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战‘逍遥’。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144 2019.06.22 22:08

  “出来吧!”

  关岭密林十里之外的胡杨林中。

  梅雁影勒住马缰绳,转过头来道。

  楚昭然一听,顿觉不好,没想到他远远跟着,到最后还是被发现了。

  不过既然被发现了也好,这等于挑明了身份,或许对于接下来的行动会更加有利也说不准。楚昭然想到此,亦没有故意隐藏,从树林高空中跳了下来,只听马声嘶鸣,他的黑色高马快速奔向前来。

  楚昭然一跃便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上。

  道:“姑娘真是好眼力,我如此小心翼翼,还是谈不脱你的眼睛。”

  “说!你一直跟着我干什么?”

  梅雁影没有心情与他开玩笑,神色中拥有一股杀气。

  “我喜欢上你了,这也不成吗?”

  楚昭然见状,挑衅道。

  “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跟踪于我,只要妨碍到我的行动,我会不惜一切让他付出代价。”

  梅雁影道来。

  语气依旧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可言。

  “呵!没想到你人长得美艳绝伦,却不想这脾气还是那么暴,一点都不女孩子。”

  楚昭然道来。

  “这用不着你管,希望你好自为之!”

  梅雁影道来,头也不回骑着快马走上前去。

  楚昭然见状自言自语道:“哼,叫我好自为之?若不是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我现在就打的你满地找牙!”

  抬头间,只见梅雁影已经消失在树林尽头,楚昭然这才快马加鞭跟了上去。

  那暗夜之行里,宫紫霄和红影驾着马疾驰而过,穿过一片又一片丛林。

  马声呼啸而过,空留其后泛起阵阵烟尘。

  却那端风影,柳骏安骑着快马跟了上去,他一路上见到许许多多深浅不一的马蹄印,他知道宫紫霄和随从已经快速跟上去了。

  他心想:“纵然梅雁影武功再好,也难逃过宫紫霄与楚昭然联手。更何况他知道梅雁影的武功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好。”

  他知道逍遥居中人武功厉害之处,听江湖传闻,谢逍遥的‘逍遥剑意’更是让人闻风丧胆。

  因此他大意不得。

  如此想来,柳骏安快马一鞭,奔腾而去,眨眼之间便消失在茫茫山道里。

  却看那一轮火红刚在暗夜之中翻滚过来,战胜了黑夜的寂寥和无奈,天色渐渐明亮起来。

  只见梅雁影拉着马缓缓前行于路途之中,往逍遥居赶去。

  她从未踏入过江湖,她不知道江湖有多危险,但她还是从雁归门被无端灭门和一路行来被人跟踪中,发现了江湖的可怕之处。

  她曾听闻过逍遥居的厉害之处,不过为了见的梅剑兴一面,她必须负重前行,容不得她做半点迟疑。

  眼看着离逍遥居愈来愈近,那跟踪之人又紧紧尾随而至,这让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她一路行来,可谓舟车劳顿,但为了一口诺言,她亦顾不得这么多了。

  如此想来,便急急向前而去。

  楚昭然总是不紧不慢的跟着。

  他起初的计划里,就是要看看这突如其来的女孩究竟是何方势力的代表,她独自一人连夜赶往逍遥居又是何意?这是否与梅剑兴有所关联?

  此见梅雁影走走停停,到让他有些琢磨不透。

  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经过一顿饭的功夫,梅雁影顺利感到关岭密林之外的外围中来。

  只待她一靠近,便闻林中跳下一少年道: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来我逍遥居?”

  梅雁影见状,作揖道:

  “在下梅雁影,有事求见谢掌门!”

  “哦!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通禀!”

  那少年道来。

  “那多谢公子了!”

  梅雁影道来。

  便站在原地等候。

  她的话被楚昭然听在耳里。

  “她是梅雁影?那她与梅剑兴是何关系?与梅清扬又是否有关联呢?她如此匆匆而来,莫非是来见梅剑兴一面?”

  楚昭然将一切的可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静静的等待着梅雁影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好处。

  “禀大师兄,少主,外面自称为梅雁影的人要见居主!”

  “哦?有这等事?对方带了多少人马?”

  谢雨荷道来。

  “尚见一人。”

  “好!你先退下,我们随后就到。”

  谢雨荷道来。

  她没想到的是,这梅剑兴刚走,又来了个姓梅的,这真是让她耳目一新。

  虽说来人指名道姓要见她爹爹谢逍遥,但谢雨荷心中一机灵,便与师兄付咏喆决定后,让付咏喆扮成爹爹的模样,前去试探试探虚实,也好做打算。

  这个注意一打定,付咏喆和谢雨荷这才朝着密林之外赶来。

  只见那少年道:

  “请姑娘宁耐片刻,掌门人马上就到。”

  “无妨!多谢公子!”

  梅雁影道来。

  她只听闻这密林之中能够杀人于无形,因此也只好等下去。

  这时从天而降两人,正是付咏喆和谢雨荷。

  只见两人来到密林之外,站定。

  付咏喆道:“听说姑娘要见我?”

