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归来猜疑人初醒。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527 2019.06.30 12:46

  “什么?跟我走!”

  慕容岚得知消息后,率人赶往地牢方向来。

  白布蒙面人与黑衣蒙面人两人来到地牢出口处,见门口两端各有两人守卫,且手持兵器在不停的转动,向着地牢之中方向张望着。

  “谁?”

  一守卫突然道。

  其余三人见状立马来了精神,他们可不想再次成为地上的尸首。

  将门口里外探了个遍,道:

  “没人啊!你是不是神经太紧张了?”

  一名卫士道来。

  嘲笑着刚才说话之人小题大做。

  其实在其说话的瞬间,白布蒙面人和黑衣蒙面人便将身子藏了藏,他们这才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

  又闻听那言语之人道:

  “真是奇了怪了,我分明看到有人影,怎么一转身就不见了呢?”

  “好了好了!别自个吓自个儿了。”

  四人又站回了原处。

  白布蒙面人和黑衣蒙面人见左浪已经离开有小半盏茶的功夫,若再不出去,便会遭遇大队人马的围追堵截,到时候想要脱身并非易事。

  想到此,两人决定暂时联手先摆脱门前的守卫再说。

  这个想法一起,两人对望了一眼,快速运气上前,一招一式便将守卫神不知鬼不觉的打晕在地,逃离而去。

  慕容岚这才率人匆匆赶到,见状顿觉不妙。

  立即率人赶到地牢之中,确定梅雁影和柳骏安仍被锁住之后,便道:

  “来人,你们几个守在这里,若有风吹草动,立刻遣人来报。”

  慕容岚道来。

  “是!”

  八名弟子见状,上前来,守在梅雁影她们的地牢之前两边十来米处。

  又闻慕容岚道:

  “左浪,你这样……”

  在左浪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左浪听后点头道:

  “掌门您就放心吧,左浪保证完成任务。”

  “好!去准备吧!”慕容岚道来。

  他没想到的是,这么快便有人前来探地牢,看来梅雁影和柳骏安的突然被捕还是有些效果的。

  他知道梅雁影两人的重要性,更知道这对于他意味着什么。他们两人的生死尤为关键。由不得慕容岚有半点放松。

  只见他暗令手下埋伏于地牢之中的各个角落,明哨暗哨多达数十人。

  他想若再有人敢来劫地牢,那无疑是飞蛾扑火。

  他见一切布置妥当后,便率人离开了。

  他的布置是内紧外松。

  加之左浪的随时出击,一切都在顺理成章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他想着只要安全渡过了今夜,一切都好办了。

  慕容岚见一切布置妥当后,便率人离开。

  回到了自己的屋中来。

  对于今夜之人的行动,他已经在心中做了盘算。

  只见天香镖局院落之外不远处,黑衣蒙面人与白布蒙面人相对十步站立。

  听闻白布蒙面人道:

  “今日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叨扰了。”

  说完便运气而起,离开了天香镖局。

  此刻正见黑衣蒙面人取下面罩,此人正是梅剑兴。

  对于梅雁影和柳骏安的突然被捕,让他不由得担心起来。

  他虽不知这天香镖局的厉害之处,但他知道冰雪宫的插手让他想要独自一人救出他们,那无疑是天方夜谭。

  加之他们今夜的行动定然引起了天香镖局的格外关照,今后行事得更加小心才是。

  他想来,这才快速离开天香镖局院落之外,往悦来客栈而去。

  来到客栈住下之后,他便想起那白布蒙面人来。

  似乎此人正是此前要为难梅雁影和柳骏安的,他今夜前去探地牢究竟有何目的?是敌是友?

  不过看今夜的情形来看,似乎事情并不像他想的这么糟。

  不过不管这人出于什么目的,他都会尽全力保护梅雁影和柳骏安的安全。

  不过这看起来似乎有些难度。

  但对于他来说,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便好。

  他想不通的是,冰雪宫为何要为难梅雁影和柳骏安,莫非是为了那把青芒剑不成?

  他知道的是,柳骏安曾在大伯梅清扬死前是唯一与其待在一起的人。

  如果说有一个人知道‘青芒剑’的下落,那非柳骏安莫属了。

  如此想来,冰雪宫如此着急对其下手也在情理之中。

  那梅雁影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也想不通。

  好在搜寻记忆之时,找到了答案。

  他见梅雁影年纪比自己小,想来他就是自己的妹妹了。

  如此想来,他便更加担忧起来。

  这一夜,他注定无眠。

  正在他思索之际,天空突然下起雨来。

  岭南坊院落之内,只见宫紫霄房间的灯依旧亮着。

  此刻只见红影从门外走了进来,过了回廊,急急往自己的房间而去。

  她突然发现自己屋子里的灯竟然灭了。她来不及多想,便推开门进去,来到灯台旁,正欲点灯。

  突然宫紫霄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道:

  “你好像很忙啊?”

  “小姐,您怎么在这儿?”

  红影见状立马回头道。

  她没想到自己又被宫紫霄撞上了。

  稍微平静了一下自己有些吃惊的心情。

  就在宫紫霄说话的瞬间,灯突然亮了起来。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去了哪里?”

  宫紫霄问道。

  “我……我……”

  红影见状,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自己做了什么事不知道吗?”

  见红影这般紧张,道来。

  突见红影双膝跪在地上,道:

  “对不起,小姐,红影听说今晚有赏花灯,便偷偷跑出去了。所以……”

  “真的?”

