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逃离。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364 2019.06.17 22:11

  这两日下来,梅剑兴没有一夜睡过好觉。

  他知道自己一度停留于此,并非良策,倒不如按照计划,先行离开,或许还能挽狂澜于既倒。

  这个主意一打定,梅剑兴便开始着手自己的行动计划。

  梅剑兴知道谢雨荷每日午时三刻都会前来看望于他,因此,这一切都要着落在谢雨荷的身上。

  虽然他知道这样做,定会为人所不齿,但为了自己和那心中的挚爱,他不得不将计划对准谢雨荷来。

  其实,这个计划需要成功,真的非谢雨荷或者付咏喆不可,但付咏喆一来武功太高,难以对付,二来,他与他很少有交集,就连平时都很难见上几面,更别说让他成为自己计划中的一部分了。

  而谢雨荷不同。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对谢雨荷的脾气秉性和说话语态甚至步伐都有了足够的了解,他想他完成这样的任务应该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如今已经日上竿头,梅剑兴将计划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演练着,深怕疏漏了什么。

  从江湖中人传回的消息来看,冰雪宫门人已经再次向逍遥居集结,更为可恶的是,天煞门人亦对逍遥居采取了行动,这让那些原本对逍遥居虎视眈眈之人有了乘火打劫的机会,他们怎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呢!

  梅剑兴的身体在谢雨荷的帮助调理下,如今已经好了个八九分,他正想起身活动活动胫骨,不至于长时间卧于床榻上而导致身体机能僵硬。

  却闻一人的脚步声,滴答滴答的靠近过来。

  梅剑兴知道来人正是谢雨荷。

  他只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等待着谢雨荷进门来。

  正在他思索之间,谢雨荷已经走了进来,见状,道:

  “起来喝药了!还在装睡!”

  “哈!雨荷姐姐今天为何来这么早啊!我还没睡醒呢!”

  梅剑兴见装睡不成,只好立起身来,道。

  “哦!我待会有事处理。所以先来看看你。”

  谢雨荷道来。

  来到床边坐下,将药碗端在手中,用勺子不停地搅动,以让药的温度降下来,达到适宜的温度。

  “谢谢雨荷姐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梅剑兴见状,道来。

  “呵,你什么时候嘴巴变得这么甜了?来,先把药喝了。”

  谢雨荷道来。

  亲自给梅剑兴喂药。

  梅剑兴顺从的喝了一口,又一口,最后竟然从谢雨荷的手中夺过药碗来,将药喝了个干净。

  谢雨荷见状十分欣喜,她没想到今天的梅剑兴会如此配合,甚至尽乎主动。

  梅剑兴喝完后,道:

  “雨荷姐姐,还有吗?”

  “得了吧!你要当饭吃啊!”

  谢雨荷一听,笑骂道。

  “虽不能当饭吃,但谁叫是你亲自熬制的呢!我喜欢这个味道。”

  梅剑兴道来。

  “好了,你就别贫嘴了。快让我看看,你恢复的怎样?”

  谢雨荷道来。

  梅剑兴‘哦’了一声,将手伸了出来。

  谢雨荷运气而起,为梅剑兴把脉,察看伤势。

  令她没想到的是,梅剑兴的脉象若有若无,时强时弱,让她一时间判断不出来。

  她记得几日前为其诊断的时候,他明明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今天怎会瞧不出一个究竟来。

  谢雨荷见状,只好运气于周身,再次为其疗伤起来。

  其实,她所见的这种乱象,不过是梅剑兴故意为之罢了。

  为的就是能够出其不意的执行自己的计划。

  待谢雨荷运气疗伤完毕,停下来。

  道:“你先休息休息,我想你很快就会好起来。”

  “谢谢雨荷姐姐,你不会这么快就要走了吧?”

  梅剑兴道来。

  “你怎么知道?”

  谢雨荷脱口而出,道。

  “我猜的。你刚才不是说有事要忙嘛,所以剑兴这才作了大胆的推测。”

  梅剑兴道来。

  “虽然这只是你的臆测,但还是很准确。我先走了!”

  “好!姐姐慢走!”梅剑兴道来。

  只见谢雨荷站起身来,准备要走,却突然觉着头晕目眩,全身无力,倒了下去。

  梅剑兴这才从床上跳了下来,将谢雨荷轻轻的抱起来,放在病榻上,躺下。

  “对不起,雨荷姐姐,梅剑兴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希望不会怪我。”

  梅剑兴将床被拉过来给谢雨荷盖上,道:

  原来在谢雨荷一进门开始,梅剑兴就使用了家传的迷药置于灯芯中。

  随着火焰的温度上升后,迷烟便开始散发出它独特的气性,能够将人在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从而将人迷晕。

  不过梅剑兴来不及高兴,因为他知道这迷药只有短短的一个时辰,他必须得在这半个时辰之内,避过门庭弟子的守卫,穿过密林。

  这对于他来说,实在太难了。

  不过以梅剑兴言出必行的性子,他岂会轻易放弃?

