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战败红衣客。

雁影青芒 凛锦洋 4328 2019.06.23 14:40

  红衣蒙面人掌力荡开,急急朝着付咏喆攻来。

  付咏喆反手为掌,一掌破出,运着掌力与红衣蒙面人在空中对了一掌。

  两人又各自运着掌力而来,试图给对方致命一击。

  “谢逍遥,你若再不出‘逍遥剑意’,就别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红衣蒙面人道来。

  他与付咏喆已经对拆了二十招有余,见其仍然没有要使出绝招的意思。

  “对付你,还用不着,你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

  付咏喆见状道来。

  他知道师父‘逍遥剑意’的威力,可他却没能习得一招半式,这让他想做做样子都有些困难。

  “好!既然你这般自大,就别怪我了!”

  红衣蒙面人道来。

  突然掌力变相,一招重影掌法应运而生,霎时间掌影重重,气力奔腾,朝着付咏喆重重推来。

  付咏喆见状,亦不敢大意,掌风变相,与之对了一掌。却被那掌影连连压制着,不得不后退,以求时变。

  众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看着那红衣蒙面人的掌影一出,惟有谢雨荷心急如焚。

  梅雁影虽未见过谢逍遥的武功,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谢逍遥明显不是红衣蒙面人的对手。

  楚昭然见状,心道:“谢逍遥今天怎么这般有气无力,似乎哪里不对劲。”

  虽各有所想,但最终的结局还未定论,或许此刻忙下结论有些为时尚早了。

  又急急关注着两人的大战起来,生怕错过了什么。

  此刻远远的看见宫紫霄与红影率人骑马赶到,见这般情况,亦下马看了起来。

  楚昭然见状,走了过来。还未说话,便闻宫紫霄道:

  “这是什么情况?谢逍遥怎么与红衣蒙面人动起手来了?”

  “我也不知道。先是红衣蒙面人动的手!”

  楚昭然道来。

  “哦!”

  宫紫霄‘哦’了一声,将周围人看在眼里。

  看着一美艳少女站在谢雨荷身旁,想来那少女便是楚昭然急急跟踪之人了。

  谢雨荷虽见宫紫霄率人赶到,已无暇他顾,她现在担心的是师兄付咏喆会不会被红衣蒙面人所伤。

  她知道如今逍遥居已成为江湖中人特意关照的一块肉,由不得她不去承认。

  只见红衣蒙面人掌力破风而出。

  接连出了三掌,迎着付咏喆连劈带砍的杀将而来。

  付咏喆掌力之行,试图减缓红衣蒙面人的攻势,奈何其力道雄浑,他根本不是对手。

  被红衣蒙面人当胸就是一掌拍在胸口部位,还未曾等付咏喆反应过来,右肩又被红衣蒙面人推了一掌,飞奔而出,吐出鲜血来。

  谢雨荷见状,大叫道:

  “师兄,运气而起!”

  那红衣蒙面人哪里会手下留情,随即运着掌力急急而来。

  梅雁影见状,连忙化剑而出,运着剑法朝着红衣蒙面人急急挥去。

  梅雁影的出招速度很快,身形和变化亦时谢雨荷等人所不能及。

  谢雨荷接住正在下坠的付咏喆,将其稳稳接住在地面落定,关心道:

  “师兄,你这是何苦呢?”

  谢雨荷此言一出,让楚昭然忍等的疑虑便得到了证实。

  只见付咏喆身受重伤,在谢雨荷的怀中,笑着道:

  “我没事!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和践踏我逍遥居的威严。”

  “好了,师兄你就别说话了!好好歇着。我想梅姑娘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谢雨荷见状道来。

  “我不知梅姑娘武功如何,但这红衣蒙面人的武功深不可测,他与我之战似乎还未尽全力。”

  付咏喆见状道来。

  又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这个你就别管了!我先给你运功疗伤。”

  谢雨荷见状道来。

  由不得付咏喆答不答应,只见谢雨荷运着掌力在付咏喆的后背之上运转起来,气力源源不断的正朝着付咏喆的体内而去。

  付咏喆只觉胸口一阵剧痛,开始接受着谢雨荷的无言馈赠。

  这对于此刻的他来说,或许太重要了。

  由于梅雁影突然闯入,红衣蒙面人触不及防,只好变换着掌力,与梅雁影的剑招急急相较。

  五个回合的较量之后,红衣蒙面见其剑法诡异,气力之行非比寻常。

  遂道:“请姑娘报上名来,我从不杀无名之辈。”

  “想知道我的名字,先问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

  梅雁影见状道来。

  运着剑法急急而出。

  “大言不惭!老夫只是不想伤害无辜!你以为老夫怕你不成!”

