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大战黑袍生死悬。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559 2019.05.31 21:53

  “师妹,开门!是我!”付咏喆从师父那里出来后直接来到谢雨荷的房门前,轻声叩门道。

  “师兄,我已经睡下了!你有事吗?”里面传来谢雨荷的回话。

  “啊?大白天的,你睡啥觉?你没事吧?”付咏喆一听,连忙关心道。

  “我没事。若师兄没什么事,就恕师妹不能为你开门了。”谢雨荷道来。

  “你真没事?”付咏喆听后,仔细问道。

  “没事!”

  “好!你既然不想见我,那我抽空再来。”付咏喆道。

  转身离开。

  这一切被梅剑兴看在眼里,听在心里。

  客栈之内,焦云枫等人早已不知去向,只见人人各行其道,好不快活。

  “唰”

  平阳客栈十里之外的,青阳山道上,一人影从山道高空一掠而过,落在一颗高大的落叶松上,停下。

  望着正在急急前行的梅清扬,嘴角渗出一股杀气。

  梅清扬虽已知道此人来者不善,但仍装作若无其事的向前走着。

  他可不想因为这无畏的插曲,耽搁他的计划和行程。

  那落叶松尖上的黑衣袍客见状,纵身一跳,在梅清扬箭步之外落定,道:

  “梅掌门这么着急赶路,是要去那里呀?”

  声音中透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阁下认错人了!”

  梅清扬见状,只好停下脚步,道。

  “是吗?你以为自己换了妆容就能够瞒天过海吗?”那黑衣袍客道来。

  “看来阁下没少关照老夫啊!”梅清扬道来,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那当然!你可是当年名震江湖的武林盟主,一代宗师,我岂敢怠慢?”那黑衣袍客慢悠悠道来。

  “说吧!你这么处心积虑的寻我踪迹,一路紧随,所为何事?”梅清扬道来。

  “我想梅门主是个聪明人,这点应该心知肚明才对。”黑衣袍客道来。

  “是吗?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必拖延时间。”梅清扬道来。

  他知道时间拖的太久,对他越不利。

  因为等焦云枫明白过来,他将遭受前后夹击,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至少在目前,他不愿意将自己置于没有把握的境地。

  “好!我想先取你项上人头,再夺‘青芒剑’。”那黑衣袍客道来。

  “这话我十多年前便听得多了去了,恐怕今天又要令阁下失望了。”梅清扬听后,面无表情,道。

  “大言不惭,我今天就让你葬身在乱石山道中。”那黑衣袍客道来。对于梅清扬,他似乎早已做到心中有数,对于‘青芒剑’,他志在必得。

  就在黑衣袍客说话瞬间,梅清扬已感觉到一群人正在向他靠近,听来人的气息和步伐,显然是有些功力之人。虽然来人故意放慢脚步,调匀气息,但梅清扬还是听出来人正是焦云枫等人。于是不耐烦,道:

  “那还等什么?出招吧!”

  这些突如其来的人于他来说,不过是茶余饭后的一个小插曲罢了,他并不放在心上。

  “你好像很急于去死啊!”黑衣袍客道来。

  “我想知道我今日能够杀死多少。”梅清扬道来,他已经做好了恶战的准备。

  “大言不惭!弟兄们,上!”黑衣袍客右手一挥,道。

  早已埋伏在草丛中的众黑衣人纷纷跃出,运着刀剑朝着梅清扬挥杀而来。

  而黑衣袍客自己则退到了身后,看着这场厮杀。

  梅清扬望着那干黑衣人愈来愈近,毫不惊慌。甚至连准备工作都没做,只等待一击必杀,这是他经常碰到的事,所以他用能够全身而退。

  这一次,他亦这样认为。

  那迎头上来的七八个黑衣运剑递来,一招一式变幻着身法。

  梅清扬拂袖一挥,一掌迎头而出,只见那七八个黑衣人被击中要害部位,死伤过半。

  不过这群黑衣人怎会轻易放弃,又急急挥着刀剑破风而来。

  梅清扬连出两掌,掌影重重之下,那送上门的黑衣人亡魂徒添无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是他没想到的。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重击,同样的命运。

  地上的尸首又平添数十余具有余。

  那余下的黑衣人被梅清扬这般大开大合的秒杀之境惊住了,转而是害怕的情愫油然而生。

  他们从未见过有人能在眨眼之间不费吹灰之力,便杀了四十余具黑衣人,这让其人震骇非常。

  反观梅清扬越战越勇,一招一式似乎都不给黑衣人众留余地。

  梅清扬踏步上前,掷地有声。

  只见众黑衣人连连倒退,不敢轻易出手。

  梅清扬见状,喝道:“你们不是要杀了我吗?怎么,想跑?”

  那众黑衣人见状,只得硬着头皮再次挥剑杀来。

  梅清扬没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运着掌力一掌而出,朝着众黑衣人而去,只听闻一声声叫唤,便都重伤到地,死伤无数。

  黑衣袍客眼看着自己的人一个一个的倒在了他的面前,他不但不悲愤,反而有种胜利的感觉。

  他知道,这一切都在按着他的计划而行,他只不过是以逸待劳,等待时机罢了。

  梅清扬走上前来,望着黑衣袍客和焦云枫二人。

  道来:“你们是一起上呢还是单打独斗?”