  宫紫霄见状,半信半疑道。

  “真的!”

  红影斩钉截铁道来。

  “既是如此,你早该说来,又何必下跪呢!起来吧!”

  宫紫霄道来。

  至于红影所说之话,她会派人进一步核实。

  “谢小姐体谅!红影下次不敢了。”

  红影道来。

  “最近江湖不太平,下次外出要格外小心。如今夜已深沉,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宫紫霄道来,走了出去。

  “红影恭送小姐!”

  红影见状立马道。

  “不必了!你好生歇息吧!”

  宫紫霄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门外。

  目送宫紫霄出去,关上了门。

  只见宫紫霄随手一招便招来两个手下。

  两人见状走上前来,为一男一女,都是年方二八的年纪。

  道:“护法有何吩咐?”

  宫紫霄对其耳语道:

  “如今江湖局势不稳,你们老板娘出去尚无安全可言,你们一定要给我随身跟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回来报之于我。对了,要暗中保护,知道吗?”

  “是!属下明白!”

  两人异口同声道来。

  “你们下去吧!”

  宫紫霄道,见其走远,这才回了自己的住处。

  对于红影的反应,她不由得在心里做了盘算。

  她想来,无论是谁,只要想在她的眼皮底下行不轨之事,那无疑是‘厕所里打灯笼。’

  宫紫霄为了保险起见,这才暗中命人监视起红影的房间来。

  她想如果红影有不二之心,定然会表现出来的。不过是需要些时日罢了。

  宫紫霄这才收拾妥当,睡觉去了。

  红影在宫紫霄走后,终于舒了一口气。

  毕竟她深夜才回来,本就有些不对,她想来宫紫霄今后会对她格外照顾了。

  不过她来不及多想,她的使命和任务对她来说才是真正的挑战。

  在她的计划里,无论是梅雁影还是柳骏安,她都不得不小心在意。

  如今梅剑兴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内,她不得不再次将其笼罩过来,以备万一。

  楚昭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知道的是,柳骏安和梅雁影一日不开口,他一日便不得安宁。

  他急需知道梅雁影和柳骏安到底对‘青芒剑’知道多少。

  可又不敢私自前去提审梅雁影和柳骏安,因为他知道宫紫霄一旦得知这个消息,他便会有后顾之忧了。

  他知道他与宫紫霄同属一个阵营,但宫痕羽对宫紫霄的态度显而易见,所以他不能冒这个险。

  加之现在江湖中人人人自危,人心叵测,他又怎敢料定他的背后会没有人注意呢?

  楚昭然想来,便觉着心中有一股气息正在压制着他,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楚昭然这才回屋,歇息去了。

  天香镖局地牢之内。

  柳骏安渐渐苏醒过来,见自己身处暗室地牢之中,手脚被铁链牢牢锁住。

  他不由得往边上看了一眼。

  梅雁影亦同他一样手脚被铁链锁住,背靠在铁栏之上。

  柳骏安见状,对着梅雁影轻轻的叫了两声,道:

  “梅姑娘,梅姑娘……”

  任凭他怎样叫唤,都不得其用。

  他这才想起来,他们是中了楚昭然的道道,由于他内力深厚的缘故,这才提前苏醒过来。

  闻听声响的守卫走上前来察看,柳骏安见状只好装作熟睡的样子。

  待其离开,柳骏安这才暗自运着内力,试图将这困住他的铁链打开,好救梅雁影于为难之中。

  他不知道的是,他虽然已经苏醒,但他中了楚昭然的‘痉挛麻沸散,他的内力还得需要几个时辰的调理才能渐渐恢复。

  多次试验之后,皆已失败告终。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只见梅雁影的头微微动了一下。

  柳骏安连忙道:

  “梅姑娘,梅姑娘……”

  梅雁影听闻此语,渐渐苏醒过来,见状,立马问道:

  “柳大哥,我们这是在哪里?楚昭然呢?”

  “不知道,看起来像是在某处密室地牢之中。楚昭然不知去向。”

  “什么?”梅雁影一听便运着内力试图打开锁链,却听闻柳骏安道:

  “梅姑娘,这铁链是千年寒铁所铸,没用的。我已经试过了。”柳骏安道来。

  “啊?那我们还要被关在这里多久呢!楚昭然这个小人,我有幸出去,一定要杀了你。”梅雁影一听道来。

  “梅姑娘,你还是省些气力吧,等我内力恢复,我们联手看能不能破开这铁链。”

  柳骏安道来。

  “嗯!柳大哥你说的对,我们现在保存体力最重要。”

  梅雁影一听道来。

  这时刚才说话之人又走了过来,他似乎听到有人说话,可当他来到梅雁影她们身旁时,却没了声响。

  心道:

  “今晚真他妈的见了鬼了!”

  便又退回原处,一如既往的守卫着。

  “你呀就省省吧,只要你的脑袋还在自己身上就算幸运的了,你看到刚才那些弟兄没,一点反应都没有,便被人结果了性命。”

  另一卫士道。

  “别说了!听起来真渗人。”

  刚才那守卫道。

  他们的对话被梅雁影和柳骏安听在耳里,想在心里。

  “莫非有人提前来就我们?那这人又是谁呢?”

  梅雁影和柳骏安双眼对视了三秒,心道。

  两人呆呆的注视着,陷入到久久的沉思中去。

  他们想来,无论来人是敌是友,一切都要靠自己。所以这才闭目养神,以逸待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