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逍遥救人引杀机。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498 2019.05.26 10:44

  两天后午时,楚昭然和宫紫霄带人纷纷赶到关岭密林之外,埋伏后,等待着宫主宫痕羽的到来,便可展开攻击。

  随着冰雪宫的这一举动,立马引起了江湖各派的注意,连小小的海沙帮都不例外。

  只见海沙帮帮主沙莫聪带领着帮众弟子紧随其后,生怕错过了这场角逐。

  显然,梅剑兴突然出现的消息,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只见各方势力都在盘算着如何取得有利之机。

  虽然梅剑兴暂时寻得逍遥居这樽靠山,但这只不过是暂时而已。有言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随着冰雪宫的强势登场,这一切似乎不再变得遥不可及,可以说是手到擒来。

  这对于各方势力的角逐来说,无疑是一片光明。

  只要能够趁机攻下逍遥居这座壁垒,到时候别说是小小的梅剑兴,就算是逍遥居的金银财帛和女人,岂不是唾手可得。

  各方势力都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静待一场大战之始,这对于他们来说太重要了。

  “禀主上,您的计策真是高明。据江湖上传回的消息,冰雪宫宫主宫痕羽已经亲自下令前往关岭密林,试图逼逍遥居交出梅剑兴,且各方势力正蠢蠢欲动。”

  焦云枫作揖道。

  “好!如此看来,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计划进行。哈哈哈……”黑袍人听后道来,发出一阵长笑。

  焦云枫亦随子发出声声笑声。

  “禀主上,这好是好,但会不会让冰雪宫捷足先登呢?毕竟如今的冰雪宫,实力非比寻常。”焦云枫突然道来,发出一丝担忧。

  “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这样,你亲自带人混入人群中,见机行事。如果有必要,我会亲自出马。”黑袍人道来。

  “是!属下这就去办。”焦云枫道来,走了出去。

  逍遥居中。

  梅剑兴在谢雨荷的掺扶下在花亭中慢慢的做着恢复训练,由于他伤势过重,尚不能运气使剑。不过比起两天前来,已经恢复的很快了。

  尽管如此,梅剑兴依旧不甘心。

  他真想即刻恢复身体,勤练武艺,早日手刃仇敌,为爷爷,父亲和雁归门弟子们报仇雪恨。

  谢雨荷看出他的心思,却无法为他做点什么。

  像他这样的年纪,便背负着血海深仇,她不知道如果她是他,又将如何做呢?

  虽然她未曾涉入江湖,但从父亲和师兄弟们那里也知道了一些关于江湖的传闻。

  当梅三被人追杀至此,她才知道,江湖远比传闻中的复杂,可怕多了。

  她虽不知道梅三为何会被人追杀至此,想来他身上一定肩负着不同寻常的使命和责任吧。

  十六岁的她,除了在武功造诣上略胜他一筹,江湖阅历亦如他一般恍如白纸。

  正在她想的入神的刹那,正见从门庭外跑进一人来,行色匆匆向父亲的房间赶去。

  “站住!”谢雨荷喝道。

  那人一听这话,望了过来,连忙来到谢雨荷跟前,作揖道:

  “禀少主,不知有何吩咐?”

  “你如此慌张的去我爹的房间干嘛!不知道我爹练功时不喜欢被人打扰吗?”

  谢雨荷道来。

  “禀少主,据探报,密林之外来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似乎要对我逍遥居不利。”那人道来。

  心想幸亏少主提醒得及时,要不然自己的小命便会因为自己的疏忽今天便给交代了。

  “哦?有这等事?”谢雨荷一听这话,道。

  看来她救下的这个少年梅三,身份定然不简单。

  遂道:“你吩咐下去,叫弟兄们严阵以待,不可随意寻衅滋事。如有违抗者,定不轻饶。”

  “是!属下这就去办!”那人得令,遂转身向门庭之外走去。

  “你看着我干什么?”

  当谢雨荷回头的时候,正见梅剑兴两眼注视着她,有些不好意思道。

  “我看姐姐年纪不大,但处理事情来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故而多看了两眼。”梅剑兴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慌忙解释道。

  “呵!我道是因为什么呢!你且先去休息吧!我还有事。”谢雨荷听完这话,亦没有责怪他,只是语调平和道。

  “是因为刚才那位哥哥说的事么?”梅剑兴脱口而出,道来。

  他虽然未曾听清她们之间说了些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将有大事发生。

  “不关你事!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把身体养好。”谢雨荷一改往日的常态,冷冰冰道,不带一丝情感。

  “哦!谨遵姐姐之令。”梅剑兴道来,往屋中走去。

  看着梅剑兴离去,消失在自己视线之内,想起他唯命是从的样子,谢雨荷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那笑容转瞬即逝,生怕被人逮了个正着。

  如今父亲仍在闭关修炼,面对当前的局势,她不得不做出判断。

  她想来,要是大师兄在,她就可以不用这般紧迫了。

  论武功,在逍遥居内,除了父亲和大师兄,她的武功算的上厉害的角色了。

  论计谋,她与大师兄不相上下,甚至略甚一筹。

  但实战经验不足,她亦没有十足的把握。

  正在这时,关岭密林之外,冰雪宫宫主宫痕羽带人赶到。

  楚昭然和宫紫霄见状,走上前来,正要回禀。却闻宫痕羽一声道:“怎样?可有动静?”

