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巾帼枭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混迹在糜竺商队

三国巾帼枭雄 啤酒随便灌 2389 2018.09.13 04:26

  银月高悬山巅,皎洁光华倾洒,驱逐无尽黑暗。

  “麻痹,好难受,勒得太紧,气都喘不过来了,裹胸真不容易啊。”

  乍眼一看,邹嫦曦胸前两坨肉,缠得那叫一个严实,比飞机场还飞机场。

  什么涉嫌性侵的东哥,那位网红姘头耐擦,不对,奶差,还是不对,奶茶妹妹,哎呀好绕口,终于说对了,鼓掌鼓掌鼓掌。

  那位奶茶妹妹,校花变成了笑话,平胸都比她壮观几许。

  此际,她朱颜化沧面,就连弯弯的柳叶眉,也用烧过的焦黑木枝,描得既粗且浓又黑。任谁瞧了,只道是糙汉子一枚,绝不会往妹子身上联想。

  半山腰太过偏僻,斜坡两旁杂草疯长,幸亏这是三月的时节,否则被蛇啵上一口,又没有血清注射,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默默毒发身亡。

  她健步如飞,心中不断的盘算,穿越到汉末乱世,不跑去争霸天下,貌似对不起穿越者的身份。

  正所谓,有天下者,何必卯金刀!(劉)

  男子汉大丈夫,生不能五鼎食,死何惧五鼎烹!可——哥不是呀!

  她现在是软妹子,是弱质女流,便是磨破了嘴皮,讲得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又如何?

  一样是玩单机游戏,招募不到像样的人才,生存都是一大难题,什么逐鹿中原,什么饮马黄河,好像不切实际,根本没有实施的可能。

  算啦算啦,身如柳絮随风摆,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觉得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离开雍丘老家,返回颍川阳翟县稳妥。可是一路上的剪径贼人,不知道有多少的多少,估计没等她赶回阳翟县,就得提前去酆都报到了。

  为了宝贵的小命,邹嫦曦思来想去,决定去附近集市碰运气,只要混迹在大型商队里面,回家也就一两天的路程。

  阳翟县山清水秀,不光是前任成长的地方,那里还有她的亲姐姐,一位身材很火辣的熟女。

  前任从未见过父母,她姐姐从小告诉她,母亲生她没多久,她们一大家子,全部被仇家戕杀了。

  从她记事那天起,记得是姐姐含辛茹苦,抚养她长大成人,继承了邹氏宗族,长房一脉的生意。

  古代是宗族社会,族中产业分割,历来是传男不传女,女人几乎没有话语权。

  虽然,姐姐迫于宗族压力,放弃了陈留老家的生意,但也凭借自身手腕,巩固了颍川新家的生意。

  她姐姐哪哪都好,就是脾性古怪了些,很多行为都透着诡异,稍有丁点不顺心,动辄打骂府中婢女,尤其痴迷黄老学说。

  这个黄老学说,在战国至西汉期间,原本是经纶济世的绝学,可传承到了东汉时,完全是另一幅光景。

  演变成了自然长生之道,一些方士把黄老学说,与神仙长生、鬼神祭祷、谶纬符箓等方术杂糅一起,视黄帝和老子为神仙,形成了原始道教,给黄老学说带来了消极影响。

  譬如她姐姐,正是被方士徐堕糊弄,每日都要服用寒食散。寒食散这鸟玩意儿,可不是什么正经东西,而是一种让人上瘾的毒品。

  “这个神经质的姐姐,该不会是心里有病吧?”

  融合了前任的记忆,受前任的思绪干扰,邹嫦曦觉得自己回家了,有必要赶走府中方术,拆穿徐堕的鬼蜮伎俩,监督姐姐戒除毒瘾。

  前世她的至亲,她已经无缘见面了,这世上唯一的姐姐,她定要加倍珍惜。

  她作为资‘深’历史老‘湿’,清楚东汉的某些事件,如李傕统帅的西凉军,劫掠完陈留十七县,下一步便会劫掠颍川郡。因此,她必须及早归家,带上姐姐远离是非旋涡。

  “站住!你是什么人?”

