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出手。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043 2019.06.05 12:26

    “雨荷姐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梅剑兴一边跟着,一边问道。

  “你跟着我走就是了!”谢雨荷卖着关子道。

  未等梅剑兴回话,只听闻一声道: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楚昭然突然一跃而起,横身在前,问道。

  “是你!你为何会在这里?”谢雨荷见状,下意识道。

  她识得他。

  梅剑兴亦认得。

  “心想这家伙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想请谢姑娘帮我做一件事。”

  楚昭然道来。

  其实他的原话是,告知我梅剑兴的下落,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却不知为何,在看到谢雨荷的娇容和神态时,冷不丁的说出那样的话来。

  “哦?我逍遥居从不过问江湖之事,我想阁下找错人了吧!”谢雨荷一听,回道。

  “是吗?那你们私自救下梅剑兴并为他提供保护这又算哪门子事?”

  楚昭然见状,冷笑道。

  “这是我逍遥居家务事,不劳旁人指手画脚。”谢雨荷道来,瞥了一旁的梅剑兴一眼。

  心中道:“梅剑兴啊梅剑兴,你能不能亲口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背负着怎样的使命,为何每一个出现在我逍遥居周围的人都与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她不知道的是,她与他的命运早已经被紧紧的连在一起。不止是谢逍遥所言的媒妁之约,其实在她救下他的那一刻起,已经注定了。

  梅剑兴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可鉴于他目前的身份,他是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的,更何况身旁还有谢雨荷,他要试图去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

  “那这么说来,谢姑娘不愿帮我这个忙了?”楚昭然道来。冷冷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杀气。

  “哎!你这个人有病吧!我们连你姓甚名谁都不曾知道,跟你很熟吗?你说说为何要帮你?”

  未等谢雨荷回答,梅剑兴抢先道。

  谢雨荷看着梅剑兴那种有理不饶人趾高气扬的样子让她不禁啼笑皆非。

  “这位少侠是?”楚昭然见状,道。

  他确实忘了身边还有一人。

  “我是……我是谁不重要,你赶紧把路让开,否则我就让你瞧瞧本少爷的厉害!”梅剑兴道来。

  他原本报出了自己的姓名,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是吗?看起来我今天要强留二位了。”

  楚昭然已经没了当时的耐心,冷眼道。

  就在同时,谢雨荷回了一句道:

  “你敢!”

  见其右手运气而起,聚于掌下,紧握住剑柄。

  她知道今天又不能轻易离开,带梅剑兴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了。

  于是,运气而起,等待着一个时机。

  梅剑兴见状,道:“打就打,怕你不成。”

  欲起身上前,被谢雨荷拦下了。

  正那端风起,不过才秋风瑟瑟,刮在脸上竟让人顿感一阵刺人心脉的疼。

  谢雨荷与楚昭然四目相对,似乎在等待着着什么。

  突然狂风骤起,谢雨荷和楚昭然两人倒剑而起,发出一阵嗤嗤的脆响,在风里无情的飞奔而出。

  梅剑兴见状,亦拔剑而起,参与到这场角逐中来。

  谢雨荷和楚昭然剑招相对,一招又一招之下,泛起一阵习习剑花,剑招过处,惊起一团白气。

  梅剑兴趁机倒剑加入进去,瞬间形成两人包夹合围之势,一招一式间,压制着楚昭然的剑招,楚昭然被迫不得不急急倒退,以觅得时机。

  可谢雨荷和梅剑兴岂会轻易给他这样的机会,大开大合使着剑气朝着楚昭然一阵狂轰,梅剑兴更甚。

  楚昭然被剑招逼的倒退了十数里,退无可退。

  梅剑兴见状更加兴奋,这可是他与谢雨荷同时御敌。

  楚昭然迫于无奈,只得剑招变相,倒剑而起,运着剑影朝天一喝。

  一团白气在楚昭然的剑气之下横生出来,朝着梅剑兴和谢雨荷两人挥杀而来。

  谢雨荷见状,亦不敢大意,加大气力倒剑抵挡这突如其来的一攻。

  梅剑兴亦将剑横在头顶,试图减弱这剑招攻势。

  可楚昭然的剑气终究胜过一筹,不费吹灰之力便破开两人的防守,剑气层层压制过来。

  谢雨荷只觉被剑气压制无法抽身,顿觉不妙。

  却看见梅剑兴飞奔而出。

  “唰!”

  一声而出,梅剑兴被剑气所伤,倒在了不远处。

  谢雨荷见状,惊叫道:“梅兄弟,梅兄弟!”

  运剑而起,剑招变相,顿时剑影层层。

  楚昭然一招剑气破开谢雨荷的剑招,突破而来,准备给梅剑兴致命一击,却闻谢雨荷这般言语,连忙收了手。

  谢雨荷来到梅剑兴身前,关心道:“梅兄弟,你没事吧?”