  红衣蒙面人道来。

  运着掌力又急急而出。

  兴许是梅雁影的执拗和不服输,又或许是梅雁影美艳绝伦的外表照射下的缘故,红衣蒙面人并未使出全力,只是运着掌力与梅雁影在空中对垒起来,见招拆招。

  宫紫霄等人见梅雁影似乎竟然能够与红衣蒙面人打成平手,武功似乎比付咏喆有过之而无不及。

  宫紫霄对楚昭然道:

  “这位少女什么来头?”

  楚昭然道:“她自称为梅雁影,其他的一概不知。”

  “她姓梅?”宫紫霄道。

  “反正她当时为了见梅剑兴,是这样与付咏喆说的。”

  楚昭然道来。

  “你是说她来这里是为了梅剑兴了?”

  宫紫霄道。

  “正是!”

  楚昭然道。

  “那梅剑兴呢?怎么没见到他?”

  宫紫霄一听,突然道。

  “据付咏喆言讲,他于昨日前便私自离开逍遥居,不知去向了!”

  楚昭然道来。

  “是这样!”宫紫霄道来。

  心中想道:

  “她姓梅,梅剑兴亦姓梅,莫非她们两人有什么渊源,如今梅剑兴不知去向,或许这一切都要着落在这位梅雁影姑娘的身上来。”

  看着两人于天空的对决。

  却见柳骏安骑着快马急急赶到,柳骏安见状,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只见梅雁影剑招孱孱,一招一式皆透着一股浓烈的气力。

  “姑娘,我已经让了你二十招了,你若再不说实话,休怪我不留情面。”

  红衣蒙面人道来。

  他见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密林之外,看着他们的对决。

  他的计划里,只是找谢逍遥报仇,并不想牵连其他。可当他发现柳骏安亦来到这密林之外来时,他知道与眼前姑娘的一战必须速战速决,他不知道还有什么人仍正在往这里赶来。

  “哼!我又没叫你让!”

  梅雁影一副自信,道。

  “好!那就让你尝尝老夫的厉害!”

  红衣蒙面人道来。

  只见其掌力在红衣蒙面人的掌下应运而生,力道迅猛,掌影肆掠,朝着梅雁影急急杀来,

  梅雁影见状并不惊慌,反手一剑急急刺出,喝道:“雁澜剑法”。

  其见梅雁影起落轻盈,运起剑招朝着红衣蒙面而去。正那端:

  剑影迢迢,掌落开屏,舞剑腾云,百转千回。

  扶摇直上,花影弄兮,娇影倩兮,剑花栩栩。

  转落挑下,美目盼兮,剑意葱兮,开合气兮。

  剑起剑落,大开大合,惟影倩兮,惟剑弄兮。

  掌落无痕,声声舞,

  剑起苍澜,嘶嘶烈。

  惟影剑下,惟掌而出,左右开合,招招夺命。

  梅雁影的剑招在红衣蒙面人心里,泛起一阵犹疑。

  他未成见的这招剑法,满招都透着诡异。

  他似乎看到了梅清扬的剑招之影。遂大骇道:

  “梅清扬是你什么人?你为何会这招剑法?”

  “算你聪明,他乃家父!”

  梅雁影听后,振振有词道。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老天待我不薄啊!今天竟然让我遇到这么好的事情!”

  红衣蒙面人道来。

  眼神里充满着惊喜之色。

  “你别高兴太早,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雁澜剑法’的厉害!”

  梅雁影见状,道来。

  “有什么招数你尽管使出来,今天我也让你见识见识老夫的厉害。”

  那红衣蒙面人道来。

  梅雁影倒剑而起,一招剑法诡异袭来。

  红衣蒙面人掌影重重,迎着梅雁影的剑招直扑而去。

  似乎梅雁影的剑招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

  梅雁影见一招出击不中,凌空一跃,再次化剑开来,梨花剑影,一层又一层。

  那红衣蒙面人不急不躁,一掌而出,迎着剑招而去。

  梅雁影连续换了三招,却不想都被红衣蒙面人化解开来。

  梅雁影心想:“这人的武功深不可测,若再这样拖下去,她定会一败涂地,生死难保。”

  于是想着怎样摆脱红衣蒙面人的掌影,进而伺机而动,逃离而去。

  却闻红衣蒙面人道:

  “怎么?没招了?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之处吧!”

