石玉连连点头一溜烟跑了出去,她坐在蹲在井边捞了半天,也没捞出来什么,“兴许是被冰冻住了吧…”石玉自言自语道。

  “不是哦。”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吓得石玉尖叫出声。

  “阿姐是我,莫怕,莫怕。”石宛上前拍着石玉的心口位置,连声安抚道。

  “宛儿?你怎么在这?”石玉警觉地问道。

  石宛抚了抚鼻子笑得一脸天真,“阿姐就把兰中尸体放在后院枯井内,这样做也太不稳妥了,宛儿思来想去最后将兰中尸体搬走了。”

  “你…你什么时候也掺和进此事来了?!这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石玉压低声音闷吼出声。

  石宛耸耸肩,平淡地说道:“危险吗?阿姐都能蹚浑水,为何我不能?再者我已经把兰中挪到一个更为安全的地方,你不夸奖我反倒凶我,坏阿姐!”

  石玉惊魂未定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着,“宛儿,你如实告诉阿姐,你把兰中放哪了?”

  石宛狡黠一笑,“秘密,反正过不了多久你就知道了。”说完石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困死我了,阿姐咱回去休息吧。”

  石玉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她迟钝地跟上石宛的脚步,回了屋子里。

  翌日,众嫔妃集合在大殿内,谁都不敢先落座,仇淑慎在众人中寻找,找着了站在角落的刘绮菱,“舒妃娘娘。”她主动上前招呼道。

  刘绮菱后退了几步微微屈膝,“洛妃娘娘,洛妃娘娘晋升臣妾都没前去为您庆贺,还望洛妃娘娘见谅。”

  仇淑慎苦涩地勾了勾嘴角,“就像你说的,何来大喜?况且臣妾也已听说了可岚的事,你还好吗?”

  刘绮菱身子抖了抖,她别开眸子轻不可闻地应道:“都过去了。”

  仇淑慎心疼地叹了口气,“往后会越来越好的,臣妾也是惭愧,在你最需要人陪的时候,没能陪着你。”

  “洛妃娘娘,皇后娘娘来了,咱们落座吧。”刘绮菱生硬地别开话题,直径坐在软椅上。

  仇淑慎抿了抿嘴,没过多留意刘绮菱的变化,全当她是忆起了伤心事忘了礼数。

  待文兖与常忻到来问好过后,众嫔妃落座,仇淑慎望着眼前冒烟的铜锅,深吸了一口浓香的高汤味,不禁感受到了饥饿。

  “这是塞外可汗进贡的三河羊羊肉,锅底是本宫命太医配的药膳锅,妹妹们莫要客气,多吃些。”常忻客气地说道,“圣上,臣妾为您斟酒。”

  文兖点头拿起筷子,涮了片肥瘦均匀的羊肉。

  等文兖吃下第一口后,众嫔妃才敢动筷,仇淑慎夹起一片肉沾着塞外特色野韭菜花酱,吃完肉喝了一碗泛着油星的汤,身子总算冒了热气。

  “妹妹多吃些。”仇淑慎小声说道。

  刘绮菱点点头,却没看仇淑慎一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