  梅剑兴撑着气力,笑着道:“我没事!死不了。”

  说话间,嘴角渗出鲜血来。

  “都流血了,还说没事!”谢雨荷埋怨道。

  她没想到梅剑兴会挺身而出为她挡下这一剑招。

  其实就算他不挡下,她也自觉有能力应对。

  “真没事!”

  梅剑兴挤出微笑来。

  却闻楚昭然上前道:“你就是梅剑兴?”

  “他都伤了,你还想怎样?”谢雨荷站起来道。

  “如果他真是梅剑兴,那我今天必须将他带走。”楚昭然道来。

  “只要有我在,你休想将他带走。”谢雨荷见状,道。

  挡在身前。

  “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不要做无畏的牺牲。”楚昭然见状,道来。

  话语之间似是威胁,又似劝诫。

  “那我呢!”

  未等谢雨荷回话,一声音从密林高空穿破而来。

  声停影住,来人正是付咏喆。

  “师兄,他欺负我,还打伤了梅兄弟,你一定要我们报仇。”

  谢雨荷见来人是师兄付咏喆,一股脑道。

  “师妹,你就放心吧!照顾好梅兄弟,他,交给我来处理。”付咏喆道来。话语中透着一股强劲的力量。

  “哼!今天就是谢逍遥来了,也挡不住我要带走梅剑兴的决心,你们就认命吧!”

  楚昭然道来。

  “好大的口气,就让我付咏喆见识一下阁下的高招再说。”

  付咏喆不以为然道。

  当今能够在他手上逃脱的人少之又少,更别提他一个小小的少年郎了。

  付咏喆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看招!”

  楚昭然道完,一招变相,朝着付咏喆挥杀而来。

  付咏喆却纹丝不动,等待着一招重击。

  楚昭然见一击不中,便又急急御剑而来。

  付咏喆见招拆招,不过三两下的功夫,便将楚昭然的剑招化为无形。

  梅剑兴见得付咏喆的武功之高,看来谢雨荷暂时不会有危险,索性头一歪,晕了过去。

  “梅兄弟,你没事吧?不要吓我!”

  却闻谢雨荷一声道:

  “师兄,梅兄弟快不行了!”谢雨荷见状,叫道。

  楚昭然三招两式急急而出,付咏喆一个却步便躲开攻击,道:

  “轮到我了!”

  兴许是急于结束战斗,付咏喆一出手便是大开大合的招数。

  只见付咏喆掌影而生,一个巨大的光圈在右手之下凝聚而成。

  三招两式便破开楚昭然的剑招,一掌打在楚昭然的胸部,又接着一掌而出,打在楚昭然左肩。

  楚昭然避而不及,吃了付咏喆两掌,倒在了不远处。

  楚昭然见状,心知不是付咏喆的对手,连忙运气而起,逃离而去。

  空留一句:“我还会回来的!”在密林之外的空中回荡不停。

  付咏喆见状,连忙上前,道:

  “他怎样?”

  “师兄,他死了!”谢雨荷哭着道来。

  “别瞎说,让我看看。”

  付咏喆上前为其把脉之后,道:

  “放心吧!他只是晕过去了。”

  “真的?”谢雨荷一听,立马转哭为笑,道。

  “我骗你干啥?”付咏喆道。

  看着她高兴的样子,他亦没说什么。

  “那就好!”谢雨荷道来。

  她一时着急,竟忘了为其把脉。

  “咦,对了,你们怎么私自出来了?不知道没有师父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密林吗?”

  付咏喆道来。

  “嘿嘿嘿!师兄,我……”谢雨荷支支吾吾道来。

  “啊?你不会要带他去……”付咏喆回过神来道。

  “师兄,这一次多亏你及时赶到。不过你还得为我保守这个秘密,要是让我爹知道我私自出这密林,我这面壁思过的日子怕是又得重新开始了。”谢雨荷道来。

  “要我帮你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这类事情不准再犯。”付咏喆道来。

  “好!谢谢师兄,我就知道你最好啦!”谢雨荷嘟着嘴道。

  “真拿你没办法。”付咏喆摇着头,道。

  “走吧!”

  “去哪里?”

  “当然是回逍遥居了!”

  “是!”

  付咏喆将梅剑兴背在身上,大步流星的朝着密林走去。

  谢雨荷在身后快速跟上,进入密林之中往逍遥居去了。

  楚昭然此刻跌跌撞撞往客栈赶去。

  他没想到的是,这逍遥居除了谢逍遥这一天下绝顶高手之外,竟然还有人能够在五招之内将他重伤,他还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看来要一个人去将梅剑兴带走,并交回冰雪宫,已经不可能了。

  他得将这边的情况及时告知宫主。

  他这才突然想起他临行前,宫主宫痕羽对他说的话。

  于是趁着天色尚早,找了匹快马,朝着岭南坊而去,消失在山道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