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雁影青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危机四伏。

雁影青芒 凛锦洋 3398 2019.06.27 00:53

    “柳骏安,快快告知我们青芒剑的下落,否则别怪我等对你不客气!”

  正在柳骏安思索着是何人对焦云枫进行灭口之时,突闻一青衣老者道来。

  柳骏安微微一笑,抬起头来道:

  “你们枉为江湖中人,竟然还忘不了这身在之物。别说我柳骏安不知道他在何处,就算知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哼!柳骏安,我见你是一条好汉,这才对你轻言轻语,好生相问,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青衣老者哼了一声道来。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您有没有这个本事?”柳骏安道来。

  心想这“青芒剑”虽乃不祥之物,但还是挡不住这些沽名钓誉之徒,江湖啊江湖,你到底是怎么了?

  “好!就算你不知道,那你身旁的梅小姐总该知道吧!”

  那青衣老者道来,将矛头指向了梅雁影。

  楚昭然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切,心想这下有好戏看了。

  他不知道的是,这位青衣老者正是宫紫霄的人。

  梅雁影对此早已在意料之中。

  “怎么?如今家父已死,你们还不肯放过他吗?”

  梅雁影冷不丁道。

  充满了怒气。

  “梅小姐,我们都知道梅大侠曾是一代武林至尊,可是他也不该将青芒剑据为己有,大家说是不是?”

  那青衣老者道来。

  他得到的命令是,就是如何将梅雁影和柳骏安逼入绝境。

  众江湖人士听闻此语,便都随声附和。

  梅雁影见状道:

  “我不知这位大叔是出于何种居心。竟然这般巧言令色,殊不知抬头三尺有神明么?”

  她不知道事情的结果会是这般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随着焦云枫被人杀死灭口,这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这位青衣老者明显就是故意找茬,不知是授了何人之意才这般大胆。

  面对江湖中人的步步紧逼,她不得不再次做出选择。

  “梅小姐,你到底说是不说?”

  那青衣老者道来,言语之间充满了杀气。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就算是有,也不会对尔等说来。”

  梅雁影道来。

  “好!很好!那么今天就让你尝尝我们的厉害!”

  那青衣老者道来。

  后退了两步。

  只见众江湖中人走上前来。

  “怎么?想动粗啊?”

  这时柳骏安上前道。

  听闻此语的江湖中人,不由得退了一步。众人刚刚见识了柳骏安的武功,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匹敌的。

  梅雁影此刻与柳骏安背靠背站定,等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青衣老者见状,道:

  “我们人多,怕他做甚,给我上!”

  兴许是出于青芒剑的诱惑程度,众江湖中人竟然出奇一致的站在了青衣老者一边,听闻此语,纷纷运剑上前,朝着柳骏安和梅雁影挥杀而来。

  楚昭然站在一旁,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梅剑兴见状,亦悄然无声的混迹在人群中,试图趁机离开。

  只见梅雁影与柳骏安相互望了一眼,便纷纷运气而起朝着众江湖中人而来,一场混战终于在青衣老者的教唆下开启了。

  青衣老者站在人群之后,望着这一切。

  他若不是对柳骏安的武功有所忌惮,他此刻早已亲自上阵参与到绞杀梅雁影的洪流中去了。

  他得到的命令就是挑唆江湖中人对柳骏安和梅雁影仇恨,如今看来,他成功了。

  惟见柳骏安与梅雁影招数大开大合,与众江湖中人交战在一起,丝毫不落下风,反而有种气势汹汹的形态。

  江湖中人见几次三番的围攻都被柳骏安与梅雁影联合逐个击破,死伤无数。便纷纷往后退。

  青衣老者这时才从人群中运气而起,上前与梅雁影和柳骏安交战。

  由于青衣老者出招迅疾,三五招之下皆为压制柳骏安与梅雁影的招式。

  江湖中人见状又纷纷倒剑而来,又参与到这场角逐中来。

  青衣老者掌力开合,气力奔腾。

  不过在柳骏安的招式面前又能算的了什么呢?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柳骏安寻得一丝空隙,反手为掌,运着掌力朝着青衣老者而来。

  两人在人头上方你来我往,招招相触,掌影重重,霎时间难分胜负,打的不可开交。

  却见梅雁影被二十多名江湖中人左右围攻,被迫急急后退。

  她却不慌不忙,没有拔剑。

  她知道这些人的武功虽然不弱,但她不到万不得已,她绝不会轻易拔剑。

  可那江湖中人怎会给她机会,一招一式间,都是杀伐之招,招式凌厉狠毒。

  就算如此,梅雁影仍依旧运着气力奔腾于众人之间,一掌一剑足够珍惜而吝啬。

  江湖中人或许是怕夜长梦多,各个精神抖擞,运着气力席卷而来,掌影重重,剑影层层。

  气力幻化间,一招半式都具有了足够的威力。

  梅雁影被气力压制着,丝毫没有出手的余地,更见剑招急急挥杀而来,梅雁影命在旦夕。

  只见梅雁影倒剑而起,大喝一声,道:

  “雁澜剑法”,三招两式便破开了众人的夹击,将其人打倒在地,死的死,伤的伤,发出一真鬼哭狼嚎的哀怨声来。

  只见梅雁影运气收剑的刹那,一白布蒙着面的人从天而降,运着掌力朝着梅雁影挥杀而来,掌影和招数诡异至极,让梅雁影猝不及防。

  不过梅雁影怎会怕这突如其来的杀招,运着掌力与之对了一掌。

  却不想其人掌力雄浑,她根本不是其人的对手,被一掌震开,倒在了不远处。

  梅雁影见状顾不得身体疼痛,立马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语气慢悠悠道:

  “你是什么人?武功还不错嘛!”

