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凰权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浅尝野果

凰权弈 孤梦南蝶 2194 2019.08.05 18:21

  丁宇权的眼眸在嬉笑的俩姐妹身上游离,最后落在了更为拘谨也更欢脱些的仇淑慎身上。

  “华儿,今夜可否留下用膳?”丁宇权轻声问道。

  仇淑华询问着仇淑慎的意见,她有些紧张的纠结着手中的丝帕。

  仇淑慎揉了揉肚子狡黠一笑,“听公子这么说我还真有点饿了,阿姐你真是寻得了位好人家,竟还会做饭。”

  丁宇权透过仇淑华的身影对着她说道:“不敢当,独行在世,若不沾些油盐,倒显得孤寂,华儿想想吃什么,我先收拾下东西。”说完走到自己的摊位前摘下挂着的白花。

  “淑慎,待会回家就说路过一家新开业的酒楼,闻着香味没挪动得了身子便在外面吃了,不然母亲该多疑了。”仇淑华垂着眼帘柔声说道。

  仇淑慎了然地点点头,“阿姐放心,既然你愿意带我见未来姐夫,我定不会多说。”

  “什么未来姐夫,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啊莫要当他面这么说,丁哥哥脸小,该知羞了。”仇淑华不等别人先羞,自己脸颊倒先红个通透。

  仇淑慎顺着她的眼神望去,瞧见了收拾摊位的丁宇权,俩人眉目传情,不知是谁先提了嘴角,俩人都抿着甜意别开了目光,真好啊,这是她踮着脚都碰不到的生活,她眼睛被太阳照射得有些酸,她低着头揉开眼角的湿润。

  仇淑华感受到了仇淑慎情绪上的波动,她心疼的问道:“淑慎怎么了?是方才那歹徒弄痛你了?”

  “阿姐我没事,只是想着待我入宫,便不知什么年月再能见着你了,淑慎若是想你了,该怎么办?”仇淑慎握着她的手叹息了一声。

  仇淑华捻着丝帕擦拭着她眼角的清泪,“傻妹妹,你若想阿姐了,阿姐便求得圣上恩准,入宫看你去,你我姐妹情深,即便隔了整个皇宫,也算不上什么。”

  仇淑慎缓解了心中的动荡点点头,等丁宇权收拾好小摊,姐俩都没想好该吃些什么,反倒俩人都泪眼婆娑的望着他。

  “这是怎么了?想不出该吃什么急出泪了?”丁宇权笑出声来,最后还是他带着俩人去河边渔夫手里买了条新鲜上岸的鲤鱼,上山摘了些被日头晒得滚烫的野果和嫩脆的野菜。

  仇淑慎歉着仇淑华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山上行走着,时不时蹦出来的蚱蜢都能吓得俩人花容失色。

  丁宇权随手擦了擦野果扔给了俩人,吃笑道:“两位大小姐行的坦荡,是第一次走这种羊肠小道吧?”

  仇淑华挡着脸颊咬了口野果,酸爽清脆,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扬起下巴笑得爽朗,“莫把我当小姐看待,不过几只蚱蜢,我才不怕!”

  仇淑慎吃着野果,不自觉捂着脸颊,酸得她姣好的脸颊皱成一团,丁宇权见了笑着扔过来个通红的果子,“再尝尝这个。”

  她正要说些什么,冷不丁听着身后传来了一阵不属于他们仨的窸窸窣窣,她拉住正要上前证明自己的仇淑华谨慎的竖起了手指,“阿姐,你去丁公子身旁,我去那头探探究竟。”

  仇淑华疑惑的歪头,“淑慎,可是听着什么了?”

  丁宇权收起笑容眼神也变得沉着,“你俩快跑,我去看看。”

  “别,丁公子护好阿姐,我功夫了得不会有事。”仇淑慎说完朝着方才激起声响的灌木丛跑去,她抬起手掌像是给自己鼓励一样捡起石头朝那扔去,丁宇权大步追上仇淑慎挡在她身前一口气喊道:“谁人在那!快出来!”

  “小姐,别打了,是我...”

  听着熟悉的声音仇淑慎又惊又喜,“阿离?!你怎么在这?”

  她不等灌木丛后面的人出来,自己如脱兔般跳了进去,看着阿离捂着头委屈的模样把通红的果子塞进了他手里,“你也是,既然来了为何还要偷偷摸摸的?”

  阿离咬了口果子酸得直翻白眼,“呸呸!小姐你莫要捉弄于我了,还不是因为你和大小姐一同偷跑出来,夫人唤我跟着你俩,眼瞧着你马上就要入宫了,还这般不安分。”

  “是嫌果子不够酸?”仇淑慎故意做了个鬼脸,吓得阿离缩着脖子跳出了灌木丛。

  阿离原先是仇将军手下的一名护卫,因为乱箭刺伤了他的左膀再拿不起盾,便留在仇府中做起了看管,说起来,仇淑慎的三脚猫功夫还是阿离教的,守着仇府枯燥乏味,若不是阿离糊弄她些功夫,兴许她早就失了自己了。

  “丁公子莫慌,这位是仇府的人,他叫阿离。”仇淑慎笑着说道。

  丁宇权微皱了皱眉,还是礼貌的作揖,“方才我就心想着京城不该遍地歹人,原来是熟人,在下丁宇权,若不嫌弃,一同到寒舍用餐?”

  阿离又缩了缩脖子,“不了不了,我来是叫二位小姐回府的,今日仇将军回府,夫人备好了酒菜,就等二位小姐了。”

  仇淑华听着话音小跑上前,“今早母亲告诉我的分明是父亲明日才回府啊!”

  阿离看着仇淑华,她躲在丁宇权身后不肯前进半分,他垂下眼帘叹了口气,“大小姐,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丁宇权掂量着手里的鱼苦笑了一声,这几日又白忙活了。

  “丁哥哥,华儿并非...”

  不等仇淑华说完,丁宇权打断了她的话,“无妨,怪我登不上台面,日后若不方便,就别跑出来了,快些回去吧,莫让仇将军担忧。”他说完直着脊椎转身离去。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仇淑华都快把手中的丝帕皱成一团,仇淑慎蹑手蹑脚上前担忧的开口:“阿姐,丁公子是生气了吗?”

  仇淑华疲惫的笑了笑,“他说过待金榜题名便来迎我过门,又怎会因为这等小事而发怒?我们回去吧。”

  仇淑慎狐疑地点点头,她望着丁宇权即将消失的一抹白总觉得心里多了些疑虑,再看仇淑华认真的神情,自知自己是问不出什么,她叹了口气挽着仇淑华走出了丛林。

  仇淑华看着自己脚下的泥泞原本就没缝的心堵得更慌,“淑慎,待会若母亲问起我们去哪,你便说...”

  “便说阿离故意装歹徒吓唬我俩,慌乱下跑进了树林里。”仇淑慎笑着拍了拍她的手。

  仇淑华叹了口气,脸上挂不住任何表情,“那就这么说吧。”

  阿离一脸茫然,“二位小姐,若是这样说出去,我会被乱棍打死吧?二小姐,你为何将我推出去啊?”

  仇淑慎瞪了他一眼,“多嘴。”

  阿离委屈的撇撇嘴,闷头跟上了她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