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戏剧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定局”(收藏关注+推票)

戏剧岁月 冷狼大明 2140 2019.05.13 21:30

  “钟爷爷,说实话,我昨晚做了相似的梦境,并且已经产生幻觉。结果早已天注定,既然已知晓最后的命运,也无需胡思乱想。”李宇淡然地说道。

  钟老者面露惊色,心里略显无奈,虽早知道这种疾病最后的结局,但看着眼前正值青春的少年,有些感慨。

  “我翻查古籍医书仔细寻找关于这种疾病的记述,寥寥无几,这次,我真的没有办法了。”钟老者脸色难看地说道。

  李宇摆了摆手,脸上依旧挂着微笑,安抚几句眼前的老者后,让其回村里。以后每年重阳有时间的话,帮忙扫墓,若有能力,尽量照顾村里的乡亲。

  看着孤独离去的背影,钟老者轻声叹息,目送李宇进入学校后,才转身慢步离开。

  回到学校,看着已经临近放学,遂大步朝食堂走去。心里没有难过,没有怨天尤人,只想认真地把校园里的一切深深烙印在脑海里。

  午饭后,回到宿舍简单洗刷,坐在床上半眯着眼睛思考。三分天赋七分努力,多年的学习生涯,早已习惯每次放学后回想上课学习过的内容。过目不忘的本领没有,但努力过后做到心里有数,造就了优异的成绩。

  哥几个吃完饭回来后,看到已经入睡的李宇,蹑手蹑脚地跑到阳台洗刷,打扫干净宿舍的卫生后,上床双手枕着脑袋思考。刚想上床休息的陈维碰到床沿,李宇忽然睁开眼睛笑吟吟地看着,把他吓了一跳。

  “宇哥,幸好我心脏好,否则多让你来几下,非得精神病或者心脏病不可。”陈维吐槽道。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说吧,最近干什么坏事来着?”李宇笑眯眯地问道。

  陈维眼神躲闪,支支吾吾地说道:“啥子都没干,宇哥,我可是三好学生,黑漆漆的大字印在奖状上呢。”

  “宇哥,我和你讲,老陈最近发展地下恋情进步了,学会油嘴滑舌。”吴天胜笑呵呵地说道。

  宿舍中,欢声笑语谈天论地,难得的自由时刻,怎么能不好好享受。别看吴天胜身体壮实,脑瓜子转得很快,尤其是爆料方面,天赋异禀。

  谈笑后,六人闭着眼睛准备休息,李宇脑海里闪过疑惑,同床异梦自己知道,但昨晚的梦境为何钟老者亦有感应。一丝莫名的想法闪过,当年村庄的那些坟墓或许和钟老者一脉有关。

  午休铃声响起,打断了思考,于是甩了甩脑袋,悠悠入睡。

  下午两点多,六人结伴嬉笑着朝教室走去,看着学弟学妹们脸上各样的表情,有些感慨。

  六年重点中学的学习生涯即将结束,一代新人换旧人,感慨着岁月,追寻着前进的步伐。七年小学,六年初高,十三年的时光转眼间需要挥手告别。

  迈入教室,感受着风扇下依旧炎热的天气,没有人露出烦燥的神情。教室的后面黑板上,李宇亲笔题字,写着:留恋昨日,珍惜今日,追寻明日,一年四季书海畅游。

  铃声响起后,班主任老贺戴着老花眼镜迈步进来,背着双手满脸笑意地站在讲台上,做最后的总结授课。

  “同学们,过几天即将进入考场执笔开辟人生新的征途,紧张、后悔,万千思绪都给我好好藏于心底。我们班有些同学已经跟了我许多年,知晓每当面临大考,最紧张的最后还是我。”

  “话不多说,玩归玩,心可松不可散,坚持最后的几天时光。考试结束后,带着十三年的学习生涯飞跃到四年的大学时光。加油吧,少年们!!!”

  坐在中排的李宇迎着班主任的目光,微笑点点头,然后默默复习。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知识和眼界来源于书籍和生活体验。若想拥有更加广阔的蓝天,野心要大,但别失去初心。

  班主任巡视一周后,带着欣慰的笑容从后门离开,最省心的班级,平日根本无需操心。若非李宇忽然身患重病,或许今年的高考,班主任心里更加开心。

  书中自有黄金屋,对于大部分家庭来说,学习或许是唯一的出路。贫困限制了想象,文盲限制了前途,在李宇看来,学习不仅仅是学习知识,更是丰富人生阅历。

  第一节课自习结束,李宇难得地起身走到走廊呼吸新鲜空气,朱博文紧跟其后,双手握着走廊的护栏,脸上略显担忧。看着身旁伙伴的神情,李宇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送去安抚的微笑。

  “宇哥,六年的岁月转眼即逝,你知道我在家里是老大,但在学校里,你一直照顾着我们。”朱博文轻声说道。

  “怎么突然间开始煽情啊,我可是没有不良嗜好,你离我远点。”李宇调侃道。

  “不是,宇哥,我这是有感而发,说实话,当看到你的体检报告时,我心里很烦乱。”朱博文急忙说道。

  兄弟情,无需明说,心懂即可,于是,李宇伸手搂着朱博文的肩膀用力拍了拍,微笑道:“命运早已天注定,无需感慨,眼下的时光,我们依旧享受蓝天白云,足矣。”

  短暂的十分钟,二人的交谈没有引起旁边同学的注意。回到教室后,听着英语老师的叮嘱,自信的笑容再次浮现。

  ......

  李宇家乡,钟老者拎着卤水猪耳回到村里的老宅子后,坐在竹椅上,倒了一杯黄酒,闭着眼睛浅尝。

  屋里,一位身穿唐装的老者唉声叹息,慢步走出来看着钟老者,没有言语。二人把卤水猪耳和一坛黄酒解决后,翻出竹简轻声讨论起来。

  若李宇此刻在此,一定可以认出唐装老者的身份,曾念小学时,自己的第一本百科全书就出自这位老者的赠送。宁静的老宅子,因地势偏僻没有村民过来打扰,二人时而皱眉,时而叹息。

  良久后,钟老者叹息道:“师兄,消失几百年的疾病重现人间,到底是好是坏?”

  唐装老者神情严肃地摇摇头,依旧没有说话,把手里的竹简递了过去。钟老者仔细端详后,脸上一喜,但随即黯淡。

  “千年人参续命,此等良药,难觅踪迹,更何况后续种种改善体质的老药,更是早已消失。”

  “若能寻到师叔踪迹,或许能治愈小宇的疾病,可惜啊。”

  二人的交谈早已超出大部分人的认知,如若隐归山林的绝世高手探讨江湖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