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佐君续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政务繁多,琐碎扰人

佐君续汉 月下清风扰 2060 2020.03.15 18:21

  无论正史野史,对于董卓的评价大多都是暴虐无道之类,毒害刘辩与火烧洛阳更是董卓和李儒二人难以洗脱的罪孽,只是董曌经过这九十天的相处,却意外的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董卓为人随性,最是厌烦繁文缛节,不过最尊敬之人却也是文人墨客中的典范——蔡邕。

  想到这里,董曌看着廊道两旁有些泛黄的树枝,忽然间脚步慢了下来,开口问道:“文优先生,你身为弘农王郎中令,如今弘农王如何了?”

  “啊?”

  李儒闻言显然有些愣住了,紧跟着轻笑着开口说道:“依旧在宫中,只是被禁足罢了。”

  董曌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而是继续的朝着后院的方向走去。

  跟在身后的李儒显然也有些疑惑,眉头轻皱,却并没有过多在意。

  便是如此,二人一同穿过了漫长的廊道,走入了后院之中,然后转身又走进了董卓的院子。

  太师府后院的主院由董卓的母亲池阳君所居,年近九十,极少出院,不过董卓与董白等人每日都会去请安。

  所以董卓的院子在左侧,一走入院子之中,十几个身姿窈窕的侍女正在忙活着院子中栽种的植物,看见董曌都连忙的停下手里的动作行礼道:“奴婢见过公子。”

  董曌见这架势,不由得在心底感叹这位父亲的日子美好,紧跟着又有些疑惑,董卓虽然爱美人,却也并非好色到不能把持之辈。

  面前的侍女瞧着董曌看向自己一直发呆,不由得有些脸红,却也有些期待的低声问道:“公子?”

  倘若能被董曌看中,即便是作为贴身丫鬟也要比这寻常的杂活奴婢要好得多。

  董曌则是闻言一惊,连忙的摆摆手说道:“无事,无事。”

  一边说着,董曌便绕过了这侍女,与李儒朝着董卓的屋子走去。

  一般情况下,府内的后院只允许自家人或者侍女才能入内,不过太师府显然有一个意外,那就是深受董卓信任的李儒。

  李儒跟在董曌身后,小声的提醒道:“公子,若是看上了那侍女便向太师提出来,太师可是非常宠爱公子的。”

  “罢了罢了,那侍女并非我喜欢的类型。”

  董曌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已经走到了董卓的屋子外面,他伸手拦住了准备开口的守门侍女,站在门口低声说道:“父亲,曌与文优先生前来说话。”

  没有过几秒钟,屋子里面传来了董卓的声音道:“进来。”

  “喏。”

  董曌看着旁边的侍女连忙的把屋门推开,这才带着李儒缓步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摆了一张桌案,上面累着许多的竹简,而董卓则是坐在后面的榻上,一旁的侍女手持扇子给他扇着风,他正在奋笔疾书。

  “都是些什么啰嗦事情。”

  董卓看着董曌和李儒走了进来,把手中的毛笔扔到了桌案上,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文优,你把这些竹简也拿走批改,不必询问我了。”

  李儒连忙的拱手回答道:“太师说笑了,这些都是大事,需要太师定夺。”

  “大事?如今洛阳的大事只有难民一事,像是这些算得什么大事?”

  董卓显然有些不耐烦,然后忽然把目光定在了董曌的脸上。

  董曌只觉得浑身忽然一冷,他有预感要发生什么坏事。

  “往后这些东西都要你继承下去啊,召儿。”

  董卓忽然语重心长的摸着胡子开口说道:“来人!”

  门外走进来了几个侍女,看着屋子里面的几个人,连忙的行礼说道:“喏。”

  “把这些竹简都送到公子院子中,往后有事也直接送过去。”

  董卓指着桌子上的东西,摆摆手一点都不留念的说道:“召儿啊,以后有什么大事你定夺后来告诉我便是。”

  “啊?”

  董曌和李儒几乎同时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

  董曌连忙的拱手说分:“父亲切莫折煞曌,曌什么也不懂,岂能越暨而行事!”

  “你已经快要成年礼了,这些东西你需要尽快接触学习,不要向我这般模样,如此来看,难以学的懂了。”

  董卓起身把腿正过来,然后直接就躺在了榻上,倚着旁边的侍女,舒服的继续问道:“我过些时候便遣人为你拿下一个侍中之位,也好名正言顺的处理这些东西。”

  “这……”

  董曌只觉得自己忽然蒙了,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李儒同样无奈的开口说道:“太师,这恐怕会引起朝堂动荡啊。”

  “整日便是顾及他们,不然我早将整个朝堂……”

  董卓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旁边的几个侍女此刻都已经捂着耳朵跪倒在地上。

  李儒见势,连忙的摆摆手说道:“你们都出去吧。”

  “喏!”

  几个侍女如获大释,连忙的弯着腰跑了出去,顺便把门给合上了。

  董卓看着整间屋子安静了下来,这才继续的沉声说道:“怪我盛怒之下将那主管政务的几个人杀了,一时间也难有填补,这也正是一种锻炼。”

  董曌的嘴角不由得一阵抽搐,拱手说道:“曌……尽力而为。”

  李儒轻叹了口气,跟着拱手说道:“儒也会辅佐公子的。”

  “嗯……”

  董卓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的开口问道:“你们过来所为何事?”

  董曌深深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原本有事,现在没事了。”

  “既然无事,那就回去吧,顺便把这些东西都带走,瞧见我便头昏脑涨。”

  董卓一脸嫌弃的摆了摆手,然后继续的倚着桌案。

  李儒转身打开了屋门,喊来一众侍女鱼贯而入,每个人抱起一叠竹简,然后朝着董曌的院子送去。

  董曌和李儒也跟着走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董曌有些无奈的开口问道:“父亲……这算是舍得放权?”

  “太师所想,儒自然不敢过多猜测。”

  李儒轻咳了两声,低声说道:“不过总归公子有名义自由出入了。”

  董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唉……”

  ……

  “公子之贤为时太师重,受赐侍中,此千里马之于伯乐也。”

  ——《日月先生传-公子书》清和子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