  “你太厉害,若是单打独斗,如今江湖恐怕没人是你的对手,但为了公平起见,让他们两个对你一个,怎样?”黑衣袍客道来。

  “别再猫哭耗子假慈悲,你也一起上吧!我梅清扬何惧。”梅清扬道来,并不领情。

  “既然你这么着急去死,我今天就成全你。”黑衣袍客道来。

  运气而起。

  焦云枫和焦润两人运剑而来,朝着梅清扬下三路一顿猛烈攻击。

  梅清扬反手为掌,运足掌力与黑衣袍客三人在山道上空,招招相触,争锋相对。

  掌影重重烈,剑花冉冉急。

  毫无意外的是,梅清扬正在被黑衣袍客等人左右合围。

  焦云枫两人运着剑法连劈带砍试图压制梅清扬的掌力。黑衣袍客趁机一掌而出,迎着梅清扬的胸部就是一掌。

  奈何梅清扬早有先觉,先左手出掌,一掌朝着焦润的头部劈去,掌力之行,让焦云枫亦避开不得,在右手一拳破风而去与黑衣袍客对了一掌,各个击破。

  只见焦润连忙将剑举过头顶,试图化解这突如其来的重击,不想梅清扬的掌力力道刚强无比,轻松破开他的剑层,将焦润瞬间劈成两半,一命呜呼。

  与此同时,黑衣袍客被强大的掌力震退了好几步。

  焦云枫见此,怒而勃发,血影光芒万丈,运着剑影而来,一招一式,力道迅猛无比,皆是招招夺命的招数。

  梅清扬破影连环,掌影相对,亦步亦趋。

  黑衣袍客见状,朝天一喝,运着绝学掌力“萧影神掌”破空而来。

  梅清扬见状,大吃一惊。

  只见掌影将黑袍人紧紧包裹着,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圈,光圈上漫着无数的掌影来。

  但看这掌力的力道,远不是当年的萧长空可比。

  梅清扬摆脱焦云枫的剑意葱茏,一掌推将而出,道:“雁羽幻影”。

  密密麻麻的手影纵横交错于梅清扬的身前,聚气而起。又见掌影忽明忽暗,若隐若现,变幻连环,只待一招破出。

  三人在掌影之间逃脱不得,十余回合的较量,黑衣袍客和焦云枫未曾占的丝毫上风。

  黑衣袍客只见梅清扬的掌影重重叠叠的压制过来,似乎要吞噬他的掌影一般,那内力在不断的被梅清扬的掌影化去,焦云枫的剑更是被掌影牢牢控制住,施展不得。

  黑衣袍客对于这个发现,大吃一惊。

  原来梅清扬如今的功力远非当年可比,以为经过一场车轮战消耗之后,他便可以顺利杀死梅清扬,取得‘青芒剑’,但见如今的梅清扬武功之高,威力之大,怕其人皆不可匹敌,他心虚了。

  只见梅清扬运足掌力,层层压制过来。

  眼见那圆圆的掌影接连不断的吞噬着他的掌力和焦云枫的剑气,黑衣袍客顿觉不好。

  心想是时候博上一博了。

  只闻其声道:“梅清扬,你看这是什么?”

  将一枚和弦琴高高抛出。

  梅清扬一见这和弦琴乃自己心爱人之物,又见这和弦琴即将被掌力震碎。

  梅清扬连忙收手,撤掌,一跃而起抢夺和弦琴。

  黑衣袍客见时机成熟,运足“萧影神掌”掌力一掌劈了过来,梅清扬躲避不及,被重伤飞了出去。

  从掌影中挣脱出来的焦云枫趁机运剑急急而来,一剑刺进了梅清扬的心脏之中。

  梅清扬发出一声叫唤,随手抓住那刺进他心脏的剑,将剑劈断,运着内力推将出去。

  吓得焦云枫连忙撤身,却免不了被断剑刺中右臂,飞奔出去。

  黑衣袍客运着掌力接连推出两掌来打在梅清扬的胸部之上,飞迭而出,吐出几大口鲜血来。重重的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焦云枫已被已被重伤倒地不起。

  正那端风急雨骤,黑衣袍客又急急运着掌力而来,准备予其致命一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从天而降一蓝衣少年来,一剑破空而出,与黑衣袍客的掌影相触,发出剧烈的声响。

  蓝衣少年,趁机将梅清扬一把救起,逃离而去。

  空留黑衣袍客发出一阵后悔之音。

  他见焦云枫重伤倒地,焦润被一掌劈为两半,带来的六十名弟子无一生还,不禁觉得后怕。

  梅清扬的武功之高,真是其人难以望其项背。

  他看着落在地上救了他和焦云枫一命的和弦琴,走过去捡起来揣在怀中,露出了鬼魅的微笑来。

  想着梅清扬虽然被不知名蓝衣少年救下,但中了自己三掌又被云枫命中心脉一剑,这一次梅清扬是必死无疑了,任何人亦救不了他。

  如此想来,就算这一战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也值了。

  只是这茫茫江湖,又该如何寻得‘青芒剑’呢?

  他想来,是该好好计划一下了。

  于是将焦云枫扶起来,做了短暂的修习之后,往天煞门赶去。

  那不远处的树林中,蓝衣少年正背着梅清扬急急前行着,生怕黑衣袍客他们追了上来。

  却听闻梅清扬断断续续道:

  “少侠,你快……快把我放……放下!”

  蓝衣少年这才将梅清扬缓缓放下,让其靠在树干上。

  见其气息奄奄,蓝衣少年道:“梅前辈,你撑着,我为你运功疗伤。”

  梅清扬应允!

  蓝衣少年双手运气而起,将真气准备输入梅清扬的体内。

  不料被梅清扬反手而出,把蓝衣少年高高举在头顶,将真气运转起来,源源不断的输入蓝衣少年体内。

  吓得蓝衣少年惊叫道:

  “梅前辈,您这是干什么?放开我!”

  梅清扬不理会蓝衣少年的一举一动,因为他必须抓紧时间,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