  这不,他坐在梳妆台前,按照谢雨荷的长相,开始描摹起来。

  此刻,正见梅雁影误打误撞,来到了岭南镇。

  她戴上斗笠,拿着剑,一步步的走进人流中去。

  却不想,她的一举一动,早已被位于街道入口处楼阁之上的楚昭然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楚昭然虽然不曾看清梅雁影的长相,但看其走路的姿势,定然是一位集美貌智慧和武功于一生的厉害角色。

  不过他见梅雁影对周围的一切物什都显得十分好奇,看来她并不是一位久经沙场历练,混迹江湖多年的女派人物。

  不由得多思考起来。

  梅雁影见状,一阵欣喜。

  她没想到的是,这初入江湖,便这般有趣,竟然忘了自己此行的主要任务。

  梅雁影虽然好奇,但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伴着她一路急行百余里,此刻早已饥肠辘辘。

  于是看到前方不远处,便有一个悦来客栈。

  梅雁影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来,走进去,对店小二道:

  “给我来你们这里最好的饭菜。”

  那店小二点头哈腰道:“客官您先休息片刻,你要的菜马上就好。”

  梅雁影在店小二的引领下,来到靠窗的位置坐下,便开始忙活去了。

  梅雁影刚刚坐稳,便见一少年走了进来,手持折扇,不停地在胸前来回摇动。

  那店小二连忙上前,道:

  “客官您里边请!”

  楚昭然顺从的跟着店小二从梅雁影身前走过,梅雁影当作没事一样,静静的坐着,等待着一场美食大战。

  楚昭然在梅雁影的斜对面坐下,叫了一碗阳春面和一壶好茶,观望着周围的动静,特别是梅雁影的一举一动。

  梅雁影察觉到少年楚昭然的举动,亦没有在意。

  她想,这不过是一场江湖路的开端罢了,既然要去经历,她又有何惧?

  却见逍遥居,梅剑兴的房间内。

  梅剑兴化作谢雨荷的模样走了出来,只见他的屋前多了两名卫士看守。

  梅剑兴信步走了过去。

  那两名守卫道:“大小姐好!”

  梅剑兴不说话,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向着门庭方向赶去。

  花了半盏茶的功夫,便来到门庭前不远处,只见付咏喆站在门庭处,与守卫说着什么,却又听清不得。

  梅剑兴见状,连忙侧身靠在门柱上,望着付咏喆的一举一动。

  梅剑兴对于这个发现,对于他来说是始料未及之事。

  不过既然木已成舟,他只好硬着头皮走下去。

  他与付咏喆所在的位置不过百步之遥。

  正在他想着如何上前,与付咏喆搭讪的时候,突然他的身边来了一少年,道:

  “师姐,你躲在这里干什么呢?”

  声音异常洪亮。

  吓得梅剑兴连忙站直了身子,道:“没干什么,不过好奇罢了!”

  指了指不远处的付咏喆道。

  锦衣少年见状,似心神领会道:“哦!我知道了!你在暗恋大师兄!”

  梅剑兴示意其不要张扬。

  却不想,锦衣少年刚才的那一声叫唤,早已引起了付咏喆的注意,这不,他已经走了过来。

  道:“师妹,师弟,你们在说些什么呢?”

  “没什么啊!师兄,你在门庭处干啥呢?”

  梅剑兴道来。

  “哦!我是嘱咐手下人要加强警戒,特别是现在这关键档口。”

  付咏喆道来。

  “师兄辛苦了!你快去歇歇吧!有我和师弟呢!”

  梅剑兴道来。

  “嗯?”

  付咏喆一听这话,心有疑惑,不过并没有放在心上。

  遂道:“这算什么,为了逍遥居再苦再累都值得。不是吗?”

  “师兄还是老样子,看来是我多虑了。”

  梅剑兴道来。他一直在试图用谢雨荷的口吻与之对话。

  “师妹,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这时只闻付咏喆道。

  “我没事啊!不过是最近压力大了,有些困倦罢了。”

  梅剑兴见状,故作轻松道。

  “那你怎么一直在流汗!”

  付咏喆道来。

  “我真没事,谢谢师兄关心。若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梅剑兴没想到他会紧张到冒汗。

  于是道来。

  他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赶快离开这里。

  一来,算时间,谢雨荷就快要苏醒过来了。二来,前面还有重重阻碍等待着他,他不得不想提前结束这般对话。

  “好吧!那你先去忙吧!我正好与辛龙谈谈事。”

  付咏喆见状,道来。

  “嗯!”

  梅剑兴道来,便快速离开逍遥居门庭,往密林之外赶去。

  见梅剑兴走远,付咏喆道:

  “你偷偷跟上你师姐,我总感觉她今天哪里怪怪的?不过又说不上来。”

  “是!”

  锦衣少年汪辛龙道来。

  “去吧!看看她要去哪里,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暗中保护好你师姐的安全。”

  付咏喆叮嘱道。

  “师兄你就放心吧!交给我了!”

  汪心龙道来,往门庭之外赶去。

  望着谢雨荷和汪辛龙离去的背影,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袭上心头。

  如今冰雪宫已经再次派人而来,目的是什么,他尚未弄清,又无故增添了天煞门这股势力。

  他曾听闻师父说过天煞门的厉害和诡异之处,据说萧长空的‘萧影神掌’一经出仕,便技惊四座,让多少江湖侠客闻之而后怕。

  付咏喆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这一次逍遥居的命运将会经受强大的考验。

  付咏喆离开门庭,往自己的房间赶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