  丝毫没有一点惊慌之色。

  “要你命的人!”

  蒙面人语出惊人。

  “是吗?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看招!”

  梅雁影道来。

  再次拔剑而出,使出《雁澜剑法》来。

  剑影层层,起落腾空,声声舞。

  幻化开合,魅影成风,急急烈。

  蒙面人不曾后怕,反而有种洞穿了她招数一般的气定神闲。

  不慌不忙的运着掌力而来。

  与梅雁影的剑招招招对垒,一招一式竟然不落下风。

  梅雁影见状,连忙急急斩出三剑,每一剑都被蒙面人适当的避开了,转而一掌推将而出。

  逼迫梅雁影不得不运着剑招转攻为守。

  看来人的武功,恐怕就算她与柳骏安联手都未必打得过。

  只见柳骏安此刻已经占据上风,三招两式便将青衣老者打的遍体鳞伤,招数有心无力。

  青衣老者虽已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但他没想到自己会败得这么快。

  随着柳骏安一掌当胸而出。

  青衣老者掌力挡在胸前,却已为时晚矣。

  青衣老者被柳骏安的掌力推将出去,飞出十数米,重重的落在地上,发出一阵剧痛的叫唤声。

  柳骏安见状,收了手。

  却见梅雁影被蒙面人击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柳骏快递运着掌力从蒙面人后背袭来。

  却不想那蒙面人仿佛脑后长眼一般,只见其反手为掌而出与柳骏安的掌力对了一掌,两人各自被掌力荡开退了十来步。

  梅雁影终于抽的空隙,运着剑招挥杀而来。

  以为一招制敌。

  却不想蒙面人一掌迎着梅雁影的剑招推将出去,冲破梅雁影的剑招,重重的打在了梅雁影的腹部之上。

  梅雁影被震出丈外有余,嘴角不停吐出鲜血来,身受重伤。

  梅雁影见状仍想运剑而来,却不想伤势过重,根本无法提气,让她随时可能命丧于蒙面人的掌影之下。

  只见柳骏安运足掌力朝着蒙面人而来,蒙面人运足掌力与之又对了一掌。

  掌影之下,亦将柳骏安震退好几步。

  蒙面人见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连忙运着掌力向着柳骏安再次挥杀而来。

  柳骏安连忙运气抵挡,却不想被掌力荡开,飞出丈外有余,倒在了梅雁影身旁。

  却见蒙面人乘胜追击,急急运着掌力而来,试图给其致命一击。

  柳骏安见状,运着掌力而来,挡在了梅雁影身前。

  他知道他该做什么。

  蒙面人掌影重重,气力雄浑,柳骏安哪里是他的对手。

  三招两式又败下阵来。

  眼看柳骏安和梅雁影命在旦夕。

  这时却见楚昭然慌忙运剑而起,试图减缓蒙面人的掌影攻势,趁机一把抓住梅雁影和柳骏安逃离悦来客栈门前而去。

  蒙面人见状,追击不得,便悻悻而去。

  梅剑兴见状,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幽暗的山谷之内,传来一声话语,道:

  “你回来了?解决了?”

  “原本柳骏安和梅雁影已成瓮中捉鳖,却不想楚昭然的突然闯入,让我失手了。”

  蒙面人道来。

  “这么说你又让他们逃出生天了?”

  那人的声音又起。

  “对不起,都怪手下无能。”

  蒙面人道来。

  “你真的令我很失望,这个局原本是一个死局,你却让他们走活了,你说我还怎么奖赏你。”

  那人道来,站在纱帘之后。

  “属下该死!请主人责罚!”

  蒙面人道来。

  “你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劲才将梅清扬置于死地,而你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几次三番都是这样。向你这等人有还不如无!”

  那人道来,运气而起。

  “请主人手下留情,少主虽有过错,但罪不至死,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何不让少主待罪立功,若再有差池,再处罚也不迟。”

  两名少女齐刷刷的跪在地上,道。

  “灵洋,灵茵,你们这是做什么,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蒙面人见状道来。

  “少主,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

  两少女道来。

  “够了!你们都给我起来吧!”

  “影诺,看在灵洋。灵茵替你求情的分上,这次我就饶了你,若再无成效,你就不要回来见我了!”

  那纱帘之后之人道来。

  “多谢主人开恩!影诺定当竭尽全力完成任务。”

  蒙面人道来。

  “下去吧!别让人起疑了!”

  那纱帘之后之人道来。

  “是!那属下告退!”

  蒙面人退出了暗厅,朝着岭南镇上赶来。

  “退下吧!”

  那纱帘之后之人道来。

  “是!”

  灵洋和灵茵道来。

  退了出去。

  只见纱帘之后之人走了出来,自言自语道:

  “柳骏安,梅雁影,我量你们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露出了鬼魅的笑容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