  雍丘城外,西南十里的哨卡,只有零散守卫在站岗,双眼惺忪地打着瞌睡,其中头领模样的守卫,拦住了邹嫦曦去路。

  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即便对方跟他们一样,披着西凉军的衣服,却也不可掉以轻心,谁知道是不是逃兵,抑或刺探军情的奸细。

  “抬起头来,长官问你话,快快如实回答。”

  真是哪都有狗腿子,屁大点的哨官,也有卖力巴结的士兵。

  “咳咳。”邹嫦曦清了清嗓子,尽量使声音浑厚低沉,直接狠狠抡起巴掌,扇了那士兵一嘴巴子。

  “瞎了你的狗眼,大爷可是李将军的人,耽误了大爷办差,张将军也保不了你,还不速速放行。”

  邹嫦曦气焰甚是嚣张,鼻孔都要翘上天了,一副天老大、地老二、她老三的架势,那士兵吓得畏畏缩缩,俨如做错事的孩童一般,一个劲儿的道歉求谅解。

  还能是哪个李将军,自然是威名赫赫的李傕,李傕出了名的暴脾气,可是张将军的顶头上司,董相国的嫡系心腹,他无权无势的小卒子,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轻易招惹。

  “唉!”没有油水可捞,哨官一脸不耐烦,打发瘟神似的,有气无力地挥手:“放行,放行!”

  轻松恫吓住守卫,邹嫦曦如释重负,先声夺人这路数,果然是如期奏效。

  接下来,重兵把守的关卡,邹嫦曦换汤不换药,一点创意都没有,蒙混过了一关又一关,不断有士兵被打肿了脸。

  一路向西行走,来到热闹的陈家集,她换了身干净衣裳,当然还是选择的男装,文质彬彬的的书生打扮。

  好一副俊俏皮相,穿啥都相得益彰,漂亮得一塌糊涂,就是身子骨略显单薄,估计比何宴的何郎傅粉,还要眉清目秀三分,正常人都得被活活掰弯,不去捡肥皂啥的,真是太可惜了。

  哦,不对,捡什么肥皂,她就是女人好不,只要她愿意勾勾手指头,有的是男人陪她滚床单。

  当天傍晚,她在食肆吃饭时,总有人偷偷打量她,就连左边的小娘子,也是羞答答的打量她。

  “都怪爹妈太厉害,把我生得太可爱。”

  邹嫦曦臭屁的想,对于周围的异样目光,通通视而不见,自顾自的填肚子。

  突然,门外来了一支商队,几百号人聚在一起,堵得饭店水泄不通。她寻思着这支商队,规模浩浩荡荡,似乎来头不小,要是陪同他们出行,起码安全有保障,不必担心劫道的歹人。

  寻找到商队负责人,别说对方器宇轩昂,比后世的某凡某晗,明显帅了好几个档次,妥妥的腐女最爱,湿身尖叫的类型。

  邹嫦曦覥着脸道:“兄台,冒昧问一句,你们商队去往何处?”

  “去往南阳郡,明日天一亮便出发。”帅哥温和一笑。

  袁术占据的南阳郡,恰好毗邻颍川郡,勉强还算顺路呀。邹嫦曦笑容可掬:“这世道并不太平,我孤身前往颍川,祸福殊为难料,不知能否结伴同行?”

  “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量,阁下请随意。”帅哥淡淡摆手。

  “多谢兄台庇护,未请教尊姓大名?”

  “薄名不足挂齿,某徐州糜竺是也。”

  邹嫦曦呆了一呆,这小白脸是糜竺?那位吊炸天的徐州土豪?那位传说中资产钜亿,兼家仆逾万的糜竺?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邹嫦曦恶趣味的想:“不对,要说古语,应该是,闻子多金,愿结知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