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姐妹联手为爱死。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370 2019.07.09 23:00

  宫紫霄虽身受重伤,但在楚昭然的配合下,一招一式皆透着一股浓烈的杀气,杀她虽不是她的本能反应,但到了如今这般田地,她不得不对梅雁影下了诛杀令。

  梅雁影的剑招在起落之间真的在试图冲出一条血路来。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切只是开始。

  惟见宫紫霄掌影重重间,一条雪影冲杀而出。

  楚昭然见状亦运着剑招而来。

  梅雁影的命,顿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却看顾月儿与苏婉容的对招,只见苏婉容的剑招试图压制着顾月儿而去。

  顾月儿没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孩竟然有这么好的武功。不过她不曾后怕,顾月儿掌影突变,一招掌影对垒而来。

  与苏婉容的掌力又对了一掌。

  这是她们第三次打成了平手。

  这让顾月儿越来越觉得危险将至。

  她知道时间拖的越久,对她和梅雁影越不利。

  于是便想着如何速战速决。

  梅雁影此刻正被宫紫霄的掌影逼的连连后退,楚昭然的剑招应运而至,一招落叶挑水而来。

  打的梅雁影措手不及。

  终被宫紫霄的掌力所伤,倒在了不远处。

  梅雁影立刻站了起来,试图运着剑招而来。

  不曾想楚昭然本就已经有了先发制人的时间,一剑朝着梅雁影的腹部刺来。

  梅雁影连忙将剑招变幻,挡在自己胸前,试图减缓其剑招攻势。

  就在她挡剑的一瞬间,宫紫霄又运着掌力而来,一掌重重的推在梅雁影的胸腔之上。

  顿时被掌力荡出十数米,重重的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叫唤,吐出鲜血来。

  顾月儿见状,连忙运着掌力避开苏婉容的攻击,来到梅雁影身旁,将梅雁影扶起来,道:

  “梅妹妹,你没事吧?”

  “多谢姐姐挂怀,雁影没事。”

  梅雁影撑着气力道来。

  只见梅雁影与顾月儿两人背靠背站在一起,望着宫紫霄她们一步步向着她们逼近。

  听闻宫紫霄道:

  “梅雁影,顾月儿,我劝你们快快束手就擒,否则就别怪我们不留情面了。”

  “哼!宫紫霄,你以为我们会怕你不成。你有什么阴招就全都使出来吧。”

  梅雁影听后道来。

  她想到了这步田地,已经由不得她了不是吗?

  她现在心想的,就是希望西域四大护法能够及时看到她留的标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这一切只是费青的一面之词,是否有效还很难说呢!

  她只有奋力一战,才是最重要的。

  “好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怪你们命苦了。”

  宫紫霄道来。下了命令。

  只见宫紫霄三人运着掌力和剑招杀来。

  梅雁影与顾月儿对望了一眼,便运气而起,朝着宫紫霄等人而去。

  一招一式间,变幻莫测。

  掌影声声烈,剑招雪影急。

  一掌凭栏破,一剑万古愁。

  英雄莫问出,美人碧池舞。

  剑起沧澜间,屏风断水乱。

  五人的交战,掌影对垒,不过于刹那之间。

  由于梅雁影伤势过重,剑招有心无力。顾月儿根本不是她们三人的对手。

  很快便败下阵来。

  随着宫紫霄和苏婉容各自一掌破风而来,重重的击打在梅雁影和顾月儿的要害部位,顿时吐出鲜血来。

  只见宫紫霄趁机又运着掌力朝着顾月儿杀将而来。

  顾月儿与梅雁影力之所及已无法抵挡这致命一击。

  正当梅雁影和顾月儿以为命丧敌手的时候,突然从空中降落一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在了顾月儿身前。

  听闻一声叫唤,那人被掌力所伤,倒在了地上,吐着鲜血来。

  顾月儿见状,上前来,道:

  “你没事吧?”

  只见那人回过头来对着顾月儿笑了起来。

  道:“顾小姐,你能给我笑一个吗?我想……想…看看你笑……笑的样子…”

  顾月儿听后,勉强的笑了起来。

  沈青崖看着顾月儿甜美的笑容,不一会便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顾月儿见状,连忙唤道:“沈大哥,沈大哥你不要吓我……”

  奈何沈青崖此前伤势过重,此次又为了救顾月儿于危难之中,硬生生的挨了宫紫霄一掌,被震碎心脉而死。

  顾月儿知道沈青崖已死,但她却无法释怀。

  这才不到两个时辰间,自己的亲人倒在了自己面前,而如今爱慕自己的沈青崖为了救自己命丧当场。

  顾月儿不禁悲从中来,缓缓地站起身。

  一步步的向着宫紫霄等人走来,双眼释放着嗜血的光芒来。

  这个眼神,充满着极度的仇恨,亦充满着无穷的力量。

  宫紫霄见状,连忙后退了几步。

  却闻苏婉容道:

  “顾月儿,就让我亲自送你下地狱吧!”

