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佐君续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愚忠之臣,愚笨之计

佐君续汉 月下清风扰 2068 2020.04.02 22:46

  位列三公者,出行应当是什么阵势?

  董曌依旧是一辆马车,一位马夫,再加坐在对面的清和子。

  前面则是人群拥挤,数百士卒把路口都给堵住了,自然也将董曌他们给拦住了。

  董曌伸手掀开帘子,看着前面的热闹,不由得开口问道:“这是什么节日吗?为何会有这么多士卒堵路?”

  “我下去问问。”

  清和子起身便准备下去。

  “不必了,有人过来了。”

  董曌连忙叫住了清和子,然后看着张辽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然后走到马车旁。

  张辽看着坐在马车里面的董曌,拱手说道:“司空。”

  “张骑都尉。”

  董曌笑着便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为了不引人注目,他专门关上了颇为朴素的衣袍。

  张辽连忙搭把手将董曌搀扶下来,然后继续的开口说道:“某瞧着这马车有些眼熟便过来看看,没想到果然是司空。”

  “我还想着低调些,用的依旧是以前的小马车,没想到还是被认出来了。”

  董曌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指向前面的人群问道:“此处是怎么了?”

  “有士卒凭街强抢,执金吾正在处罚他。”

  张辽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的开口说道:“说是要所有人都看着这不守军纪之人的下场。”

  “哦?倒是有些意思。”

  董曌眉头轻挑,侧过头与清和子说道:“我们也去看看如何?”

  “好嘞。”

  清和子转身从马车上拿下来了一件羽织,披在了董曌身上。

  “司空,随我来。”

  张辽一摆手,朝着人群之中走去。

  董曌和清和子跟在后面,等着张辽开路,听见了前面传来了惨叫的声音,紧随其后便是让人不禁闭上眼的画面。

  六个士卒被吊在杆子上,旁边有其他的士卒在手持长棍,抽打着被吊着的六个人,传来了那六个人都已经嘶哑的声音。

  “执金吾。”

  张辽带着董曌和清和子走到了王允面前,拱手说道:“司空路过,便过来了。”

  “司空。”

  王允正站在前面看着这六个士卒受难,闻言转过身来,拱手沉声说道:“拦住了司空之路,还请司空原谅啊。”

  “执金吾当真是说笑了。”

  董曌连忙的摆了摆手,然后侧过身子看着被吊在杆子上的六个士卒,询问道:“不知这六个人犯了何罪?”

  “允曾闻司空因西园士卒违反军纪而与之重罚。”

  王允看了董曌一眼,双手背在身后,沉声说道:“大司农引商贾入洛,没成想不过一日时间,他们居然光明正大的强抢来自冀州的商贾,当真是不把陛下之命放在心中。”

  “如今军纪杂乱,的确需要重典来使之安稳下来。”

  董曌轻轻的点了点头,继续的说道:“此等恶卒,与黄巾贼寇又有何区别?”

  “司空此言甚是。”

  王允眉头轻挑,随即转过头来继续说道:“今晚司空设宴,不如明晚来我府上,我托人从江东带回来了些茶叶,请司空品品。”

  董曌瞬间来了精神,他觉得王允这是要搞事情了,只是如今明明一切平稳,所以他也有些拿捏不准,便开口说道:“执金吾盛情之约,我岂能不从?”

  “如此甚好。”

  王允转过头去,看着已经被打到奄奄一息的六个人,喝声道:“停手吧,司空路过,看在司空的面子上,且饶过你们一命。”

  一旁的士卒将这六个人接下来,然后抬着离开了这里,而周围的士卒也在张辽的指挥下开始缓缓地散去,同样也让围在旁边的百姓散去。

  王允看着周围的动作,又看着一旁士卒牵过来的马儿,拱手继续说道:“既然如此,允便先行告退了。”

  “执金吾不用管我。”

  董曌点着头,看着王允骑马跟着北军离开,然后转过身带着清和子重新走上马车,缓缓地朝着城南而去。

  清和子看着董曌瞬间拉下来的脸,不由得开口问道:“公子为何生气?这个执金吾看起来非常敬重公子。”

  “他不会随意打死手下的士卒,这是原本就要放下来的,却说是我的面子,这让旁边的百姓如何看待?”

  董曌眉头轻皱,沉声说道:“这位执金吾,对我与父亲,看来是痛恨的紧啊。”

  清和子闻言有些愣住,开口问道:“那他还要请公子品茶?公子还应下来了。”

  “只是想看看他会用什么方法,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董曌非常否认自己是想见见那貂蝉,连忙的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你说他要是用离间计,会选择我和谁?牛辅?还是吕布?亦或者是黄琬等人?”

  “若是如主公所言,应当是吕布。”

  郭嘉坐在董曌对面,倚着桌案喝着酒,继续的开口说道:“主公慌慌张张的过来只是为了询问嘉这些事情吗?”

  董曌坐在郭嘉对面,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的说道:“先把这件事说完,为什么依旧是吕布?”

  “依旧?”

  郭嘉闻言眉头轻皱,紧跟着继续说道:“黄琬与杨彪等人乃是天下大儒,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起争执,而牛辅乃是董卓最忠诚之旧部,如今也是主公明面上最稳当的棋子,除去这些之外,一个又有重量又最可能成功的,便只有吕布一人了。”

  “似乎有种命运的感觉。”

  董曌直接忽视了郭嘉给他倒的酒,举起清和子给他到的茶水,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看来我需要遣人盯住吕布了。”

  郭嘉看着董曌的董曌,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直接举起酒壶喝了一口。

  董曌则是看着郭嘉的神态,继续的开口说道:“我来的主要事情是请你去府上,先任幕僚,瞅准机会让你进入官场。”

  郭嘉摇了摇头说道:“不去,还不如在此处来的自在。”

  “自在?”

  董曌轻叹了口气,然后试探着说道:“酒水管够,父亲存下的冀州美酒可是多到喝不完啊。”

  郭嘉瞬间站起身来,朝着楼下边走边说道:“主公,我们可以动身了。”

  “你这家伙!”

  董曌指着郭嘉的背影,和清和子四目相对,苦笑着摇了摇头。

  ……

  “王允,心谋忠而愈愚也。”

  ——《续汉书-王允传》董曌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