  “回禀宫主,毫无动静,这片密林从始至终静悄悄的,除了偶尔能看见些许青烟外,别无其他,甚至有些瘆人。”楚昭然道来。

  “是吗?叫人喊话。我到三要看看,逍遥居能够静到何时。”宫痕羽道来。

  “是!你,上前喊话!”楚昭然道来。

  指了他身旁一人。

  只见那人上前,唤道:“逍遥居的人听着,如今我们冰雪宫宫主亲自来访,赶快前来迎接。”

  喊话间,宫痕羽命人将密林出口团团包围,严阵以待。

  “报告少主,冰雪宫的人在外面喊话,叫我们出去迎接。”刚才那传信之人跑上前来,道。

  “哦?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我随后就到。”谢雨荷道来。

  那人转身匆匆赶往密林之外。

  谢雨荷回屋中拿上剑,亦马不停蹄的往密林之外赶来。

  梅剑兴见状,亦悄悄地跟了上去。

  几次喊话,皆无应答。

  “宫主,这逍遥居敢这般作大,我带人闯进去,灭了他们。”楚昭然见状,道。

  “别急!再等等!”宫痕羽道来。

  用余光扫视了密林之中,只见密林高空上早已隐伏好人手。人虽未动,但在宫痕羽面前,一切都已透明了然。

  楚昭然回了声“是”,便退了回来。

  宫痕羽给宫紫霄使了个眼色,见宫紫霄心神领会,上前对着密林,道:“逍遥居的英雄好汉们,我家宫主有事拜见谢居主,烦请通报一声。”

  “好说,好说!”一少女的声音从密林高空传来。

  声到人到,令宫痕羽的人惊讶不已。

  来人正是谢雨荷。

  与之同时到来的,是高空密林上跳下的数十人,一字排在谢雨荷身后,等待着命令。

  梅剑兴趁机混在逍遥居弟子里,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逍遥居是没人了么,竟然让你这个黄毛丫头前来迎接。”宫紫霄见状,道。

  未等谢雨荷答话,只见宫痕羽罢手,道:“无妨!请问姑娘如何称呼?与谢居主是何关系?”

  “回宫主,在下乃谢居主之女谢雨荷是也,不知宫主如此劳师动众,所为何来?”

  谢雨荷见状,道。

  “听说几日前,你们私自救了梅剑兴,把他交出来。”宫痕羽道来。没再做丝毫的掩饰。

  “我想宫主您应该有所耳闻我逍遥居的规矩,从不干涉江湖之事,又怎会救下一人呢?宫主的消息来源是不是有误呢?再说了,就算有这回事,我爹爹不在,我也不敢私自做主呀,您说是不是这个理?”谢雨荷见宫痕羽露出了真面目,道来。

  心道:“他不是梅三,极有可能是宫痕羽口中的梅剑兴。”

  “呵呵,真是一张巧舌如簧的嘴。既然你做不了主,叫一个管事的出来。”宫痕羽道来。

  对于谢雨荷的说辞,她并未生气。

  “回宫主的话,没人。”谢雨荷道。

  梅剑兴见谢雨荷如此言语和态度,不禁笑出了声,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失了态,便不再发笑,而是继续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你?”宫紫霄见状怒从中来,拔剑指着谢雨荷,道。

  “放肆,退下!”宫痕羽见状,故作姿态,喝道。

  宫紫霄见状,道了声“是”,便不再说话。

  “谢姑娘,我好言再三,你还如此搪塞于本宫。别说是你个小小的黄毛丫头,就连你爹谢逍遥也不敢用这般口吻与我说话。”宫痕羽道来。

  “是吗?您如此兴师动众,将我密林出口团团围住。还想要我好言相说,您未免太低估我逍遥居了吧!”谢雨荷道来,寸步不让。

  “好,既然如此,就别怪本宫手下无情了。”宫痕羽道来。终于憋不住了

  此言一出,冰雪宫门众纷纷拔剑而出,等待着最后的攻击指令。

  “你以为我逍遥居怕你不成,有本事放马过来,你姑奶奶我要是眨眼,就算我输。”谢雨荷道来。

  逍遥居门人听这话,亦纷纷做好一战的准备。

  “大言不惭!给我上!”宫痕羽忍无可忍,命令道。

  “弟兄们,给我杀!”谢雨荷亦道,气势恢宏,不甘落后。

  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这时一声音从密林高空之上远远传来,这是用内力发出的话语,声音浑厚无比。

   “宫主,好大的气势啊!得饶人处且饶人。”

  声停人住。来人正是谢逍遥。

  一招破风而来,那迎上来的冰雪宫弟子和本派弟子被气力荡开,啊呀一声,纷纷倒在了地上。

  但立马站了起来。

  “爹!”谢雨荷道来。

  见到爹爹出关,她心里踏实多了。

  “我倒是谁呢!原来是谢居主,几年不见,你的功力见涨啊!”宫痕羽见状,道来。

  “宫主真是越来越美了!”谢逍遥道来。

  “谢逍遥,你我不必这般奉承了。今天你交出梅剑兴还自罢了,否则休怪本宫无情,踏平你逍遥居。”

  宫痕羽道来。露出狰狞的面容来。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你以为我逍遥居可欺不成?”谢逍遥听后哈哈大笑了几声后,厉声道。

  “看来你真打算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宫痕羽道来。

  “随时奉陪!”谢逍遥道来。

  谢宫二人暗自运着内力,开始比拼起来。

  梅剑兴和谢雨荷等人一样,看着这场惊天动地的对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