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拜见不成,心思量。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710 2019.06.13 23:23

  “让姑娘久等了,家师不见客!依我看,姑娘还是回去吧!”付咏喆道来。

  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去禀报于谢逍遥,而是将情况告知了师妹谢雨荷。

  “谢大侠当真不愿见我?”宫紫霄道来。

  “是的。”

  付咏喆斩钉截铁道。

  “你看我们千里迢迢而来,若是不能完成宫主的任务,我们又怎么回去交代?”宫紫霄道来。

  “那是你的事,家师不见你们,我也没办法。”

  付咏喆道。

  “我想这其中定有误会,这样吧,你只要让我见到谢大侠,我亲自向他解释解释。”

  宫紫霄道来,依旧不死心。

  “不必了!我想冰雪宫与逍遥居在半月之前的一战后,还是少些来往的好,再说谁知道你们冰雪宫安的什么心?”

  付咏喆道。

  他知道再如此交流下去,定会露出破绽,于是故意将往事提上日程,故意激怒于宫紫霄。

  “我知道半月前的一战之后,我们之间便有了不小的误会,可你看我今日之行只带了一名姐妹,像是有甚阴谋么?”

  宫紫霄解释道。

  “是吗?那三日前楚昭然重伤梅剑兴这又怎么解释?你不会告诉我,你不知情吧!”

  谢雨荷走上前来,道。

  “师妹,你怎么来了?”

  付咏喆道。

  “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还要跟她们在这耗着?”

  谢雨荷小声道。

  “谢姑娘这话虽有些道理,但我宫紫霄发誓我对于楚昭然重伤梅剑兴一事确实不知情。”宫紫霄道来。

  “是吗?你们的话谁会信,我劝你们趁我爹在未改变决定之前赶紧离开,否则到时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谢雨荷道来。

  “哼,谢姑娘,我宫紫霄出道至今还未曾这般低言细语的与你们好心沟通,若不是我领了宫主的命令,我又岂会来这里与你们费口舌之争。”

  宫紫霄道来。

  心道:“看来此行不会顺利了!她知道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只好转变交流方式,以求寻得一丝机会。”

  “既然如此,你们还赖在这里做甚,还不赶紧给我离开?”

  谢雨荷一听,瞬间怒气涌上来,道。

  “你洋气什么,若不是看在你是谢大侠之女的份上,今日我定要与你在武功上分个高下。”

  宫紫霄道来。

  她知道不能与之硬碰硬,虽不说谢逍遥武功之高,就连这刚重伤楚昭然的付咏喆在此,她亦没有把握击败他们,只好搬出江湖侠客的那一套情义来。

  “是吗?你有本事的话,咱们今天练练,我看到底是谁先怂。”

  谢雨荷道来。

  她岂会怕宫紫霄呢!

  未等宫紫霄回话,一旁的付咏喆道:

  “师妹,你消消气。我看宫姑娘她们也没什么坏心,你就别如此较真了!”

  “师兄,梅兄弟现在正重伤躺在床上,你竟然说我较真,梅兄弟的仇还报不报了?”

  谢雨荷道来。

  她对于师兄的态度大失所望。

  “熟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宫姑娘此行是奉命而来,我们要报仇那也要找楚昭然去报不是?”

  付咏喆道来。

  “哼,我不管,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谢雨荷道来,运气而起,朝着宫紫霄袭来。

  宫紫霄见状亦不抱一丝幻想,运气而起,道:

  “我岂会怕你不成?”

  运足掌力朝着谢雨荷而来。

  付咏喆还来不及出手阻止,便见两人已经交战于密林之外的半空之中。

  只见两人招招相触,掌影肆虐,一招一式都不曾放松。

  短短一瞬间,便已出手三十招。

  可奇怪的是,两人掌力虽有不同,身法各有变化,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半分。

  霎时间,短暂的僵持形成了。

  付咏喆见状,表面上两人旗鼓相当,但在任其斗下去,定必有损伤,且师妹必定会败于宫紫霄之手。这对于逍遥居或是冰雪宫都是不愿意看到的。

  如今师父在闭关的重要阶段,他不能让其他门派有机可乘。刚才听宫紫霄所言,冰雪宫似乎亦不愿与我逍遥居为敌,这才派来宫紫霄,面见师父。

  付咏喆想到这里,运气而起朝着两人中间一掌而出,将两人荡开,道:

  “够了!”

  由于付咏喆出招快速,所以宫紫霄和谢雨荷都来不及防备,这时两人倒在地上,站了起来。

  双眼仇视着对方,显然两人依旧不服气!

  “宫姑娘,我看你们先行回去,到岭南镇寻得地方住它个几日,待我师父改变心意,你们再来不迟,你看如何?”

  付咏喆道来。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还请少侠能够在你师父面前多多美言几句,说明我们的来意。”

  宫紫霄见状,道。心想:“若再僵持下去,于她还是于冰雪宫都讨不到甚便宜可言,在宫主没来之前,她亦不想节外生枝。”

  “那是自然!宫姑娘慢走!”

  付咏喆堆笑道。

  “红影,我们走!”

  宫紫霄道来,两人转身离开了。

  “师兄,你若不出手,三招之内,我定然将她打败。”

  谢雨荷信誓旦旦道来,夹着一丝埋怨之气。

  “我知道师妹武功自然比她厉害,但我这么自然有我的考虑。”

  付咏喆道来。

  “哦?怎么说?”

