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戏剧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心中的女孩

戏剧岁月 冷狼大明 2120 2019.05.06 16:02

  弯腰在阳台洗衣服的李宇忽然感受到反胃,眉头一皱,一口浊血喷了出来,脸色瞬间苍白。宿舍内的几个死党看状,从床上跳了下来,赤着脚跑到阳台扶着李宇,一脸关怀。

  “没事,吐了口血,身体轻松许多,老朱帮我把衣服晾一晾,我感觉有点头晕。”李宇脚步飘浮,略显虚弱地说道。

  “宇哥,需不需要到医院看看,你现在的脸色很难看。”何康紧握着手机,问道。

  “不需要,无论怎么检查,结果都一样,我现在还能坚持,你们放心吧。”坐在床上,靠着被子,李宇轻声说道。

  看着好兄弟的脸色不对,卫锦华急忙拿着水杯跑到热水壶的位置倒了一杯温水。一天两次吐血,别说李宇现在的身体情况,就算是正常人都会虚弱。

  晾完衣服的朱博文坐在床边,看了眼自己的好兄弟,一言不发,但心中却着急万分。在场的六人都知晓李宇现在一直用顽强的意志在硬撑,撑到高考的结束,考出理想的成绩,不让帮助过他的人希望。

  休息半小时后,感觉身体恢复了力气,对着旁边的几人微微一笑,然后套上袜子,穿鞋,和兄弟几人离开宿舍走向教学楼。李宇的年纪虽然不大,甚至比舍友更为年轻些许,但大家之所以称呼他“宇哥”,无关年龄,只是觉得这人的心智比大家成熟,生病前一直都是老大哥的模样,照顾大家。

  六年的友情,在患病时刻,患难见真情,李宇心头暖烘烘的,伸手拍了拍结伴行走的几人,微笑道:“哥几个,轻松点,我现在感觉能一拳打死老虎,没事的。”

  李宇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曾经一起打过篮球,组织过晚会,讨论过学习问题,路过的学弟学妹们见面都微笑打着招呼。学校的荣誉榜更是有着他在中学六年时间的所有辉煌,优异的成绩是好学生们向往的目标。

  与其垂死挣扎,不如放手一搏,结果如何,早已不在乎。人生的意义在于奋斗,在于创造,在于勇气,面对生与死的抉择,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与天争命。和大部分人相异的是,别人在生命的最后,选择安稳度过余生,而李宇则在挑战极限,燃烧最后的时光。

  进入教室,同学们投来目光,想要开口关心两句,不过朱博文对着大家摇了摇头,表示一切安好。坐在座位上,翻看杂题库再次摸索起来,沉浸在题海的感觉,如同六月天吃一口冰镇西瓜,透心凉心飞扬。

  执笔写余生,唯愿尽繁华。面对旁人关怀的目光,李宇微微一笑,用行动告诉大家自己的身体很好,能坚持下去。晚自修第一节课结束后,大家合上书本伸着懒腰,初中盼高中,高中盼大学,向往的时光,总是让人不可自拔。

  “宇哥,你觉得今年高考的难度是多少?”同桌卫锦华轻声问道。

  “一年更胜一年,难与不难,无所谓,我们哥几个考到好的大学肯定没问题。”李宇自信满满地说道。

  “也对哦,我这段时间被我妈问得神经紧张,凭我们哥几个的实力,只要不短路,确实不是事儿。”卫锦华摸着下巴,意淫道。

  二人仿若旁人,轻声闲聊,言语中毫不掩饰本身的学习能力。才华横溢,书生意气,又或是年少轻狂,倒不如说正青春。高考不过是人生的小坎,大步迈过便是海阔天空。看着有说有笑的好兄弟,朱博文几个相视一笑,苦涩的笑容上,写满了无奈与佩服。

  高考前的晚上基本都是自习,成事在人谋事在天,所以在这几天的时间内,基本都是各凭本事。同班级中,许多自认为想要考上本科的同学,下课后都会抱着练习册跑到李宇的座位旁轻声交流几个问题。不过考虑到后者的身体情况,不敢一直打扰,至少在身体允许的范围内,大家才敢上前。

  宿舍的五位舍友兼死党忽然间成了护卫,目光偶尔关注李宇的身体情况,一旦发现有不妥的地方,立刻上前关心。相对于同学们的反应,李宇倒是坦然许多,脸带微笑,默默地翻看着自己的课本。

  晚上十点放学,哥几个收拾收拾后,急忙上前护着回宿舍。李宇摆了摆手,微笑道:“我说哥几个,你们这是保护黄花大闺女呢,看看脸上的模样,嘿,放轻松点,我没事喔。”

  “宇哥,你还是悠着点吧,我看着心里慌....”成施勇笑呵呵地说道。

  “拜托,我真没事,你们多放点心思在复习上,可别到时候我到了最高学府,你们却给我跑到大专去,这样我情可以堪啊。”李宇一脸淡然地说道。

  “哎,哥几个,宇哥都发言了,咱们就稍微放松放松吧。”朱博文挥了挥手,说道。

  校园中,李宇看了眼站在雕像前的女孩,眼神躲闪,嘴唇张了张,没有说话。女孩名叫刘雨欣,六年的同学,认识了六年,暗恋了六年,却一直没有把自己的爱意表达出来。以前,自己的生活环境不行,并且年幼,根本没有担负责任的能力。现在,身患重病,鬼门关前踏步,如果表白,反而徒增负担。

  哥几个看到刘雨欣后,挥手打了招呼,但看到李宇的表情后,急忙把手收了回来。回到宿舍,坐在床上喝了口温水,接过朱博文手里的药一口咽下。

  “宇哥,六年了,不打算和雨欣表露心意么?”卫锦华打趣道。

  “会有比我更合适的人等着她,更何况我根本就没有能力再给她想要的爱。”李宇摇了摇头,苦笑道。

  “宇哥,雨欣的电话,你看...?”忽然,朱博文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苦涩地说道。

  五位舍友一脸期待,本以为李宇接过电话后会放到耳边接起来,但没想到刚上手便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对着五人摇了摇头,示意大家赶紧休息,别操心。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心中却有些不忍,六年啊六年,终究要说再见。

  校园中,雕像前,刘雨欣握着手机一脸无奈,很想很想在电话里告诉心里的他根本不在乎能拥有多少,只希望余生有你。泪水轻轻滑落,心里有种无法宣泄的痛楚。有情人难成眷属,是命运的安排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