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别离而去踪影迷。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225 2019.07.02 22:03

    “大哥,你怎么知道我们被关在这里?”

  梅雁影一行三人骑马来到在镇外的驿站,要了一壶茶水,以解路途迢迢之渴。梅雁影这才慢悠悠道。

  “此事说来话长,有空再与你慢慢道来。”

  梅剑兴道来。

  “好吧!”梅雁影见状,有些失望。

  “不管怎么说,还是多谢梅兄弟将我们救出来。”柳骏安道来。

  “你就得了吧,我这是为了救我妹妹,这才顺带将你救出,你不必急着感谢我。”梅剑兴道来。

  语气中不带一丝情感。

  “好,那就多谢了。”

  柳骏安道。

  原来他们从天香镖局脱身后,为了保险起见,一路出城赶来,这才来到这驿站之处。

  梅剑兴生怕被人认出来似的,又带上了面具。

  只听梅雁影对着柳骏安,道:“柳大哥,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去塞外一趟。等有幸回来再做打算吧!”

  柳骏安道来。

  “什么?塞外?”

  梅剑兴一听,吓得脸色突变,未等梅雁影回话,抢先对着柳骏安,小声道。

  他知道这个消息对于江湖中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以致于他听到这个消息后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梅雁影不知,柳骏安亦然。

  听闻此语,柳骏安平静道:

  “对啊!梅兄弟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哦!没什么,兴许是第一听到吧,有些意外。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梅剑兴道来。

  “我想就在这几日吧!你们呢?有什么打算?”

  柳骏安道来。

  将目光停留在梅雁影身上,不过立马便缩了回来。

  对于梅雁影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我想去祭拜一下父亲,再做其他打算吧!”

  梅雁影道来。

  她见的柳骏安闪躲的眼神,这才道来。

  “哦!如此最好。我想梅老前辈知道你有这番心意,不知会有多开心呢!”

  柳骏安道来。

  只见店家将一壶热腾腾的茶水端了上来,置于桌案上,道:

  “三位客官,请慢用!”

  说完便又忙碌去了。

  梅剑兴给他们各自倒了一碗茶,递到面前后,便端起碗来,独自喝了一口。

  听闻梅雁影道:

  “柳大哥,要不你也与我们一同前去吧,这样大家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其实她说这话的时候考虑了很久,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

  “对不起,梅姑娘,我还有事要办,就不能陪你们去了。”

  柳骏安道来。发出深深的歉意。

  他没想到他会拒绝梅雁影的好意。

  “好吧?既然柳大哥有事要忙,那咱们暂且别过,后会有期吧!”

  梅雁影听后道来。

  她知道她不该强求他太多,毕竟这是她的私心在作祟。

  “嗯!后会有期。”

  柳骏安端起茶来猛地喝了一口,道来。

  起身就要走。

  “柳大哥何以如此心急?”

  梅雁影见状,道来。

  柳骏安道:

  “任务在身,请恕我提前离去了。”

  “哦!好的。那柳大哥慢走!”梅雁影道来。

  起身相送。

  梅剑兴以起身抱拳作揖道:

  “一路多保重!”

  柳骏安拜别,方走上两步,突然回过头来,见梅雁影正在深情款款的看着自己,道:

  “前路多艰,你们多保重!”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梅雁影微笑着点头。目送柳骏安的身影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官道之中。

  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来。

  兴许是这些天与柳骏安在一起经历了江湖的打打杀杀,每每陷于险境,都有柳骏安出手相助的缘故,她竟然有不舍的情愫油然而生。

  梅剑兴见妹妹之状,笑道:

  “你不会真喜欢上他了吧?”

  “你瞎说什么呢?我只是觉着在一起这么久,经历了那么多事,他突然离开,有些不习惯罢了。”

  梅雁影见状,解释道。

  “哈哈,像他这样,不但人长相英俊,武功高强,且为人正直,讲江湖道义,还有侠义心肠的人,哪个女孩子会不喜欢呢?你呀喜欢他很正常。”

  梅剑兴听后,道来。

  “哥,你瞎说什么呢!如今爹爹刚被仇人杀害,仇人仍在逍遥法外,我哪有心思想这些呢?”

  梅雁影道来。

  “好吧!是哥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梅剑兴道来。

  只见从驿站之中起来四名侠客,拿着刀剑朝着柳骏安消失的方向跟了上去。

  “哥你看,有人跟出去了!”

  梅雁影道来。

  梅剑兴道:“无妨,柳骏安武功高强,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对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也走吧!”

  “好!”

  梅雁影道来。

  起身离开了驿站,往镇子外西边赶去。

  她们刚一离开,便有七八名侠客打扮之人尾随而去。

  奇怪的是,自梅雁影她们在镇外现身过后,便从江湖中消失了一般,让江湖中人闻知而不得已。

  只见岭南坊,宫紫霄的房间内。

  宫紫霄道:

  “查出是何人救走了梅雁影她们吗?”