  谢雨荷见状,收起了自己的小脾气,道。

  “我们先回去,我再慢慢与你道来。”

  付咏喆道来。

  “呵!师兄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

  谢雨荷一听,便被付咏喆逗得笑出身来,道。

  “走吧!我想我这么做,师父他一定会赞同的。”

  付咏喆道。

  “你就得了吧!其实就她们两个人,我随便叫两个弟子便能搞定,你偏偏要护着她们。”

  谢雨荷听后,道来。

  “师妹,有时候自信是好事,但不要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付咏喆见状,道来。

  “哼!你不是在我旁边嘛!你稍微帮我一下,哪会弄得这般麻烦。”

  谢雨荷道来。

  “我们逍遥居人做不到以强欺弱,更何况你怎么知道她们只有两人,你没见那山坡之上,伏着一大群人呢!”

  付咏喆道来。

  似乎一切都在他的视野之中一般。

  “哪里有,我怎就没觉察到。”

  谢雨荷见状,连忙回头看了一眼,却什么也没发现,道来。

  她觉得师兄这是在小题大做,太过于小心谨慎了。

  “对了,你不会真的要帮她在我爹面前说好话吧?”

  谢雨荷又道。

  “你说呢?”

  付咏喆见状道来,跑上前去,奔向密林中去了。

  谢雨荷来不及反应,只好快速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密林之中。

  柳骏安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他没想到的是,这逍遥居中竟然有人的武功和视野开阔程度远非他可以比拟。

  虽说宫紫霄武功不弱,但在那少年面前便觉得不那么厉害了。

  他觉得那个谢雨荷更是有趣的紧,武功比起宫紫霄而言,稍逊一筹,但那不服输的态度到比宫紫霄好一些。

  虽说她有些自信得目中无人,但这恰恰是柳骏安所欣赏的。

  柳骏安亲自目送着谢雨荷和宫紫霄她们消失在密林之外,却发觉还有一群人仍然悄悄伏于离他不远处的丘壑之中,似乎这一场对战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前奏一般。

  柳骏安知道逍遥居在江湖上的势力和实力,再见刚才那少年的武功和机变来说,他顿时觉得梅剑兴眼光不错,找了这么一把强有力的保护伞,那些想要擒得梅剑兴,进而实施他们的计划,那简直难上加难。

  想到这里,他不禁想起梅清扬前辈来。

  他握着那枚玉佩,心道:“梅前辈,您是要告诉我什么呢?莫非您还有未完成的心愿?”

  他不知道这枚玉佩代表着什么,但他知道对于梅前辈来说至关重要,他想着便将它置于怀中,揣好,小心翼翼的保护着。

  他想来,他或许有必要去一趟雁归门,或许在那里他能够找到一丝答案,亦在情理之中。

  随着天色渐渐变得昏沉起来,柳骏安悄悄起身,下了山坡,骑上快马向着雁归门方向奔去,不一会便消失在茫茫山道里。

  或许这对于他来说,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那些江湖中人见没有机会进入逍遥居,没有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亦纷纷散了去。

  “紫霄,你与他们动手了?你没事吧?”

  此刻宫紫霄和红影已经回到自己的领地岭南坊中。

  楚昭然一听红影说宫紫霄与逍遥居人动手了,连忙关心道。

  “不是他们,确切的说是与谢雨荷动手了。你紧张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

  宫紫霄见楚昭然那份急切紧张的模样,笑道。

  “你还笑,若不是付咏喆出手将你们分开,而是两人合起来对付你,你还有命回来吗?”

  楚昭然见状道来。

  似乎有一些生气的样子。

  “有那么夸张嘛!我到觉得这付咏喆人还不错,至少没有趁机威胁于我。”

  宫紫霄道来。

  “呵!人家这次没伤你是给宫主面子,无论如何下一次去逍遥居,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太冒险了。”

  楚昭然道来。

  “好吧!下次让你陪我去行了吧!”

  宫紫霄道来。

  她没想到的是,这次突遭意外回来,楚昭然这般激动。

  她不是不知道楚昭然对她的情意,可是在冰雪宫谁敢私自谈情说爱,因此,她对于楚昭然的爱慕和关心,只能深深的放在心里,从不让人察觉。

  “这还差不多。”

  楚昭然道来。

  “对了,哪个一直跟踪我的柳骏安呢?”

  “关于他,我正想跟你们说呢!自从你们离开后,柳骏安便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踪影都没有,你说他不会找不到你,先行离开了吧!”

  楚昭然道来。

  “你不了解这个人!从我第一次遇见他,我就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个英雄的愤懑,一个智者的光芒笼罩着他。深邃,甚至深不见底。我想,除非他不想跟踪,要不然,很难逃脱他的追踪。”

  宫紫霄道来。

  “你说他跟踪你干嘛?他不是刚去拜见过宫主嘛!”

  楚昭然道。

  “兴许他没有从宫主那里得到想要的答案,见我又匆匆离开,倘若是你,你会不决定跟踪吗?”

  宫紫霄道来。

  “这么说来,他一定背负着一个重要的使命,所以他这才跟踪于你,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楚昭然道。

  “嗯!你分析的对!不过他的突然隐匿却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他可以随时吞噬于你。”

  宫紫霄道来。

  “哎!你就被自个儿吓自己了。还是想想接下来我们怎么才能够完成宫主交付的任务吧!”

  楚昭然道。

  “你说的对!我看这样,红影,你即刻撒出能够用的人手,一方面探查柳骏安的下落,另一方面探探江湖中人的动静,我想这其中定会给我们想要的结果来!”

  宫紫霄道来。

  红影领命出门而去。

  “我想三日之后,我们再探逍遥居,定会有不同的收获。”

  宫紫霄道来。

  “那赶快去歇息吧!”

  楚昭然道来。

  “好!你且静养,我先走了。”

  楚昭然嗯了一声,目送宫紫霄离开,直到人影消失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