  运着掌力急急向梅雁影劈来。

  梅雁影见状,心中大骇,顿觉不好,以为这一掌她无论如何是避不过去了。

  但梅雁影就算知道结局,不到最后一刻,她亦不会束手就擒。

  连忙化剑而出,挡在自己身前,试图减缓红衣蒙面人的掌力攻势。

  “嘭”一声脆响。

  柳骏安运着掌力急急而来,挡在了梅雁影身前,与红衣蒙面人的掌影对了一掌,两人皆被掌力所伤,退了十来步,方才站稳。

  “小子,你倒是挺会英雄救美啊!”

  那红衣蒙面人道来。

  他没想到半路会杀出这个愣头青来,愤懑道。

  只见柳骏安不曾回他话,反而转过身来,对梅雁影轻声道:“你,没事吧?”

  梅雁影见有人挡在自己身前,一看还是那日救自己的柳骏安,遂道:

  “我没事!谢谢你!”

  未等柳骏安回话,梅雁影惊叫道:

  “小心!”

  只见红衣蒙面人运着掌力突袭而来。

  柳骏安见状连忙一把抓住梅雁影的胳膊避开这突如其来的重击。

  而后运着掌力与红衣蒙面人再次对了一掌。

  红衣蒙面人掌力虽强,但在柳骏安的掌力之下,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他甚至觉得这股纯阳内力在哪里见过,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股纯厚的内力乃是梅清扬三十年的功力所化。

  红衣蒙面人觉着自己的内力在不断的被消耗,而他却发现这柳骏安的内力深厚,远不是他所能比拟的。

  心想:“我若再这般与他纠缠下去,非但捞不到甚便宜,甚至会要了自己的命。”

  于是,红衣蒙面人加大气力,试图从柳骏安的掌力之下,趁机逃离。

  可柳骏安哪会轻易给他这样的机会。

  他见红衣蒙面人掌力之行已经力不从心,于是再次运足掌力朝着红衣蒙面人推去。

  红衣蒙面人见状,不得不冒着被气力反噬的危险,单方面撤去掌力,逃离密林半空而去。

  柳骏安见状,亦没有再去追逐。

  他没想到他的内力竟然越来越纯熟起来,在一点一点的为他所用。这是他击败红衣蒙面人的根本原因。

  不过他来不及多想,只见梅雁影道:

  “柳大哥,谢谢你再次救了我!”

  “说的哪里话!其实就算我不出手,他未必能够伤到你,我只是看不惯这人的行事风格罢了。”

  柳骏安道来。

  他不想让梅雁影背负太多的压力,解释着。

  “嗯!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

  梅雁影听完这番解释,心道:“原来他是这般考虑的,我以为……”

  这时宫紫霄上前来,道:

  “真看不出,柳公子竟然会有这么好的武功,今日一见,让我等大开眼界。”

  “哪里哪里!宫姑娘谦虚了!怎么?你们也赶到这密林中来了?”

  柳骏安道来。

  他虽已知道宫紫霄是奉了宫痕羽的命令这才前来逍遥居探视,伺机而动,但他还是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道。

  “哦!这个等有机会了,再与柳公子详谈。今日我等先告辞!”

  宫紫霄道来。

  “好说好说!请慢走!”

  柳骏安道来。

  “我们走!”

  宫紫霄命令道。

  楚昭然和红影这才带着部下缓缓地离开了密林之外。

  原本在她的计划里,只要趁机抓住梅雁影,那梅剑兴还不得乖乖就犯么?

  可曾料想,这从天而降的柳骏安,让她措手不及。

  宫紫霄知道,论武功,此刻就算加上他们所有人也未必是这柳骏安的对手,又看柳骏安对梅雁影的态度,她不得不暂时做了退步,带着人先行离开了。

  望着宫紫霄等人离去的背影,梅雁影看着是那么的熟悉。

  却闻柳骏安道:“他怎么样?”

  谢雨荷见状,道:“我刚给他注入了内心,想来没什么大碍!”

  “好!那我就先告辞了!”

  柳骏安道来。

  望了一眼一旁的梅雁影,道:

  “梅姑娘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自然是先找到梅剑兴了!”

  梅雁影道来。

  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

  “好!祝你好运,告辞!”

  柳骏安道来,头也不回的朝着密林之外走去。

  梅雁影见状,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

  只见谢雨荷道:

  “梅姑娘,你要不随我去逍遥居坐坐如何?”

  “不了!既然梅剑兴已不在此处,我也不便打扰,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梅雁影道来。

  “既然梅姑娘有事,那我便不再强留,祝你马到功成,后会有期。”

  谢雨荷见状,道来。

  梅雁影拜别谢雨荷,亦转身离开了密林之外,朝着岭南镇上赶来。

  谢雨荷送别了梅雁影,将师兄付咏喆背在背上,朝着密林之中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