  梅雁影一听,见状道:

  “在下梅雁影,日前探得我门中人梅剑兴幸得谢掌门相救,不知可否让小女见上他一面?”

  梅雁影虽见谢逍遥面色红润,宛若十七八岁的少年,但她还是恭恭敬敬道来,不敢有半点托词。

  “哦?原来是为了这事?梅剑兴已经由昨夜下山而去,如今不知去向。”付咏喆道来。

  心想,真是为了梅剑兴而来。

  “此话当真?”

  梅雁影一听,半信半疑道。

  “老夫骗你个女娃娃做甚?”

  付咏喆道来。

  谢雨荷见来人自称为梅雁影,想来是梅家后人,不过她这么着急忙慌的探听梅剑兴的下落,是为了救他还是为了接近梅剑兴,从而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么说来,梅剑兴确实不在庄中?”

  梅雁影道来。

  她依旧有些半信半疑。

  她明明探得的消息是,梅剑兴在逍遥居住下已有十天半个月了。

  她这才急急赶来,希望能够从他这里谈听到更多关于雁归门被灭一事的前因后果,甚至于是父亲之死。

  没想到,这一来,却扑了个空。

  她不甘心道:

  “小女请问谢掌门,可曾见的他往何方去了?”

  “据弟兄们言讲,他朝岭南镇方向去了。”

  付咏喆道来。

  这一切都被楚昭然看在眼里。

  “多谢掌门明示!那小女这就告辞了!”梅雁影道来。

  正要转身离开。

  却听闻一声付咏喆一声,道:

  “谁?出来?”

  原来付咏喆在言谈之间听到了附近草丛中有人埋伏着。

  楚昭然见状,亦没有隐瞒,从丛林中穿了出来,走上前去道:

  “在下楚昭然,拜见谢掌门!”

  “哦?你怎么来了?你与这位姑娘可曾相识?莫非宫痕羽还是对我逍遥居放心不下?”

  付咏喆道。

  “回掌门的话,家师有事暂不能前来,所以特派我来向掌门人赔过不是,就当之前的事,是一个误会!至于这位姑娘,我们不曾识得。”

  楚昭然道来。

  “她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且回去告诉宫痕羽,她若要再次前来挑衅我逍遥居的威严,我逍遥居便会奉陪到底。”

  付咏喆道来。

  他知道师父如今在闭关的紧要关头,容不得他有半点差池。

  “我想掌门误会了!我家宫主定会再次前来拜访的。”

  楚昭然道来。

  他见识过谢逍遥的武功造诣,因此说话之间变得客客气气,生怕一个不小心,便结束了生命。

  “既然如此,你们且退下吧!”

  付咏喆道来。

  “是!”

  楚昭然和梅雁影同声道。

  准备离开。

  却听闻一声道:

  “早就听闻谢掌门武功独步天下,今日可否让某人见识一下。”

  话音刚落,只见那红衣蒙面人运气划掌而来。

  付咏喆见状,连忙避开红衣蒙面人的突然攻击,道:

  “阁下是何人?何以不分青红皂白,便出手相加?”

  “好说,好说!”

  那红衣蒙面人道来,又急急运气划掌而来。

  付咏喆只是运气避过攻击,并不急于还手。

  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似乎忍无可忍一般。

  谢雨荷见状,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个插曲。

  若是让大师兄出招,便会露出马脚。

  谢雨荷道来:

  “阁下既然这般想争个高低,那就先过我这关再说。”

  “雨荷!”

  付咏喆见状道来。

  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谢雨荷运着剑,朝着红衣蒙面人急急攻去。

  那红衣蒙面人不屑一顾,道:

  “找死!”

  随即运着掌力而来,一招一式,透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楚昭然和梅雁影,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没想到谢逍遥竟然一直不出手,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楚昭然和梅雁影心道。

  一场大战在密林上空习习上演,谁胜谁负,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只见红衣蒙面人三下五除二便一掌破开谢雨荷的剑招,迎着谢雨荷的胸口处便是一掌袭来。

  谢雨荷见状,连忙御剑抵挡,却为时已晚。

  谢雨荷被红衣蒙面人一掌震飞出去。

  付咏喆见状,连忙运气而起,运着掌力朝着红衣蒙面人劈来,一掌接着一掌,招数迅疾无比。

  眼看着谢雨荷就要重重坠落于地,梅雁影运气而起,一把将谢雨荷接住,站落于地,道:“谢姑娘,你没事吧?”

  谢雨荷见状,连忙谢道:“多谢梅姑娘相救,我还好!”

  “嗯!如此便好!”梅雁影道。

  放开谢雨荷来。

  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红衣蒙面人与谢逍遥的无声对垒,掌影重重,波澜破。

  一招既倒,一掌逍遥,一眼凝望,一语惊惶。

  惟谢雨荷是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