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佐君续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革新之谋,无心之谋

佐君续汉 月下清风扰 2097 2020.03.18 21:48

  次日一早,太阳逐渐升起,从窗外映射进屋子里的光线晃人眼睛,使人忍不住打开嘴打了一个哈欠。

  看着面前桌案上堆叠的无数竹简,坐在榻上的董曌双目失神,原本已经清醒的他只觉得现在应该回到床上来一趟回笼觉。

  侍女推门进来,把桌案上已经凉了的茶樽换成热茶,跟着开口说道:“公子,有一人自称讨虏校尉,说是奉公子之命前来拜访。”

  “贾诩?”

  董曌闻言一愣,连忙的摆手道:“快请进来,我就在书房等待。”

  “喏。”

  侍女行礼道,然后转身离开了书房。

  董曌则是快速的把面前的竹简摆放整齐,其中的一卷展开放在面前,然后拿起一旁的毛笔,轻点砚上墨,一副苦学的模样。

  不一会儿门外便传来了侍女的声音道:“公子,讨虏校尉到了。”

  “进来。”

  董曌抬起头来,看着缓步走进来的中年男子,把手中的毛笔放下,随即站起身来,看着贾诩说道:“我可是等待先生许久了。”

  “公子说笑。”

  贾诩拱手回答道:“称呼诩名字即可。”

  “文和先生可是文优先生之友,我岂可无礼?”

  董曌指着一旁的榻,笑着开口说道:“坐下说话。”

  “喏。”

  贾诩端坐在榻上,看着落座对面的董曌,开口说道:“我听闻文优所言,公子请诩前来是要询问些政务之事。”

  董曌闻言拱手说道:“正是,还请文和先生赐教。”

  “公子折煞诩了,诩不过略知一二而已。”

  贾诩瞥了一眼桌案上的竹简,试探着问道:“且让诩先瞧瞧这些政务可好?”

  董曌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是自然,先生请。”

  “喏。”

  贾诩缓缓地站起身来,走到了桌案跟前,伸手随意的拿起来了一卷竹简,展开掠过一眼,便直接放下了。然后再次拿起了另一卷竹简,依次重复着动作。

  董曌看着贾诩的动作,他倒是不知道贾诩在干什么,因为这些政务大多是修缮与工程等并非秘密的事情,况且以贾诩翻看的速度也看不出来什么。

  就这么时间足足过去了半刻钟,董曌依旧手中抱着茶樽,略显无趣的看一眼贾诩,再抬起头看一眼雕刻精美的屋顶。

  贾诩同样侧过头瞥了一眼董曌,忽然停下了动作,拿起一卷竹简走了过来,重做坐回了榻上,轻笑着开口说道:“都是些要务,看来太师非常器重公子。”

  董曌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道:“我自知如此,只怕有所纰漏,误了事情。”

  “便如此事。”

  贾诩把手中的竹简放在地上展开,然后指着上面的字迹说道:“东市粮食价格虚高,大司农与司徒皆上谏言,国库贫瘠,开仓放一成粮,然后向其他州府征粮,公子觉得如何?”

  董曌回忆着司隶四周,本就贫瘠的凉州,虽然富裕却独立的豫州等等,不禁摇了摇头道:“如今粮食短缺,其他州府岂会给粮?即便愿给,也不可能补空。只是可以一试,豫州刺史孔伷孔公绪也是名士,朝廷征粮而不给的名头他也不会揽下。”

  贾诩挺听完董曌的见解之后缓缓地点了点头,跟着开口说道:“司隶的粮食大多都在大家族手中,这些人握住了粮仓却并不外露,反而手中底牌颇多,致使朝廷不好对他们动手。”

  董曌听着贾诩的话头不由得心头一颤,转过头来看着贾诩说道:“文和先生有何想法?”

  贾诩轻轻的摇了摇头,伸手摸着自己的胡子,道:“此事不好办,唯独太师好办。”

  “父亲?”

  董曌的大脑在飞速运转,忽然眼前一亮,看向贾诩说道:“你觉得硬来比较好?”

  “旁人皆怕行事影响所劣,即便是太师也在封官有名的文士,不过太师杀了那么多人,这可不是能够弥补的声望。”

  贾诩的右手放在了桌案上,有节奏的敲动着继续说道:“若是让太师行事,再推公子为止,诸事迎刃而解。”

  董曌闻言心中又是一颤,然后扶着榻旁的桌案,叹气道:“文和先生此计,有些危险啊……”

  贾诩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天下诸事,莫过于如此。”

  旁边的香炉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让董曌的脑袋有些空白,紧跟着摇了摇头拿起了地上的竹简,轻笑着开口说道:“我就当先生从未谈及此事,还是来继续说这政务批改之事吧。”

  “自然。”

  贾诩起身走到了董曌身侧,指着竹简上的内容说道:“寻常来说,若是你觉得提议尚可,便直接写下准字即可。若是有其他建议或者不同意,便在后面写上你的想法。”

  ……

  此时,同在太师府内,董卓的院子之中。

  太阳虽然光芒四溢,却并不算灼人,正适合坐在院子中间赏景。

  而董卓正坐在院子中间,旁边的侍女把茶樽满上,董卓则是直接躺在了榻上,枕着一个女子的腿上,让女子轻轻的按摩着。

  除却董卓之外,旁边还坐着六个人,看模样一个个面色沉重。

  李儒首先开口说道:“儒还是一句话,公子为人宽厚,难以应对。”

  董卓则是毫无反应,径直开口问道:“牛辅,你们觉得呢?”

  牛辅直接站起身来,拱手说道:“某定当全力辅佐公子。”

  旁边的其他四个人也都跟着站了起来,喝声道:“某定当全力辅佐公子。”

  “文优,你我相识数十年,你所想我自是知道,我所想你也应当知晓。”

  董卓缓缓地坐起身来,紧盯着旁边的李儒,沉声说道:“酒肉美人,此乃我所想,尽孝母亲,此乃我所想,让召儿与白儿长大娶亲,此乃我所想,其余便没什么了。如今洛阳在我手中,我所想也不过如此,你的抱负,甚至他们的抱负,我无心成就。”

  李儒面色纠结,站起身来看着董卓说道:“主公……”

  “以后与公子说这些吧,我累了。”

  董卓随意的摆了摆手,继续的说道:“此计已定,先瞒着公子,暗中行事。”

  李儒看着面前的董卓,咬紧了牙关,与旁边的几人拱手道:“喏!”

  ……

  “太师所谋,时日月先生无知,至今亦无知。”

  ——《光复书-董卓传本》董曌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