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雁影青芒

凛锦洋

  • 武侠

    类型
  • 2019.05.22上架
  • 22.80

    连载(字)

37位书友共同开启《雁影青芒》的武侠之旅

学徒雨有一番闲情 见习成为一名编剧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斜阳灭门雁归处。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385 2019.05.21 22:59

  斜阳西下,雁荡山上,雁归门前。

  “杀!”黑衣袍客一声令下。

  霎时间,刀光剑影在雁归门内外肆意横行,一群来历不明的黑衣人在为首的黑衣袍客的带领下,将雁归门弟子杀的丢盔弃甲,接连败退。

  由于黑衣人人多势众,且有备而来,雁归门弟子一时间无法抵挡,只好一路边战边退,退到了大殿之中。一路上,尸痕累累,血流成河。

  黑衣袍客率人紧随而至,雁归门弟子退无可退,只见一老者唤道:“雁归门的弟子们,今天我们跟他们拼了。”老者话音刚落,只见一青衣袍客从天而降,挡在了老者和弟兄们身前。

  这时只闻一声叫唤,道:“门主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雁归门众弟子见状宛如重拾魂魄一般,各个精神抖擞,严阵以待。

  “三叔,孩儿回来了。”青衣袍客梅昊天转身对老者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者梅三翁喜道。

  与之欢喜的还有他身边的锦衣少年,是梅昊天的独子梅剑兴。

  “梅昊天,识相的话,告诉我梅清扬夫妇的下落,否则我定将你雁归门杀的片甲不留。”黑衣袍客喝道。

  “好大的口气!别说我不知道先门主现位居何处,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这般丧心病狂之徒。”梅昊天道来。

  “是吗?那只有怨你们自己命苦了。”那黑衣袍客道来。

  “有本事放马过来。”梅昊天不甘示弱道。

  “大言不惭!给我杀!一个不留。”黑衣袍客命令道。众黑衣人纷纷运着刀剑上前而来。

  梅昊天一招破风而去,那迎头上来的黑衣人被打的东倒西歪,动弹不得。黑衣袍客从人群中运着掌力喷薄而出,掌力之行,草木皆惧。

  梅昊天亦不甘示弱,运着掌力与黑衣袍客在半空中对了两掌,两人被气力荡开十来步,方才站稳。

  只见雁归门弟子与黑衣人众亦交战上了。

  兴许是梅昊天的到来,让他们觉着有了主心骨,各个凶悍异常,气力惊鸿,那送上来的黑衣人头平添无数。一场混战正在雁归门内外激烈的行进着,生死角逐,胜负难料。

  梅昊天运着掌力又急急使出,朝着黑衣袍客面部而来。黑衣袍客不曾后怕,一掌反噬而出,迎着梅昊天的掌力压制而去,气力雄浑。梅昊天见一击不中又急急使出一招落叶挑水,试图减缓黑衣袍客的力道,寻得一线生机。黑衣袍客怎会给他机会,迎着掌力一招破出,重重的击在梅昊天腹部,顿时只见梅昊天被击飞出百步有余,倒在地上,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其子梅剑兴见状,大喊道:“爹!”。挣脱其黑衣人的挣扎,运气化剑而来。黑衣袍客见状,不屑道:“找死!”一掌迎头劈出,掌力不亚于先前一掌的威力。

  梅昊天见状,连忙从地上运气而起,试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这突如其来的杀招。可为时已晚,梅剑兴已被一掌击中要害部位,飞出丈外有余,吐出几大口鲜血,重重的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雁归门弟子们悉数被黑衣人众杀死,只留下老者梅三翁和几名弟子在苦撑待变。

  梅昊天唤道:“兴儿……”,怒而薄发,道:“雁羽幻影”。

  顿时间,梅昊天身边聚起巨大的光圈来,身形变换,掌影重重。

  黑衣袍客见状,这是梅清扬的成名绝技,却仍发出不屑一顾的话语道:“有什么本事你尽管使出来,到时候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他似乎对梅清扬的这套武学颇有心得。

  其实不然,他只是见这掌影和身法,显然是练得不够纯熟,故而有把握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击败梅昊天。不过他不敢大意,于是双手合十运气于胸前,聚气而起,掌影纷杂,幻影重重。

  待运转就绪,推将而出,与梅昊天的掌影相撞,发出地动山摇般的巨响。

  气力之行,两人掌力形成短暂的对峙。这是梅昊天想到的,亦是他担心的。

  他知道自己天赋有限,这“雁羽幻影”原本是杀敌于千里之外的绝招,奈何自己空有形而无实力,只学了个皮毛。知道自己必败无疑。

  一边仓促应战,一边道:“三叔,带兴儿先走。”梅三翁听后,道:“是,门主。”

  梅三翁运气杀出重围,来到梅剑兴身边,拽着梅剑兴的左胳膊,道:“兴儿,我们走!”

