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佐君续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失策之鉴,无心之失

佐君续汉 月下清风扰 2002 2020.03.13 23:45

  众人落座,董白则是站在董卓的身侧,微微的嘟着嘴,一言不发,只是偶尔朝着看过来的董曌恶狠狠的撇了撇嘴。

  几个侍女在每个人榻前的桌案上呈上茶樽,然后安静的退到一旁等待。

  董卓伸手摸了摸胡子,看向了董曌沉声说道:“召儿,我准备在后日为你补办成人礼。正巧伯喈先生明日入洛,也好请他与你起字。”

  董曌连忙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然后附和着开口说道:“但凭父亲安排。”

  这时一旁的李儒忽然开口,提醒着说道:“太师,如今公子身体渐复,前些日子说的婚事也当提上日程。”

  “咳咳!”

  董曌此时正端起茶樽准备饮茶,闻言一惊,直接把自己给呛到一阵咳嗽。

  站在不远处的侍女快步的跑过来,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董曌的背部,让他稍微缓过来了一些。

  “这万年公主我虽未曾见过,却也听闻此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况且乃是陛下皇姐,你何故一直推推拖拖?”

  董卓看着董焸的这副模样,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沉声说道:“我已经为你们二人订婚了,挑个日子,仙师觉得几时最佳,日子越近越好。”

  坐在最后的清和子闻言一顿,紧跟着站起身来拱手说道:“太师,二十日之后,最宜婚嫁。若是再往后推,恐怕就要数月的功夫了。”

  董卓大手一挥,定声说道:“不必后推,就在二十日之后。”

  “恭贺太师,恭贺公子。”

  李儒和吕布等人也都跟着站起身来,拱手恭贺道。

  不过董曌则很是无奈,他还想撩拨撩拨那些名传千古的美人,这一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况且也不知道这个万年公主模样如何,脾气如何。

  “父亲。”

  董曌越想越觉得浑身冷汗直冒,连忙的起身拱手说道:“二十日举办婚事,恐怕时间不够,届时有损父亲名望。”

  “与你的婚事相比,我不需要那么多名望。”

  董卓冷哼一声,指着董曌继续的说道:“我董氏的子孙还要看你,承儿只留下白儿一人,你就快些给白儿添个弟弟。”

  “这……”

  董曌乖乖的跪坐回了榻上,显然再继续反抗并没有什么用处,只能感叹自己的命运波折,顺便期待自己未来的妻子如何了。

  董卓看董曌一副听话的模样,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城外难民,如今可是难以对付,开仓放粮便是无底洞,又不可尽数杀之。若是放任不管,恐怕会滋生更多祸事啊。”

  “洛阳的许多世家都在藏储,表面上畏畏缩缩,背后的小动作数不胜数。”

  李儒轻皱着眉头开口说道:“若是逼得太紧,只怕他们会……”

  “我们可以卖官。”

  董曌忽然开口,抬起头说道:“让他们以粮食买官,待得这段日子过去,让洛阳城来一场保皇派的叛乱,正好让买官的几个世家消失,不是正好?”

  “这……”

  董卓闻言一愣,随即右手一挥,左右的侍女都连忙的跪倒在地上,李儒出去叫来了一众侍卫,将这四个侍女带了出去。

  董曌看着被拖出去的五个少女,转过头是旁边吕布冷漠的脸,以及清和子紧张的表情,连忙的看着李儒问道:“这是……”

  “此事无论成否,绝不能透漏出去。”

  李儒伸手拍了拍董焸的肩膀,以示安抚,然后继续的开口说道:“公子此说,并非不可,却难以套用。授予何官?叛乱何人?买官何处?一环出现问题,会致使洛阳大乱。”

  董曌有些疑惑,不禁开口问道:“父亲手下士卒完全掌管司隶,何人能使洛阳大乱?”

  “士卒可压势,却不可安国。”

  李儒看着董曌,沉声说道:“不过我的想法也与公子不谋而合,倒是可以有些动作。”

  “总是交给你了,文优。”

  董卓轻叹了口气,抻着懒腰说道:“看来我又要换一些侍女了,召儿这次你多选一些,成人礼之后我便为你请官开府,以备婚事。”

  “喏。”

  董曌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脱口而出的所谓方法成功的害死了那五个侍女,不免有些心情复杂,也忽然间对于刚才赵云在城外的状态形同身受。

  董卓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开口朝着董曌说道:“对了,你可以挑个日子,去宫里拜见陛下,顺便见见那万年公主。”

  董曌闻言一愣,抬起头来反问道:“还未成婚,提前见面恐怕不妥吧?”

  “我还不知道你想些什么?你乃我儿,寻常礼节不必顾虑,我亲自与陛下说一声便是。”

  董卓衣袖一甩,转身朝着后面走去。

  董白跟在后面,离开的时候还朝着董曌摆了一个鬼脸。

  吕布也站起身来,朝着李儒拱手说道:“李郎中令,若是有事,遣人吩咐来便是。”

  李儒轻轻的点了点头,回应道:“有劳吕骑都尉了。”

  “既然如此,公子,郎中令,某告辞。”

  吕布闻言朝着董曌拱了拱手,便也转身准备离开。

  “将军留步。”

  董曌忽然出声叫住了吕布,看着后者转过身来,开口说道:“我有位幕客,我想将其拜托将军照顾。”

  “便是刚才那人?”

  吕布想到了那个与董曌坐在同一马车的少年,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公子让其来并州军部即可。”

  董曌轻笑着拱手说道:“多谢将军。”

  “公子折煞某,某告辞。”

  吕布再次的拱了拱手,转过身走出了正堂。

  旁边的李儒看着董曌一副复杂的表情,轻笑着走近说道:“公子在位那五个侍女而遗憾?”

  董焸闻言轻叹了一声,笑着说道:“还请文优先生见笑。”

  李儒轻轻的摇了摇头,继续的开口说道:“儒只是提醒公子,公子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要与太师说,还拜托了儒帮忙。”

  “去见曹操!”

  董曌这才记了起来,连忙的看向李儒说道:“还要请文优先生随我去再见父亲。”

  ……

  “事及难民,公子计卖官而后处之,为席间所惊,皆叹公子智哉。”

  ——《日月先生传-公子书》清和子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