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戏剧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幻觉

戏剧岁月 冷狼大明 2317 2019.05.12 21:23

  整个晚自习,李宇已经感受到不下十次的窥视感,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心里隐隐感觉到这股窥视感来自漆黑的夜晚,但教室在五楼,除学校的教学楼和宿舍楼外,附近没有高山和高楼。

  放学时,哥几个离开教室,顺着走廊走向楼梯口时,李宇发现空荡荡的运动场方向竹林处似乎有光芒闪过。思索几秒后,再放眼仔细观察时,发现只是汽车路过时灯光的反射。

  回宿舍的途中,满脸心不在焉的模样让哥几个有些疑惑,但只是以为身体不舒服,并没有过多问及。但今晚的夜空似乎有些诡异,看久后反而感觉到压抑,风雨欲来。

  “宇哥,今晚看你不在状态,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卫锦华轻声问道。

  “身体没事,你们有没有发现今晚的天空有些异样?”站在校园中,李宇摇摇头指着天空说道。

  “没什么好奇怪的,据说今晚有流星雨,说实话,我猜应该和流星雨有关系吧。”朱博文笑呵呵地说道。

  “真的?我长这么大,还真没有看过流星雨,一直是在网上搜索的视频看过。”陈维凑过来说道。

  李宇皱了皱眉头,伸手拍了拍几人的肩膀,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随后,六人慢步顺着校园的走道,吹着晚风朝着宿舍走去。

  站在宿舍的阳台,洗刷时,看到夜空闪过一丝亮光,李宇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流星雨没有看见,流星倒是看见一颗划破夜空,向大地疾速坠落。随即,两道亮光再次滑落,急忙召唤哥几个站在三楼的阳台朝天空看去。

  流星雨坠落的陨石不多,站了大概一个小时,才看到六道光芒出现。但是,第一次看到流星雨,对六人来说,心里很满足。李宇心里闪过一丝心颤的波动,仿佛流星雨就是今晚窥视感的来源。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冥想,一道道复习过的知识点闪过,如影片,播放着。

  摸出藏在床头的手机,在网上搜索关于今晚流星雨的报道,但看了十多分钟,描写都是寥寥无几。这手机是李宇暑期的时候通过自己的奖学金承包早餐车在县里卖早餐赚钱购买的,平日里基本搜索关于经管系的学习内容。

  困意涌上心头,把手机关机后,很快便入睡与周公解梦。殊不知,沉睡后,再次出现梦境,诡异的是这次的梦境竟然是自己的家乡,看周围的环境,应该是很早很早之前。

  梦里,自己的村庄竟然是当时的地主村,原本村里许多人都是壮汉,平日里身强如虎。直到某天,村里一夜之间出现了怪病,和李宇此时的疾病非常相似。怪病没有传染,只是村里的人日渐消瘦,生命力衰弱,出现一夜白头的现象。

  梦境非常清晰,身临其境,李宇目睹了七天内整个村庄的人经历了生与死。七天后,全村村民相继离世,清晰地看着每位村人脸上恐惧无助的表情,心隐隐痛。随即,画面一转,村后的深山出现上千个土坟,没有墓碑。画面再次转换时,和现代一模一样,李宇看到自己爷爷奶奶的坟墓,只是旁边多了一个新土堆。

  凌晨三点,梦中惊醒,李宇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呼吸略喘。

  诡异的梦境,类似的疾病,只是不明白的是,梦境中上千个坟墓到底是谁建,和疾病有什么关系。百思不得其解时,尿意上来,急忙翻身下床跑到阳台的厕所放松。忽然,感觉脑袋一疼,看到在阳台外面的大树冠上有人向他招手,如若幻觉。

  没有惊喜只有惊吓,于是急忙拧开水龙头冷水洗脸,再次抬头望去,发现根本没有人。心里想着可能是睡迷糊,出现幻觉,没有过多理会。回到宿舍躺下后,脑海里始终无法抹去刚才看到的画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横竖都是死,有啥直接冲我来吧。”

  闭着眼睛平躺在床上,心里暗暗默念,自从自己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发现重病时,一件件诡异的事情出现。

  翌日,天色昏沉,早餐过后,六人结伴趁着大雨未至前跑到教室。

  “宇哥,昨晚你是不是梦游,我睡迷糊时,看到你站在阳台洗脸。”卫锦华挠挠头,问道。

  “滚犊子,凌晨时一泡尿憋醒,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出现梦游症。”李宇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昨晚发梦梦见我竟然结婚了,穿得人模狗样....”卫锦华笑嘿嘿地说道,发现自己说错话时,急忙纠正道:“不对不对,应该是玉树临风,嘿嘿。”

  瞎扯会儿后,二人端着书本认真复习起来,班主任到班里察看一周后,满意地回办公室喝茶。

  第一节课结束后,左边的一位女同学凑过来轻声聊着昨晚流星雨的新闻。忽然,后面一位男同学很不屑地说自己昨晚看到流星雨,并且发现流星雨下人娃。

  短短的十分钟休息时间,一群同学可真是发挥平常读书的劲头,把昨晚的流星雨讲得出神入化。李宇开始还在认真听同学们的交流,不过逐渐发现大家讲的内容已经开始虚幻,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把注意力放回到书本上。

  上午,班主任出现两三次,安排完复习的任务后,直接离开,对于大家的学习情况根本无需操心。

  整个上午,除了心脏位置隐隐约约的酸痛,李宇的身体没有出现异常。直到最后一节课刚上课不久时,班主任从门外向李宇招招手,让他出去一趟。

  “老师,有什么事情吗?”李宇好奇地问道。

  “李宇同学,学校大门外有位姓钟的老伯找你,说是有急事。”班主任指着学校门口,笑吟吟地说道。

  “好的,是我村里的老爷爷,可能是村里有什么事情,我下去看看。”李宇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说道。

  对于钟老者过来寻找自己,李宇有些摸不着头脑,印象中,钟老者从没有离开村庄,每天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慢步出现在学校门口,和门口保卫交流两句后,走到钟老者身边,疑惑地问道:“钟爷爷,您老人家怎么亲自过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小宇,有没时间,跟我寻个稍微安静的地方,有些事情想和你仔细咨询。”钟老者环顾四周,小心翼翼地说道。

  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念在对老者的信任,默默地点点头,带着他朝着学校外的大路对面山坡的凉亭走去。路途中,看着钟老者不苟言笑的脸庞,伸手挠挠头,欲言又止。

  十多分钟后,二人坐在凉亭中,李宇看着阴沉的天空,心里越加好奇钟老者离开村庄寻找自己的原因。

  “小宇,我昨晚做了奇怪的梦,梦里你已经因病离世,我亲手把你安葬在你爷爷奶奶坟墓的旁边。”钟老者严肃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