  “回小姐,暂时不知。不过刚刚接门庭探报,说梅雁影三人在镇外的驿站共饮了一碗茶后,便分道扬镳,朝着东西两个方向去了。”

  红影道来。

  “什么?三人?除了柳骏安和梅雁影外,还有谁?”

  宫紫霄一听,连忙问道。

  “据弟兄们说来,那人戴着面具,不曾看清长相,所以……”

  红影道来。

  “没用的东西,梅雁影往哪个方向去了?”

  宫紫霄道来。

  “往西而去!”

  红影道来。

  “好!你且派人跟着,往西而去打探,我就不信她们会飞了不成?”宫紫霄道来。

  “是!我这就去办!”

  红影道来。

  宫紫霄挥手示意其离开。

  当红影走后,楚昭然这才走了进来,道:

  “紫霄,有什么情况?”

  “梅雁影消失了!”

  宫紫霄道来,一脸的茫然。

  “什么?这怎么会呢?”楚昭然道来。

  “还是说说你那里的情况吧!有什么发现?”宫紫霄道来。

  “前往地牢救走梅雁影她们的,就是梅剑兴。”

  楚昭然道来。

  “是他?你不会搞错了吧?”宫紫霄一听,道来。

  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是左浪亲口说的,那人自称为梅剑兴,想来不是空血来风。”

  楚昭然道来。

  “那与我们在空庭之上大战之人呢?可有线索?”

  宫紫霄道。

  “说来惭愧,我派人四处打探,皆没有探得一丝有用的消息。”

  楚昭然道来。

  “好吧!难为你了。”

  宫紫霄道来。一改往日盛气凌人的姿态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对了,我刚才看红影匆匆出门而去,你又给她派任务了?”

  楚昭然道。

  “这个红影越发的有意思了,所以我派她出去打探梅雁影的下落去了。”

  宫紫霄道来。

  “你还在怀疑她?”

  楚昭然道来。

  宫紫霄若有所思的看了楚昭然一眼,没有说话。

  “也对!我们所有人只有她的嫌疑最大,不过红影的武功我是知道的,仅凭白衣蒙面人武功,我觉得红影的嫌疑可以排除了。”

  楚昭然道。

  “万一她是装的呢?毕竟我们没有人真正与她交过手,她完全可以在我们面前示弱,以完成她的目的,也不是不可能。”

  宫紫霄道来。

  “紫霄,如真如此,那她会是谁的人呢?”

  楚昭然道来。

  “目前只是猜测,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她就是那白布蒙面人,所以她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就要看看她是不是与我们一条心。”

  宫紫霄道。

  “嗯!那要不要我找机会试试她?”

  楚昭然道。

  “切不可伤了她,逼她使出绝招就好。”

  宫紫霄道来,算是应允了楚昭然的做法。

  “好!我会注意分寸的。”

  楚昭然道来。

  “嗯!你下去吧!有什么情况及时告知于我。”

  宫紫霄道来。

  “那行,你注意休息。”

  他见宫紫霄这些天没日没夜的忙碌处理宫主交付的任务,关心道。

  “我知道了!”宫紫霄道来。

  楚昭然见状,这才走了出去。

  见楚昭然走远,宫紫霄这才上前将门合上。

  来到座椅上坐下,心道:

  “这白衣蒙面人究竟是谁?梅剑兴怎会与他联手?莫非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梅雁影会去哪里呢?那柳骏安重重离开究竟为何?还有红影的诡秘行踪在说明什么呢……”

  宫紫霄将一切的可能都想了个遍,却毫无收获。

  她自从接受这个任务开始,便觉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小心,便会堕入他人的彀中。

  宫紫霄越想越觉得憋闷,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这重要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黑暗的地厅之内,纱帘之后之人戴着黑色面具端坐着。

  只见白布蒙面人独自一人站在庭中,道:

  “回禀主上,一切顺利!”

  “好!你做的很好。这些日子你辛苦了。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面具人道来。

  “这些都是属下应该做的,何来赏赐之言。”

  白布蒙面人见状道来。

  “好!你倒是不骄不躁,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面具人道来。

  “禀主上,不过这其间出了些岔子,梅雁影和柳骏安不知所踪。”

  白布蒙面人道来。

  “不碍事。柳骏安已经在去往塞外的路上,至于梅雁影嘛,凭你的聪慧的头脑,你应该知道她要去哪里。”

  那面具人道来。

  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白布蒙面人思忖了一会,抬起头来道:

  “主上您是说她会,她会……”

  “不错!”

  面具人见状道来。

  两人此刻已经心知肚明。

  “好!那我即刻赶往那里,争取在目的地等待她们道来。”

  白布蒙面人道。

  “好!那我祝你早日归来!”

  面具人道来。

  只见白布蒙面人转身离开了地厅,往山下走去。

  面具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胜利者的姿态让地厅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