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凰权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初见三嫂

凰权弈 孤梦南蝶 2059 2019.11.23 13:11

  “女人?”来人下马端详着仇淑华的模样。

  仇淑华咬着牙怒视着对方,用自己最凶狠的模样叫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琉璃转了转眼珠跟着叫道:“我可是当今端王妃!你若敢碰我一根手指头,端王爷能把你祖坟掘了!”

  对方看着她企图将自己吓跑的模样笑出声来,他跪在地上行了个礼,“端王妃莫怕,我是文渊,今日本想与三哥汇合,万没想到遇到了这等事,您放心,已经没事了。”

  琉璃与仇淑华对视一眼,琉璃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挡在仇淑华身前,“我才不信你的片面之言?!你若怕死,就赶紧滚!再多看我一眼小心我让端王爷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文渊笑着摇摇头,他摆摆手,身后士兵将半死的阿离拖了过来,“若不是我,这小子可能早成肉泥了,还不信我,端王妃?”

  琉璃紧张地近乎快爬过去,她盯着阿离满是鲜血的脸,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

  他这句话分明是对着仇淑华说的,仇淑华吓得一机灵赶忙别过眼神与琉璃对视一眼,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就被文渊抱上了马背,“王妃,走,我带你去找端王爷。”

  仇淑华费力地挣扎着,眼看着挣脱不开此人的肩膀,只能暗骂了一句:“不知廉耻!放开我!”

  文渊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端王妃可真是个厉害的角儿。”说完反而将她抱得更紧。

  琉璃也被半拖半拽地拉扯上马背,几人穿过雾气之中,赶到了文堔身旁下马,惊呼道:“三哥!小弟来晚了,您可受伤?行刺之人抓着了吗?”

  文堔扫了眼马背上的仇淑华,话中有话的说道:“我没事,行刺之人似乎很熟悉我的路线,在我逃脱后随着这雾气凭空逃脱了。”

  文渊扶着仇淑华下马,将她送到文堔身旁,像是没听懂文堔话中含义一般,自顾自地说道:“三嫂无事,三哥放心。”

  仇淑华垂着眼帘小心挪到文堔身后,“王爷,正是此人救了我。”

  文堔笑着上前拍了拍文渊的肩膀,“多亏你及时赶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文渊挠挠头笑出声来,“这不都是应该的嘛,倒是三嫂,真是够厉害的,搞得我都不敢娶妻了。”

  仇淑华面如死灰,她紧紧纠结着手指,暗自在心中祈祷,这个叫文渊的可别再说这些不着调的话了。

  文堔顿了一瞬,嘴角的笑变得生硬,“王妃可有谢过六弟?”

  仇淑华点点头,小声说道:“谢过了。”

  “如此便好。”文堔苍白地寒暄了几声,望着周围的荒凉说道,“天色已晚,将士们也受了惊吓,今日便在此地安营。”

  他说完后,瞥了眼将死的阿离,对着秉春说道:“唤军医,阿离可留。”

  众人听令后,纷纷开始行事,仇淑华心脏跳得比方才还快,她默默跟在文堔后面,正寻思该如何开口解释时,文堔转头注视着她,“你还有事?”

  仇淑华赶忙后退了几步摇头说道:“臣妾此前并不识六王爷,也从未有过逾越之举,方才只是碰巧撞见了赶来的六王爷,这才搭马,王爷,刚才事发突然,还望您不要介意…”

  文堔给仇淑华的,只有一个冰冷的后背,他闷声开口:“此事不必再提,但你要时刻记着,你是端王妃,什么事该做不该做,进我端王府门前嬷嬷早就告诉过你了。”

  仇淑华梗着脖子点点头,在人群中被文堔斥责了,她莫名有些眩晕,却不能有任何反应,她颤抖着嘴唇片刻,僵硬地屈膝应道:“是…”

  她不能悲不能喜,甚至不能有身为女人该有的情愫,仇淑华环顾着身边忙碌的众人,只有她一个人,自己的孤单无人能慰藉。

  “娘娘,您受惊了,奴婢扶您去休息?”琉璃心疼的说道。

  仇淑华苦笑着摇摇头,“你快守着你的阿离哥哥去吧,若不是他,我们早就命丧黄泉了。”

  “那…秉春那边,我还要多照看吗?”琉璃胆怯地发问。

  仇淑华笑意渐浓,她张开双臂,感受着空旷的风,“我还需要布棋吗?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她一面不肯服输,一面又已经千疮百孔,仇淑华已经找不到任何方向了。

  “照看着点吧,乱世之中乞求什么儿女私情?”她说完留下琉璃一人转身盲目地漫步。

  琉璃揉了揉眼角的泪,跑向军医营,她不过个奴,哪有什么权利顺从自己心意?还不是主子让做什么便做什么。

  仇淑华在雪地中找了片还算干净的枯草,仰头感受着冬日阳光。

  “三嫂,你方才跟三哥说谢过我了,嘶…你什么时候谢的啊?我咋没听见?”文渊不知何时坐在了她身旁。

  仇淑华没好意的打量着文渊,“我说谢过便谢过了。”她对这个毫无皇家气质的登徒子没半分好感。

  “三嫂真能欺负人,非但没谢我还骂我来着,你骂我什么来着?我还从未被女人骂过,挺新鲜的。”文渊坐在她身边轻笑道。

  仇淑化背过身子不去看他,“六王爷,还望您自重。”

  文渊咧着嘴笑得那叫一个欢,“三嫂,你说你总板着个脸作甚?小弟看着都要吓死了。”

  仇淑华叹了口气起身,看也不看文渊一眼。

  “三嫂你别走啊,你这也不是对救命恩人的做法啊!”文渊跟着仇淑华急切地唤道。

  仇淑华捂着耳朵躲避着他,忍到不能再忍时,她转身怒吼道:“六王爷!您能不能知些廉耻?你口口声声唤我三嫂,但你何曾视我为长辈了?好歹你也是皇家后裔?可否成熟些?”

  文渊似乎没想到仇淑华会爆发,他直挺挺地站在原地,怯懦出声:“三嫂…我…臣弟并无他意,臣弟见您面色沉重,还以为你仍处于惊吓之中,只想哄你开心。”

  仇淑华已经很久没有被这般对待过了,她掩面蹲在地上痛哭出声,“我是你什么人啊!你为什么要哄我?”

  “嘿嘿,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些了。”文渊抬手本想拍拍她的背,纠结片刻还是选择无力放下了手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