  梅剑兴挣扎道:“我要和爹爹一起走!”不愿独自离去。

  “走!听你三爷爷的话,走!”梅昊天唤道。“哼!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黑衣袍客道来,加大了气力。

  梅昊天知道自己功力即将处于下风,叫道:“走!这是命令。”

  此言一出,只见梅昊天被黑衣袍客的掌影突破而来,在要害部位接连打了三掌,飞奔出去,鲜血喷薄而出,毫无招架之力。

  “爹……爹……”梅剑兴哭喊道。拼劲气力试图挣脱梅三翁的手。

  “兴儿,我们走!”这时那些黑衣人围了上来,梅三翁一边应战一边道。

  梅昊天声嘶力竭道:“走!为我报仇!”话未说完,重重的落在地上,鲜血直流,奄奄一息。

  梅剑兴拼命的挣扎道:“爹……”,仍不愿离去。

  梅三翁见状,只好将其打晕,扛在肩上,拼命杀出重围,跳上屋檐逃离而去。

  黑衣袍客见状欲运气追赶,却来不及了。

  黑衣袍客以为此行会达成目的,却不又想成了泡影。心情极度郁闷,道:“梅清扬,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的。”说完,带着人马将雁归门里里外外搜了个遍,没能找到梅清扬夫妇的身影,才悻悻离去,下了雁荡山。

  雁荡山,雁峰崖下,溪水孱孱。

  一幢二层的木屋矗立在山水溪泉边。木屋周围是用竹片精心编制而成篱笆围着,房屋中间正对着木门。

  屋外门庭前空地上,只见一身材曼妙的女孩在起落轻盈的舞着剑,一招一式,使的有模有样。

  身旁不远处站着位青衣汉子,约摸四十来岁。双手背负在身后,深情款款而又爱怜的看着女孩,一句话也未说出口。

  却那端风影,女孩突然舞剑凌空,在空中舞着剑花,气力舒然,转了两个圈,身姿曼妙,气若游鸿。

  “嘣”!一阵爆炸声击穿长空而来,发出声声脆响。

  “爹!”女孩收剑,叫道。双眼注视着面前的中年男子。

  “影儿,没事!今天先练到这儿。外面可能出事了,我出去看看。”中年男子梅清扬道来。

  “爹爹,我也要去。”女孩梅雁影娇声道。

  “爹爹出去是办正事,再说这山崖之高你还上不去呢!你啊就在家乖乖呆着等爹爹的消息。”梅清扬道。

  “爹爹偏心!爹爹不要女儿了。”梅雁影作哭泣状。

  哇哇的哭出声来。

  “好!爹爹带你上去。真拿你没办法。”梅清扬道来。

  梅雁影立马转哭为笑,道:“我就知道爹爹最好了!”

  “走!”

  梅清扬一把抓住女儿的右手,运气而起,几个却步便到达了雁峰崖顶。

  梅雁影还未来的及感慨,便被爹爹带着往雁归门而去。

  梅清扬的轻功与武功旗鼓相当,几个纵身跳跃便来到了雁归门前。

  只见雁归门处内外仍冒着缕缕青烟,梅清扬顿觉不好。

  一跃而起来到了雁归门中央,只见满地尸痕累累。

  梅雁影见状,惊叫道:“爹,什么人如此心狠手辣,竟然杀了这么多无辜的生命。”

  “影儿,这就是江湖。人心险恶,所以这就是我为何不愿带你出来的原因。”梅清扬道来。

  “嗯!女儿知道了!”梅雁影很听话道。

  梅清扬见状,东奔西走,就想看看有没有活口,问问这究竟是何人所为。

  可是梅清扬来回探查,却发觉都已断了气。

  就在梅清扬犹疑间,闻得梅雁影一声叫唤,道:“爹,你快来看,这个人似乎还有一口弱气。”

  梅清扬跨步上前,见其人,道:“二弟,你怎么了?”

  梅清扬叫了几声,没有反应。

  梅清扬只好强行给梅昊天输入真气,希望能有一线生机。

  果然,在梅清扬气力运转下,梅昊天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见是梅清扬,气息微弱道:

  “大,大哥,我没有给给你丢人!”

  “二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何人下的毒手?其他人呢?”梅清扬问道。

  “是……是仇人……仇人!快……快救剑……剑心……”梅昊天憋住最后一口气道。

  话未说完,便断了气。

  梅清扬大喊道:“二弟!二弟……”

  声音响彻整个雁荡山山脉,循环往复。

  良久,梅清扬才静下来。

  只闻梅雁影道:“爹爹,他是二叔?那剑心又是谁?”

  “影儿,从你二叔的话中来看,剑心大概就是你哥哥或者弟弟。”梅清扬道来。

  “啊?那他不会遇到危险了吧?我们赶快去救他啊!”

  梅雁影道来。

  “可我们不知道他的去向,如何找他。只有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梅清扬叹道。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梅雁影道来。

  “是他?”梅清扬突然道来。

  他从梅昊天所中的掌力中,竟然得出一个令他相当吃惊的结论。

  杀害二弟之人所用的掌法乃是死去多年的萧长空的成名绝技《萧影神掌》。

  莫非萧长空当年没死?还是后人来寻仇呢?又或者是别有用心之人的嫁祸于人之计呢?

  梅清扬想道。

  “爹!爹……”梅雁影见爹爹想的入神,轻叫道。

  “影儿,我没事!”梅清扬回过神来,道。

  “爹,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梅雁影问道。

  “没!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梅清扬道来。

  他深知江湖险恶,而且如今敌情尚不明朗,加之敌在明,他在暗,他不想把自己的宝贝女儿陷入危机之中来。

  “二弟,你一路走好,倘若你在天有灵,保佑我早日找到剑心,你安息吧!”

  梅清扬道来。

  给梅昊天作揖跪首。

  待一切作毕,这才带着女儿梅雁影返回了山崖下的屋中来。

  或许一切都要从这里开始,梅清扬想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