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碰面。

雁影青芒 凛锦洋 2658 2019.06.06 23:46

  “爹,你究竟在哪里?女儿好想你。”

  月光下的溪水边,梅雁影抬头望着那一弯明月,道。

  可留给她的,除了那一抹回音和寂静之外再无应答。

  她不知为何,这几天她心跳的特别厉害,让她的心开始惴惴不安起来,似乎将有大事发生。

  可她又不知这不安源自何方,只好祈祷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杞人忧天而已。

  自从爹爹离开后,她很听话。

  不但在努力练剑,更是做了一桌桌拿手好菜,她答应爹爹,等他回来一起吃饭,可是数日下来,除了空等便是白入梦。

  她又能如何呢?

  他知道爹爹此去必定凶险万分,要不然爹爹也不会故意撇下她不管,独自离开。

  她越想越觉着心惊肉跳,她似乎能够感应到爹爹的呼唤和呐喊。

  可她知道的是,爹爹今晚不会回来了。

  如今娘亲已经离她而去,下落不明,爹爹却又迟迟未归。

  她有一种感觉,或许她将面临着一场生死考验。

  梅雁影看着那一弯明月,似在诉说,又似哭泣。

  这静谧的山谷里,一切都安之若素,她还能够做回她自己吗?

  她不知道,亦无法知道。

  逍遥居,后门。

  谢雨荷先从院墙上跳了下来,准备打开门,让师兄付咏喆他们进来。

  却不想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道:

  “你干什么去了?梅剑兴呢?”

  谢雨荷一听这话,连忙回过头微笑道:

  “爹,怎么是你啊?”

  “不是我,你以为是谁?”谢逍遥道。

  “不是,我的意思……”

  “师妹你快开门呀,我都快受不了了。”

  “来了!”

  谢雨荷见爹爹并不阻止她去开门,遂道:

  走上前去,将门打开。

  付咏喆见其姗姗来迟,埋怨道:“你搞什么鬼,怎么这么久?”

  只见谢雨荷一言不发,比划着手势。

  付咏喆只见师父谢逍遥站立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走进来。

  “师父,您怎么在这儿?”

  付咏喆道。

  “这是怎么回事?剑兴他怎么了?”

  谢逍遥见状,关心道。

  “他为了救……”付咏喆心直口快,差点说出原委。

  不过好在反应及时,这才道:

  “梅兄弟他一定要与我比试武功,我们约定让师妹作为裁判,约定在密林之中一较高下,不想与他打起来,被我误伤,昏迷了!”

  “对对对!”谢雨荷一听,连忙附和道。

  谢逍遥见付咏喆说得头头是道,虽有一丝怀疑,但很快被打消了。

  厉声道:

  “剑兴他武功底子弱,怎会是你的对手,你竟然下这么重的手,该当何罪?”

  “弟子知错了!以后绝不会再轻易与梅兄弟动手。”付咏喆道。

  “这次暂且饶了你。还不快把他背进屋中去?”谢逍遥道。

  “哦!”付咏喆反应过来,道。

  在谢雨荷的掺扶下,将梅剑兴背到自己的屋中,让其躺下。

  谢逍遥来到床前,为其把脉,却发觉梅剑兴所中的伤,并不像付咏喆所言这么简单。

  令他大吃一惊的是,他竟然发现梅剑兴所中之掌力为魔教中人薛刚的《青焰掌》。

  若不是所练这套武功之人,内功修为不够纯熟,力道不足三层外,恐怕现在梅剑兴已经西去了。

  不过这招武功已经消失多年,如今怎会突然出现在江湖中呢?

  他知道薛刚当年便已命丧黄泉,他的青焰掌亦随之而去。

  如今这独门绝技又现江湖,这意味着什么呢?

  而且还出现在逍遥居附近,他知道这是个不祥之兆。

  几日前,他方才击败以宫痕羽为首的江湖势力,而今却又出现这招武功,不由得不让他多想起来。

  谢雨荷和付咏喆见状,亦不敢轻易说话。

  静静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见谢逍遥运着掌力在梅剑兴周遭行走,试图驱除梅剑兴身上所中的青焰掌力,三五个回合下来,方见一些起色。

  谢逍遥这才收手,道:

  “放他好生躺下,我想明日一早便会醒过来。”

  “嗯!谢谢爹爹!”

