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不速客至闻身死。

雁影青芒 凛锦洋 2910 2019.06.02 23:55

  梅雁影十几个回合练下来,她明显的感觉的自己的功力精进起来,连不曾感觉到的内力似乎亦有了初具雏形的形态。

  虽说这招“雁澜剑法”,练起来容易,但她总是拿捏不到火候,她在运剑练习的时候,有一股无穷的内力在击打她的心脉,让她心绪不宁。她不知道是不是她无法静心的缘故,这一次的尝试,总归有了些结果。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她如此急于练剑,修习武功,一半的原因是父亲迟迟不归,另一半的原因更加简单,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出的这崖底,去所谓的江湖看看。

  她想知道娘为何一去便不复返,留她和爹爹在这崖底一住就是九年。

  她遥望天际,只见呈现出一片蔚蓝之色,让她好生喜欢的紧。

  梅雁影却没有心思去享受这片突如其来的美好,她要做的就是继续练习,争取早日出去,一探究竟。

  只见梅雁影歇息了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又急急倒剑而起,往空中一跳,一招一剑,一人一影,肆无忌惮又乏善可陈。

  衣袂飘飘,舞剑腾空,柳眉囧锁,一弯江湖清梦。

  “什么?梅清扬被人杀死在青阳山道上,这怎么可能?”

  谢逍遥一听这话,从座位上兀自站了起来,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道。

  “据山下传回来的消息,梅清扬确实被人杀死了。不过不是一人所为,似乎那些人早有准备,只待梅清扬进入他们的包围圈,一切的行动便开始了。”

  付咏喆道。

  “查出是什么人所为么?”谢逍遥问道。

  他没想到的是,他刚想着如何与其联手,却不想竟出了这般惨祸,真是让他惊讶不已。

  “暂时没查出是何人所为,不过看那身死之人,绝不是一般的江湖草莽能够做的出来。”付咏喆道来。

  “还有什么发现吗?”谢逍遥问道。

  “对了师父,听说梅清扬临死前曾被一少年所救。不过那少年很快便消失了踪迹。”

  付咏喆道。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把梅剑兴叫到我这来。”

  “是,弟子告退!”付咏喆道来,退了出去。

  他想不通师父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这关键时刻,定然是趁机瓦解江湖势力,从而让自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可师父的命令他总是不折不扣的执行完,这一次亦不例外。

  转身朝着梅剑兴所住的偏房而来。

  “梅清扬啊梅清扬,你这一走,江湖必将陷入危机去了。”谢逍遥在厅中缓缓踱步,道。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让他吓得不轻。

  但他很快就排除了这唯一的可能。他相信,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简单。

  对于他来说,整个江湖陌生而熟悉,熟悉又陌生。

  “禀主上,恭喜主上,梅清扬由于伤势过重,已经死在了青阳山道之中。”

  焦云枫道。

  “哈哈哈!梅清扬你终究还是死在了我的手里,我早就说过,你斗不过我的。你的一切都将是我的。”

  黑袍人道来。露出了长足的微笑,这消息对于他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欣慰了。

  黑袍人突然想到了什么,道:

  “不对!”

  “主上,怎么了?”焦云枫一听,问道。

  “那救他的少年呢?他怎样?梅清扬会不会在在最后的关头,将‘青芒剑’的秘密告知于他。”黑袍人道来。

  “说来也怪,自从梅清扬死后,那少年便不知去向,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于主上的话,弟子不敢妄自踹测。”

  “如今梅清扬已死,那青芒剑的下落又将归入尘海。要知道留他一条性命就好了。”黑衣袍客道。

  “最近有人放出话来,要为梅清扬报仇雪恨。”焦云枫道。

  “哼不过是一些打着报仇为幌子,实则想要夺得青芒剑罢了,不足为虑。”黑衣袍客道来。

  “主上,这‘青芒剑’究竟有怎样的魔力,为何江湖中人都想得到它。”焦云枫道来。

  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到关于青芒剑的消息了。

  “得青芒者,得天下。”黑衣袍客道。

  他想着当年不是他错失好局,怎有梅清扬什么事。

  如今青芒山脉抢夺宝剑之事已经二十年有余,却仍然磨灭不了人们争先恐后争夺青芒剑的决心。

  诚然,‘得青芒剑者,得天下。’他岂会轻易放弃。

  “云枫,你派人密切关注江湖动向,尤其是逍遥居。”

  “是!云枫明白,早已派人暗中监视去了。”

  “干的好!不愧是我天煞门的二当家,行事果断。”

  黑衣袍客道来。

  “多谢主上褒奖,这是云枫应当做的。”

  焦云枫道来。

  “嗯,不骄不躁,是个好苗子。从今日起,我闭关半月,修炼武功,这天煞门就交给你了。”黑衣袍客道来。

  “是!云枫领命。”焦云枫道来。

  “哼,待我出关之日,就是我重掌江湖之时。”黑衣袍客道来。

  “云枫祝主上早日练成神功!”焦云枫道来。

  “哈哈哈……”黑衣袍客听后,发出一阵长笑。

  “你退下吧!”

