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佐君续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均输安粮,都内囤财

佐君续汉 月下清风扰 2008 2020.04.02 16:01

  董曌很激动,这种莫名亢奋一直持续到了午餐结束,现在院子里面来回踱步,因为他也很困扰。

  他并没有什么称霸天下的雄心壮志,也没有墨子那般兼爱平生的勇气,即便是自己未来的路都尚且处于茫然阶段,他又怎么让那些跟着他的人放心呢。

  这种困惑也持续了一下午,即便是蔡琰过来继续教他音律,也注意到了他的状态。

  蔡琰把手放下,看着董曌沉声说道:“明文,你似乎心事重重,位列三公,这可是许多人穷尽一生所无法达到的高度。”

  董曌轻轻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可是这其中我又做了些什么呢?不过是出身罢了,若我只是路边脚夫的子嗣,恐怕还在为了活命而挣扎着,何来如今这般享乐?”

  “为国,为君,为民,为苍生,大而空的口号数不胜数,你应当询问自己的内心,那才是最佳的答案,这般模样是不会有什么用处的。”

  蔡琰缓缓地站起身来,将桌案上的琴放在了一旁,然后看着董曌继续说道:“你看起来没什么心思,我便先行告退了。”

  董曌发着呆,随口的回了一声道:“注意安全。”

  “唉。”

  蔡琰转过身径直离开了书房,留下董曌一个人坐在原地继续发呆。

  忽然董曌伸手搜了揉眼睛,看着蔡琰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道:“怎么会有如此知书达理的女子,啧啧。”

  “公子!”

  清和子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然后倚着门框喘着气说道:“大司农朱儁登门,说是要与公子商讨太学重建之事,此刻以请至正堂看茶。”

  “这么迅速?”

  董曌连忙的站起身来,整了整因为久坐而有些褶皱的袍子,然后迈开步子走出书房,朝着正堂的方向走去。

  清和子就跟在后面,继续的开口说道:“新的客房已经腾出来了,公子稍后便可去请那郭嘉来府上暂居。”

  “嗯,你现在倒是像个管家。”

  董曌侧过身子,笑着看向了清和子,继续的说道:“过些日子,我也为你讨个官,能不能升上去,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做官?”

  清和子闻言一顿,他从未想过这种事情,突然间心跳有些加速。

  董曌则是没有注意到清和子的状态,继续的开口问道:“来人只有大司农一人?”

  清和子闻言连忙的回答道:“同行还有大司农中丞、都内令、平淮令与均输令四人。”

  “哦?看来今日的事情还挺多。”

  董曌无奈的叹了口气,在这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正堂门口,迈步走了进去。

  五个人都坐在右侧,正在品茶,看见董曌二人走了进来,连忙的站起身来拱手道:“司空。”

  “诸位请坐。”

  董曌连忙的摆了摆手,然后直接跪坐在左侧而并非上座,笑着说道:“大司农,看来今日倒是要忙些了。”

  朱儁,这也是战功赫赫的将军出身,当初董卓上位,想要征他为副手却被拒绝,后来在他想要出逃洛阳之时被董曌遣人拦了下来,软禁在家中。

  朱儁说着站起身来,深深地拱手,沉声说道:“还是谢过司空之恩。”

  董卓软禁抓捕了许多不愿意臣服却有能力的人,皆是按照贾诩的计划,透露给所有人说是因为董曌在其中周旋,保住了他们的性命,这也是董曌升任司空时,除了黄琬一脉的人,几乎无人反对的原因之一。

  “与我而言不过举手之劳,不必如此。”

  董曌轻笑着摆了摆手,然后看着朱儁再次坐下,这才继续的开口说道:“太学之事,不知大司农有何说法?”

  “司空称呼儁公伟便可。”

  朱儁紧接着继续说道:“太学旧址荒废已有十载,只是好在原本占据其旧址的院落,正是昨日被屠尽的家族之一,正好可以收回来,以作扩充。”

  董曌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甚好,一举两得啊。”

  朱儁指着他旁边的中年人继续说道:“司空可与大司农中丞详谈其中布局,过两日规划图便可送到公子手中。”

  董曌本就准备引进稍作改革的科举制度,便连忙的开口说道:“需要布置一处较大的笔墨场,作为考场,其次是……”

  便是商讨这些,便是一个时辰的时间匆匆过去。

  这个大司农中丞自带的一卷竹简都已经记录满了,最终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其卷了起来。

  朱儁看着第一件事处理完成,便再次的开口说道:“司空,如今洛阳粮价虚高,需要将其他地方的粮食与洛阳进行平调,只是如今其他州府与司隶保持独立,能够调整的只有并州与凉州,致使蔬果难调,需要以司空之名,信与豫州等地。”

  一旁的均输令跟着继续说道:“司空,况且如今并州北方走异族侵扰,并州刺史皇甫嵩昨日方才动身,而凉州亦是如此啊。”

  “倘若只是如此,还并非要务。”

  朱儁忽然压低了声音,沉声说道:“倘若用兵他州,军粮也难以充裕供应,河北富饶之地,绝不可游离陛下之手啊。”

  “大司农已经想到了?”

  董曌笑着摇了摇头,紧跟着继续说道:“虽说洛阳已然安稳,实则天下已乱,各州牧刺史拥兵自重,我们需要等的只是他们先动手,我们也需要些时间恢复元气。”

  “儁知道了。”

  朱儁轻轻的点了点头,便和旁边的四个人一起站起身来,拱手说道:“要务在身,儁便先行告退,若是有时间,儁必要请司空同饮。”

  “公伟慢走。”

  董曌也站起身来,缓步送着朱儁等人离开,自己则是站在府门口,转过身看着不知何时又换上的“司空府”牌匾。

  清和子则是站在旁边,低声问道:“公子,现在备车去旧易栈?”

  董曌闻言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回答道:“既然已经出来了,便现在去吧。”

  ……

  “均输以安粮,都内以囤财。”

  ——《光复书-田粮志本》董曌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