  谢雨荷一听,高兴道。

  谢逍遥从床上站起身来,道:“雨荷,你好好照顾梅兄弟。”

  “是,爹爹!”

  谢雨荷道来。

  “喆儿,你随我去书房一趟。”

  谢逍遥道。

  “是!师父!”付咏喆应允,道来。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往谢逍遥的书房而去。

  “大小姐,他来了!”

  一姑娘上前回禀,道。

  纱帘之后,坐着一位红布掩面的女孩。

  听闻此言,不慌不忙道。

  “让他到梅花厅等我!我马上就到。”

  “是!”那姑娘道来,退了出去。

  见其走远,红布掩面的女孩这才道:

  “来得好快啊!”

  索性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自己,便掀开纱帘来,缓缓的往二楼靠窗的梅花厅走来。

  “怎么?你们家大小姐好大的架子,爷爷我今天心情很不好,叫她即刻出来见我。”

  说话之人正是楚昭然。

  他靠着敏锐的直觉和有人故意留下的线索,他这才很快便找到了这岭南坊来。

  “这位少侠。请您稍做片刻,我家大小姐马上就到。”

  那姑娘道来。

  “滚……”楚昭然故作生气,道。

  “吆喝,谁惹我们少侠这般生气啊?”

  红布掩面女孩道。

  边说边走了进来,给那姑娘使了个眼色,姑娘便趁机离开了。

  待那报信的姑娘走远,红布女孩连忙上前将门关好后,回过头来,道:

  “冰天雪地!”

  “暗影重生!”

  楚昭然见状,道。

  “原来你就是红影姑娘!”

  “少侠是?”

  红布掩面的女孩问道。

  “在下楚昭然,得见红影姑娘,实在是幸会。”

  “彼此彼此!”

  红影道来。

  “她还没到吗?”

  楚昭然突然问道。

  “据探报,她一日前便出发了。不过她身后有尾巴,所以她不敢大意。”

  “哦?是谁敢如此大胆,跟踪于她,那不是随时将小命给交代了?”

  楚昭然一听,道。

  “其实不然,这次是个难缠的角色。我已经在沿途上黒她做了标记,她看到够便知道怎么做。”

  红影道来。

  “好!果然是宫主的贴身护卫,让楚某大开眼界了。”

  楚昭然道来。

  “说说你那边的情况。”

  红影突然道来。

  “别提了!今天下午遇到了一个武功高强的少年,我跟他才过了十招,便被他所伤。”楚昭然道。

  “有这样的事?我知道是谁了!”红影道来。

  “谁?”

  楚昭然一听,连忙问道。

  “付咏喆!谢逍遥的大弟子。你打不过他很正常。此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武功和智慧皆是中上品。我曾与他交过两次手,都未能全身而退。”

  红影道来。

  “是他!我说呢!我怎么觉得他的武功在哪里见过。”

  楚昭然道来。

  “楚少侠,这一次我们怕是遇到对手了!”

  红影道来。

  “我就不信他有那么厉害!等我伤愈后,定再与他来一场公平的较量。”

  楚昭然猛地一拍桌子,愤懑道来。一脸的不服气。

  “我看还是算了吧!就你现在的武功还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你刚受了重伤,除非……”

  红影道来。

  “除非什么?”楚昭然一听,连忙问道。

  “除非你将《青焰掌》练到一定的境界,否则你很难是他的对手。”红影道来。

  “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楚昭然道来。

  “你暂且在这里住下,一切等到她安全到来,便开始下一步行动计划,你看如何?”

  红影道来。

  为了不引人注意,楚昭然将提前倒好的两碗酒,端起一碗来,喝了下去,道:

  “好?一切全凭大小姐安排!”

  “好!您吃好和好,恕红影不胜酒力,现下去休息了。”红影接过酒碗,一饮而尽后,道。

  楚昭然朗声道:“好!你且下去吧!给我找两个美女来,大爷今晚要不醉不归。”

  “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叫!”红影道来,出门而去。

  楚昭然见状,又亲自倒了一碗酒,端起来缓缓喝着,不适的夹着菜,往嘴里送,看着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真是享受这美味佳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