  说着运着掌力而来。

  顾月儿一言不发,径直运气而起朝着苏婉容而来,只见一道光影一闪而过。

  听闻咯吱一声响。

  苏婉容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被顾月儿的剑气所杀,缓缓地倒下去,道:

  “你,你,你会……会…”

  话未说完,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宫紫霄见状,吓得脸色突变。

  她没想到顾月儿的剑招会如此之快,竟然在眨眼之间便轻松结果了苏婉容的性命,这让宫紫霄突然感到后怕起来。

  不过她想梅雁影已经身受重伤倒地不起,而她与楚昭然对付一个重伤的顾月儿,想来亦不在话下。

  与楚昭然对了一眼,运着掌力而来。

  顾月儿刚才一招实为气血之招,她是拼了最后一股劲才将苏婉容斩杀。

  而今看到宫紫霄和楚昭然两人运着掌力而来,她已无力回天。心中顿生感慨来。

  只听闻一声道:

  “教主,我们来了!”

  费青率四大护法匆匆赶到,运着掌力与宫紫霄和楚昭然对了一掌,将宫紫霄和楚昭然震退十步有余。

  来到梅雁影身旁,道:

  “教主,您没事吧?”

  梅雁影望着他们道来,心想终于有救了,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费青见状,道:“老二老三,教主受伤了!”

  只见费青三人运着气力将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梅雁影体内。

  宫紫霄见来人打扮,听闻唤梅雁影为教主。

  宫紫霄心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她是魔教中人?”

  见来人的武功远在她二人之上,这才不得不再做打算,趁四大护法没来的及反应过来,便运气而起,逃之夭夭了。

  令顾月儿同样疑惑的是,这帮人到底是何来头?为何要唤梅妹妹为教主?看这些人的打扮,不像是中原武林人士?莫非与二十年前的魔虓宫有关?

  她不由得将他们都想了个遍。

  她想来,梅妹妹究竟是何身份?为何会引来这么多的杀手?那青芒剑不是早就在江湖上消失了吗?为何今日又见宫紫霄口口声声要梅妹妹交出来。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她实在想不通。

  只好就地打坐,运功疗伤起来。

  经过费青等人的合力抢救,梅雁影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见是四大护法。道:“你们怎么来了?”

  “回禀教主,我们看到你留下的标记,这才一路循着标记赶了过来,没曾想还是来晚了!请教主责罚。”

  费青道来。呈半跪之状。

  “你们说的哪里话,我还要感谢你们及时出手相助呢!起来吧!”

  梅雁影见状道来。

  “谢教主宽宥!”

  费青等人道完,站起身来。

  费青将梅雁影扶起来,又道:

  “教主你感觉怎样?”

  “好多了!你们去看看顾姐姐她伤势怎样?”

  梅雁影见状道。

  她知道顾姐姐的伤势亦十分严重,所以不敢大意。

  费青等人领命来到顾月儿身旁,费青就地打坐,运着气力源源不断的给顾月儿输送着真气。

  顾月儿突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真气灌入自己的体内,让她十分难受。

  不过她伤势过重,无法动弹,只好接受着这股外来的真气在她的体力不停的与之碰撞。

  许久之后,才缓缓平息,停了下来。

  顾月儿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见是刚才救她之人,微笑道:“谢谢阁下救命之恩!”

  “你不必谢我,要谢就谢我们教主吧!”

  费青道来,指了指从不远处走过来的梅雁影,道。

  顾月儿见状,笑了笑,站起身来。

  只听梅雁影道:“姐姐,你现在感觉怎样?”

  “我好多了!这……”

  顾月儿道来。

  将目光投向了四大护法来,疑惑问道。

  “我也不知,我一醒来就这样了!”

  梅雁影怂了怂了肩,道。

  “还有这等事?”

  顾月儿听后,有些不可思议道。

  “对了,姐姐,你今后走何打算?”

  梅雁影道来。

  这又是她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只闻顾月儿道:

  “我先将爹娘安葬后再说吧!或许从此我将踏上一条不归之路了。”

  “如此也好。你今后若有什么困难,只要在途中做个标记,我这四大护法便可以随时听你调遣。”

  梅雁影道来。

  “这怎么可以?他们是你的手下,我不敢独自享用。”

  顾月儿听后道来。

  她虽不知这四人的来龙去脉,但见其对梅妹妹的忠诚度,便觉得他们是一帮可用之人。

  她突然为妹妹梅雁影拥有的他们而感到高兴和幸运。

  “姐姐你多虑了!他们是我的人不假,不过今后的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所能预料的。我想他们很愿意为你服务的。”

  梅雁影听后道来。

  顾月儿看了看这四人,除装束奇特之外,武功路数似乎也与我们中原武林人士的武功路数不同。

  “谢谢妹妹好意,我想目前的情况下,我还能应对。”

  顾月儿道。

  “也好!我们此去雁荡山上雁归门,如果你有空了,可以到那里来找我!”

  梅雁影道来。

  “好!我记住了!”

  顾月儿道来。

  雁归门她曾庭江湖朋友提起过,莫非她是雁归门的传人?

  看她刚才使的“雁澜剑法”,威力着实不小。

  “嗯!姐姐,那我们就此别过了。至于宫紫霄她们,我日后会让她们加倍的奉还回来。”

  梅雁影道来。

  “嗯!你们去吧!前路多艰,你们多保重吧!”

  顾月儿道。

  “好!姐姐,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

  梅雁影道来。

  带着人马走了出去。

  见其走远,顾月儿突然觉着腿一软,便坐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