  “是!”

  焦云枫退了出来,脸上泛着缕缕微笑,浅的不让人察觉。

  黑衣袍客在厅中左侧角落的一幅挂着梅花纹路的壁画之下,转动木制的暗门按钮,走进了密室之中,随后关上了暗门。

  余光浅浅的亭台楼阁之下,缓缓走来一人影,待其离得近了,正是柳骏安。

  柳骏安不慌不忙的走上前来,看着这美轮美奂的装潢,门庭之处两边各站着两名少女,手持长剑,守护着宫门。

  柳骏安靠近,却被一少女喝住,问道:

  “站住,阁下是何人?”

  “回姐姐的话,在下柳骏安,今有要事求见宫痕羽宫主。”柳骏安道来。

  他看那少女的年纪约摸十七八岁,比自己不过年长两岁左右。

  “可有凭证?”那少女弯眉一扬,问道。

  “喔!你只要把这个交给你们宫主,她一看就会明白了。”

  柳骏安道来。从怀中取出一枚手帕来,看样子里面包裹着什么重要的物什,不时的散发出光影来。

  “你等着,我进去通报。”那少女接过手帕,道来。

  “有劳了!”柳骏安道来。

  那少女话也不回便准备转身向着宫痕羽的厅中而去。

  却不想,此刻宫紫霄走了过来,见状,问道:

  “出了什么事?”

  “少主,有人要早拜见宫主。”那少女道来。

  “哦!是什么人?”宫紫霄道来。

  往门庭之外看来。

  惟见少年一双剑眉星目,炯炯有神,面容俊朗。身着蓝色衣襟,腰间挂着一把青色长笛,愈发耀眼。

  宫紫霄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这才拿着少女递过来的手帕往宫主的房间而去。

  “叮叮叮”

  梅剑兴轻敲了谢逍遥的房门。

  听闻谢逍遥道:“进来吧!”

  梅剑兴推开门,走了进去,道:

  “听付师兄说,前辈唤我,不知所为何事?”

  “你先坐下,听我慢慢与你说来。”

  谢逍遥道来。

  “是!”梅剑兴道来。找了个位子坐下。

  “事情是这样的:如今江湖不稳,加之江湖势力对我逍遥居虎视耽耽,你们梅家在江湖中威望一向到达顶峰,尤其是梅清扬执掌雁归门的时候……”谢逍遥道来。停顿了一下。说话间宛如闲谈一般。

  “前辈不妨有话直说,但教我梅剑兴力所能及,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救助和保护。”梅剑兴道来。

  “好!既是如此,那老夫便实话实说了。”谢逍遥道来。

  “剑兴愿洗耳恭听!”梅剑兴道来。

  “刚刚得到消息,你大伯梅清扬被人杀死在青阳山道之中。”谢逍遥道来。

  “什么?我伯父不是归隐山林了吗?怎会被人杀死在青阳山道之中,会不会是谣传?”梅剑兴一听道来。

  他未曾见过伯父,但从爹爹口中得知伯父是个行侠仗义的好汉,曾是红极一时武林至尊。

  听闻这话,他不敢相信这江湖上谁会去他的对手。

  “归隐不假,他却是因为雁归门被灭而决定重出江湖,岂料中了敌人翁中捉鳖之计。”

  “前辈与我说这些是?”梅剑兴见状,道来。

  “呵!我想知道那灭你们雁归门之人是何来头?为何接二连三的发生这般惨祸?你可有印象?”谢逍遥道来。

  “一位身穿黑袍之人带领着属下不到一个时辰便将我雁归门屠戮殆尽,真他娘的残忍!”梅剑兴回忆道。

  “你是说他身穿黑袍?”

  “正是!”

  谢逍遥听后,仔细的回想着江湖中有关的这号人物,看起来,一把‘青芒剑’足以毁灭整个人的理智。

  细思之下,抬起头来,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梅剑兴说完退了出来,一头雾水。

  往住处方向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