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戏剧岁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 回光返照”

戏剧岁月 冷狼大明 2280 2019.05.09 21:45

  梦境非现实,却犹如现实,那种真实感,仿佛向前一步,即可触手可及。沉浸在这种身临其境的梦境中,直到下午四点左右,才悠悠醒来。

  “宇哥,醒了,喝杯水。刚才老师过来,看你睡得正香才放心离开。”吴天胜笑呵呵地说道。

  “老吴,辛苦了!!”李宇摸了摸额头,微笑道。

  坐在床上,接过吴天胜递过来的温水后,缓缓喝了起来。随即,慢步走向阳台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感觉瞬间清醒许多。

  回到宿舍中,看着坐在对面下铺的吴天胜,报以感激的笑容。兄弟之间,心意感受到就行,感谢的话无需多说,伤感情。看到李宇的脸色红润,险些让人产生幻觉,误以为病毒已经消失。

  距离放学没剩多少时间,二人就没有打算再回教室复习,靠着宿舍的铁架床轻声交流。学习上很多的问题都是平日里最好的话题,但此时,两人难得地没有交流学习上的事情。反而聊起未来的期许与追求,或许是因为刚才梦境的关系吧。

  李宇很想把梦境里所经历的事情全部倾诉出来,因为憋在心里的感觉,实在有些难受。但不知道若是透露,是否如同电视剧里那样,泄露天机,遭受天谴。

  眼前的好兄弟脸色红润,声音洪亮,像大病痊愈的模样,和之前判若两人。吴天胜心里虽然有些好奇,但之前看到过医院的诊断报告,知晓这是种无药可治的病症,才没有把自己的好奇说出来。

  放学后,第一位跑进宿舍的不是舍友几人,反而是何康这位小学弟。看到坐在下铺精神奕奕的李宇,忍不住问道“宇哥,我听老朱说你病发,非常严重,没事吧?”

  “放心,没事,熬熬就能过去的。”李宇站起来,拍着何康的肩膀,安慰道。

  此时,朱博文四人正好从门外走进来,听到李宇的话语,心里暗自苦笑。知晓这位兄弟属于乐观派,再苦再累打碎牙齿往肚子吞的人物。寒暄几句后,何康才放心地出门离开,李宇带着舍友结伴走向食堂。

  昂首挺胸向前行,自信笑容常挂脸。六人的出现,许多认识的同学纷纷打着招呼,看到大家吃肉,李宇微微苦笑。虽然此刻感觉身体一切安好,但胃口却越来越差,看到有皮蛋瘦肉粥后,才挤出一丝笑意。

  哥几个看到李宇捧着大碗瘦肉粥回来,有些疑惑,但话还没出口,看到迎面走来的女孩,纷纷端着自己的餐盘,离开座位。李宇抬头瞬间,正好看到刘雨欣端着饭菜走过来,缓缓地迎面而坐。不远处,哥几个一脸期待,想看看到底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刘雨欣夹菜的动作很慢,仿佛在酝酿着什么话语,过了几分钟后,才开口轻声问道:“你....好吗?”

  “嗯,挺好的,能吃能睡,不过你似乎瘦了,多保重身体。”李宇脸色淡然地轻声说道。

  闻言,刘雨欣默默地点了点头,想把这段时间憋在心里的话语全部说出来时,发现对方已经起身离开。离开,并非想逃避,而是胃里不舒服,可能要再次吐血。

  李宇离开食堂后,快速地朝宿舍跑回去,头晕的感觉再次出现,视野中看到的东西逐渐迷糊。幸好宿舍与食堂的间隔不远,回到宿舍后,直接跑到阳台,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瞬间,脸色苍白,半跪在地喘着粗气。

  日渐消瘦,情况更加严重,看似外在健康的表面,实际体内逐渐在衰弱。病毒一步一步蚕食着生命力,甚至吐出来的血液看起来并非那么鲜红。稍微休息会儿,感觉力气恢复后,赶紧站起来把现场打扫干净,避免哥几个回来看到徒增担忧。

  片刻后,坐在床上,把一些用处不大的西药一口咽下,才松了口气。

  心里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高考还没有来临,自己不能就此倒下。忽然,李宇发现了身体的异常,体内似乎拥有磅礴的力量感,头脑更加清晰,并且所有的表现都很健康。

  一番尝试后,李宇脸上的笑容更加苦涩,自言自语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么?”

  听到外面脚步声响起,缓缓收拾自己的情绪,握着水杯一脸微笑地看着门口位置。哥几个有说有笑,慢步走了进来,看到李宇正笑吟吟的模样,急忙挠了挠头。哥几个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不过均属于地下恋情,打算毕业后才展开正式交往。

  “宇哥,晚上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过去上课呗,反正是自由复习。”带着黑框眼镜的陈维说道。

  听到陈维的话语,朱博文用力地点了点脑袋,说道:“我给你请假的时候,已经把晚上的课全部请了。”

  “行吧,我再好好休息休息,你们几个给我老实点复习,留给我们复习的时间不多,恋爱的事情再忍几天吧。”李宇摸了摸下巴,勉强答应几人的提议,但作为老大哥的身份,不忘叮嘱几句。

  “明白明白,我们一直不敢松懈,最高学府,即使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好好闯荡。”卫锦华笑呵呵地说道。

  谈笑风生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感觉没过多久,便已流逝。哥几个洗漱后,坐在宿舍中交流交流复习的情况后,才出门朝校园里走去。

  漆黑的宿舍内,大门紧闭,李宇坐在床上半眯着眼睛,好好感受这具看起来非常强壮地躯体。不知为何,有些陌生感,即使是回光返照,也不至于能恢复到这种程度。

  自己不是医生,没办法给自己诊断这种情况从医学角度分析到底属于怎样的类型。若不是心脏位置出现隐隐的酸痛时,当真以为自己的病情已经痊愈。

  就在一瞬间,从小到大所有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仿佛昨日发生般,清晰依旧。但是,为何对于自己父母的印象却未能想起丝毫,惋惜、心酸,各种莫名其妙的的感受随着这些记忆的浮现而出现。

  整理好心情后,李宇双手摊开,放在眼前再次紧握,感受到手里的力量,自言自语又略显自嘲道:“或许是中邪了吧,回光返照怎么可能维持几个小时,呵呵,这算是老天的施舍么?”

  感觉身体情况暂时不会继续恶化,李宇翻身双手撑着床板,尝试做了几个俯卧撑。丝毫没有吃力感,很顺畅地上下发力,完成一组运动。

  莫名其妙的同时,拿出席子底下的几张知识点,坐在窗边借助走廊的灯光,安静地翻看着。眼皮莫名地跳动,刚才复习过的知识点比往日观看时更加清晰,更容易领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透支生命力,或是透支大脑.....”李宇略显抓狂地苦笑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